分享到:

第十五章 希望灭了又升起

2015年9月21日 更新

  尽管我跟陆言之间有些亲戚关系,不过并不是一个爷爷生的,所以并不算很亲,平日里来往也不算密切。

  我们上一次见面,好像还是过年时我和父亲在他家喝酒,后来又一直断了联系。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母亲之前说找他帮忙,安排点工作啥的,我都不以为然,执意要离开。

  我这个人就是有点儿犟,不太喜欢趋炎附势,也不愿意听别人说我势利眼。

  然而时至如今,我方才明白我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我这堂兄并不是我想象中“发了”那么简单,而是实实在在地成了大人物,结交的朋友上有那什么省局的干部,下有随手画张符就如同找了镭射光片一般的青衣道人,就连那马尾少女,和他收养的妹妹,都厉害得让我为之侧目。

  我倘若之前就能够找到他,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之前的那引蛊,或许随随便便就解开了。

  然而这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可吃,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我也已经变成了空心的活死人,就只有等待着陆左接下来的判断了。

  不过看得出来,现在并不是上去求助帮忙的好时机,陆左跟那个被道人萧克明称之为“小妖”的马尾少女吵得厉害,两人吹胡子瞪眼的,我隔得远,听不仔细,但是也能够猜得出应该是在为那个丢失了的蛋在争执。

  我有点儿不明白,他们那个叫做“虎皮猫大人”的朋友,为什么会在一个蛋里面。

  那一个蛋,虽说比寻常的鸡蛋大上许多,但终究是一个蛋啊?

  为什么会跟他们的朋友有关?

  难道那虎皮猫大人,不是人?

  我满腹的疑问,却不知道找谁来帮我解答,过了一会儿,马尾少女小妖突然气呼呼地抓着一个东西,摔在地下,冲着堂兄陆左吼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好了吧?我承认,是我弄丢了臭屁猫,那好,我去找回来就是了!”

  她说完这话,转身就离开了院子,而陆左想要去拦她,手伸到了一半,却终究没有喊出口。

  他任那马尾少女气冲冲地离去,最终没有挽留,而是气冲冲地走进了竹楼这边儿来。

  他应该是朝着我旁边的房间走去的,路过门口的时候,瞧见了我,显得十分诧异,说啊,陆言,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张了张嘴,想要跟他解释这些,然而陆左却没有时间理我,朝着我摆了摆手,说你等一下啊,我有点要紧事处理,回头找你聊。

  他说罢,直接走了过去。

  我知道他现在是在气头上,根本没有时间来理会我这种闲杂人等,不过还是好奇地走出了门口。

  我刚刚走了几步,听到隔壁的竹堂里传来了陆左埋怨的声音:“你瞧瞧,脾气是越来越大,一点儿也不可爱了。你说我批评得有错么?明明答应我会照看好这儿的,结果都没有跟我商量,就私自离开,害我以为这儿有两人轮守,事情应该不大,就离开了。最后呢,搞得虎皮猫大人的凤凰蛋都不见了……”

  他抱怨了一番,而萧克明则劝他,说你消消气,你知道小妖突然不见,是去了哪儿不?

  陆左余怒未消,说哪儿啊?不管去哪儿,都应该跟我商量不是?

  萧克明叹了一口气,说小毒物,你越活越回去了,真的是一点儿也不懂女人心——昨天是糖糖的祭日,小妖是去拜祭她的……

  听到这话,陆左“啊”的一声,讶异了许久,方才说:“就算是这样,也要跟人讲一声嘛。”

  说虽然是这么说,不过气势却降了几分。

  萧克明哈哈一笑,似乎拍了陆左一下,然后说你就得了吧,事情到现在你还没有看出来么,这根本就是一个局,别人惦记咱们这凤凰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不管小妖在不在,都会下手的,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唉,到底是谁在这背后捣鬼啊?你说说,咱到底得罪了谁?

  萧克明惊讶地大喊,说我的天,我记得你只是伤到了经脉,没有伤到脑子啊,怎么好像失忆了一样?我们两个人行走江湖七年,结下的仇敌林林总总,借你一双手,你都数不过来,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话?

  陆左说不是,我说有能力算计我们的人,这世界上还有几个?

  萧克明说这世上藏龙卧虎,你以为天山一战之后,就算是完结了?你忘记了,寄放在黔阳局招待所大院的悠悠是如何死的么?许鸣重新入主邪灵,海外势力涌动纷纷,总局那里又诸多变数……兄弟,你在这儿避世养伤,怎么知道外界的混乱啊?

  陆左说那你觉得,这件事情,我二叔是不是凶手?

  萧克明说不知道,从种种迹象来看,他的确有很大的嫌疑,不过越是如此,越不像——我们跟你二叔接触,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他若是包藏祸心,我们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陆左沉重地说:“若是真的包藏祸心,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他似乎想要表达什么,突然间语气一转,变得严厉起来:“谁在外面,自己进来,别让我逼你!”

  我一愣,知道他听出了我在外面,不由得一阵尴尬,缓步走到门口来,瞧见堂兄陆左和青衣道士萧克明坐在竹堂的座椅上,呼吸有些急促,不知道说什么,来解释我刚才偷听的行为。

  好在那萧克明哈哈一笑,朝着我招手,示意我进来,然后说:“你不会连你堂弟都不认识了吧?”

  我走到两人跟前来,萧克明站了起来,指着我,说你老弟找你有事,不过瞧见你气冲冲的模样,也不敢打扰,但是他真的很急,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谈一谈的好。

  陆左虽然为凤凰蛋丢失的事情着急上火,不过瞧见我进来,也不好摆脸色,问我怎么了?

  我摸了摸鼻子,略微尴尬地说:“左哥,我听他们说你是苗疆蛊王,所以有件事情想求你帮下忙。”

  陆左说你有事直讲,咱自家人,不必这么客气。

  我说我被人下蛊了。

  陆左一愣,说不会吧,咱这一带还有人敢随意下蛊,我是不是听错了啊?

  我苦笑,说不是这里,我在广南那便给人下的,要不是小妖姑娘凑巧路过,说不定我就已经一命呜呼,不在人世了呢。

  陆左睁开眼,有些不相信地说:“怎么又跟小妖扯上关系了,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我张了张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好在旁边的萧克明出来打圆场,一边笑,一边把事情的经过给陆左讲了一遍。

  不过这哥们讲解的重点并不在于蛊毒之上,而是在那大巴艳遇,而且还添油加醋,听得我无地自容,脸羞得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陆左听完了他的叙述,似笑非笑地说陆言,我感觉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啊,怎么这会这么莽撞?

  我给萧克明曲解得无语了,也不打算解释,苦笑着说唉,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陆左跟别人一样,也伸手过来搭我的脉,不过他明显比别人要熟练许多,只是轻轻搭了一下,就放开了,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三根银针来,分别刺在了我双眉之中的印堂处、胸口中间以及左腰的位置。

  他刺得极快,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那银针就扎到了我的皮肤里去。

  我不觉得痛,只是感觉到肚子里突然一阵翻江倒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翻腾一般,咕噜噜直叫唤,过了一会儿,那三根银针就在不断的晃动,尾端颤抖不已。

  只有我额头的那一根,显得没有那般迅捷。

  陆左看完,手一伸,三根银针瞬间消失不见,而他则叹了一口气,说陆言,事情有点儿复杂。

  我听他这口气,顿时就是心一沉,说没事,你说吧,我什么都能够接受得了。

  陆左点头,说你肚子里的这个,叫做聚血蛊,我在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其实是有见过的,据说是一种十分邪恶的蛊术,它与别的蛊毒不同的,是用人命作为提炼物,而传说中要练成此蛊,需要集齐十八个具有苗蛊血脉的人,寓意其实是想要召唤出千年以前的某种蛊灵,用来继承断代的蛊毒……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我之前根本没有提过这聚血蛊的事情,然而他却说了个八九不离十,这简直是太厉害了。

  我激动地问那我可有救?

  陆左苦笑,说聚血蛊听说是一种十分强大的灵蛊,尽管不能与本命金蚕蛊这种超凡于世间的东西相提并论,但是在蛊毒排行榜上,绝对是除了蛊胎之外,一等一的存在。

  他顿了一下,摇头说道:“若是肥虫子还在,此事并不算难,然而此时此刻,我也没有办法。”

  什么,连我这个号称苗疆蛊王的堂兄也没有办法?

  我整颗心沉落谷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又说了一句:“但这世上,却有一人可以救你。”

  

  1. 小佛老是把陆左写成陆言“尽管我跟陆言之间有些亲戚关系”前面有一章也写错了

  2. 隔壁老王要出手了!苗疆道事是蛊事前传 捉蛊记是蛊事番外 蛊事二是蛊事后传 恩 关系就是这样!现在知道应该先看哪一部了

  3. 我同时在看蛊事2和捉蛊记,太棒了这个看完了可以看另一个,苗疆道事还没看,可以考虑一下看三本,嘻嘻嘻,太是我的菜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