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金沙勾勒空肚皮

2015年9月21日 更新

  我伸手,与这男子相握,他的手掌宽厚,手指修长,有点儿像是弹钢琴的手,与他的长相有些不符合。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有着真诚笑容的道人充满了好感。

  道人伸手过来,自来熟地揽着我的肩膀,说陆言,你肯定不认识我,但我却认得你,老听小毒物谈起你,说你在江城,上次我们去那儿,还打算找你玩儿呢,可惜一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才没有找到。

  小毒物?

  这是我那堂兄陆左的绰号么?

  他带着我来到一处石桌前坐下,然后望着我,说听朵朵跟我讲,你被人下了蛊毒?

  我点了点头,说对,挺倒霉的。

  他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很亮,盯着我,嘿嘿笑着说:“听说你那件事情还挺传奇的,说出来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够帮你呢?”

  我对着朵朵,不敢讲太多,但是这道人三十来岁,比我大上一些,也就没有心里负担了,从大巴艳遇到后来的宾馆上门,再到后来的地牢经历,以及最后那个马尾少女的出现,一一讲来,听完我的叙述,道人一脸八卦地问道:“哎呀,不是,我问你一个很认真的问题。”

  我诧异,说呃,你讲。

  道人一脸紧张地说道:“我之前在东官待过好久的时间,感觉没有这么贵啊,怎么现在包夜都要一千二了?”

  我:“……”

  大哥,你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地跟我讨论这个话题,好么?

  我在大巴上面之所以被骗,就是因为我之前没干过,什么也不懂,你这样问,显得我多专业似的。

  我本来不想回答他的这个问题,不过男人嘛,出于自尊心的原因,终究还是放不下脸面,想起之前跟好友阿龙的交流,于是装作老司机的样子,跟他侃了起来,谈了一下央视曝光之后,现下的风月状况。

  道人听在耳中,不由得猛地拍起大腿,说哎呀,怎么会这样呢,当年我在东官的时候,那叫一个好玩,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简直、简直就是太可惜了!

  我现在的心态,对夏夕那帮人恨之入骨,坚定地拒绝黄赌毒,然而为了迎合这道人,却不得不违反心意,也跟着痛心疾首地懊悔了一番。

  两人谈得“投机”,道人便信口开河起来,叽里呱啦一通聊,旁边的朵朵早就躲开了去,道人拉着我的胳膊,说不错,陆言,你真不错,我们离开南方好久了,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了,回头去那儿,你可得领着我和小毒物好好玩儿。

  我一脑门的汗,怎么感觉这道人把我当成同道中人了啊?

  其实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啊!

  不过这人跟我堂兄是朋友,而且看着关系还听紧密的样子,我也不敢得罪,想着说不定回头还得他帮我说好话了,于是也顺着他的话儿说,反正到时候实在不行,我就找阿龙来帮我接待就是了。

  聊了好一会儿,他才说到了重点来,问我,说对了,听朵朵说你身上中了很厉害的蛊毒,让我来帮你瞧上一瞧。

  我听到这话儿,顿时眼泪就出来了——大哥,你终于良心发现了?

  不容易啊!

  我堂兄的这帮朋友,个个都有大本事,我巴不得,连忙伸出手去,让他摸着我的手腕查看。

  他随手搭在我的脉搏上,闭目凝神。

  好一会儿之后,他的脸上开始变得严肃起来,看了看我,这才说道:“陆言啊,你的问题有点儿复杂啊。”

  我苦笑,说对啊,本来那女孩都说我基本上死定了,要我写遗书呢,后来知道我的身份之后,才叫我过来找我堂兄陆左的。

  道人收回手,点头说对,小妖说得没错,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吗?

  我点头,说知道,朵朵告诉我,说我的心、肝、脾、胃、肾全部都坏了,没有一处安好,像这种情况,我之所以能够活着撑下来,就是因为那虫子在我的体内支撑着,要不然我早就死了。

  道人叹了一口气,说对,那虫子欠一点儿意思,所以没有能够孵下来,若是你死了,它就不完整了,这才让你活着的。

  他从袍子里摸出了一个鼻烟壶大小的瓷瓶来,倒出一点儿金色的粉末在桌上,用中指搅动了一番,让我的目光看着他的手指,随后他开始在桌面上画了起来。

  他画的是符,就是我们经常在电影里面看到的那种,手法古拙而流利,一笔画完。

  符完之后,他的左手轻轻一按,那金粉居然徐徐飞了起来,不断旋转,然后朝着我扑面而来,我眼中一片金色,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闭上眼睛,而就在这时,道人却在我耳边严肃地说道:“睁眼。”

  我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瞧见在我与他之间的半空中,有一副金粉勾勒的身体内脏图像。

  这图像里面,从胸腔到腹腔,一片狼藉,好多器官都只有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残留,其余的都残破不已,而在心脏部位,寄生着一条如同八爪章鱼一般的长虫。

  长虫足有拳头大,爪子附在心脏上,随着心脏一起跳动,给人的感觉无比的狰狞。

  我看了看道人,又看了看这图像,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无比惨白,说这就是我身体里面的情形?

  道人点头,说对,你不是修行者,没办法内视,我就给你瞧一下。

  好神奇的符术。

  一个满嘴风月的神棍,居然能够弄出这样神奇的场景来,着实让人刮目相看,然而这些都不足以吸引我的注意力,因为我此刻已经被自己身体里这恐怖的情况给吓到了。

  原来,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能够再称之为人了。

  我只是一具尸体。

  道人瞧见我脸色一阵惨白,知道我是被吓到了,将手往我身前一挥,那金色景象立刻收敛不见,而他则揽着我的肩膀,好言安慰,说别太担心了,人固有一死,来来去去也就这几十年,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只能跟你说,早死晚死,其实都是一个样子的……

  我哭了,说大哥,有你这么安慰人的么?

  道人哈哈一笑,说得了,我换一个你喜欢的说法吧——若说天底下有谁能够救你,让你活下来的话,我觉得只有你堂兄陆左了。他是清水江流的蛊苗传人,当代最了解蛊毒的家伙,也许只有他,能够让你以人的身份活下来。

  我舒了一口气,说如此就好,说真的,我还没活够呢,真的没那么洒脱。

  道人笑了,说没事,其实如果你想要活,我也有方法,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也有办法;不过那都不是正道,不管怎么样,既然是朋友了,就不能让你死去,对不?

  这人说话虽然云里雾里,不过我却仿佛吃了一个定心丸一般,终于放下了心来,左右一看,问我堂兄怎么还没有回来?

  道人伸了一下懒腰,说他啊,还在飞机上呢,我是通过纸甲马,日夜兼程赶回来的;至于他,因为之前受过重伤,修为到现在一直都还没有怎么恢复,废人一个,身体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奔波,所以就晚了一些。不过他应该会在傍晚的时候赶回来吧。

  我小心翼翼地问,说我们丢的那个,真的是凤凰蛋啊?

  道人神色变柔了一些,长叹一声,说谁知道啊,我们都不知道那个蛋里面到底会孵出一个啥玩意来,不过里面是一个我们很重要的朋友,所以会特别紧张一点。

  我点头,说是臭屁猫大人吧?

  道人一愣,不由得笑了,说不对,臭屁猫是朵朵的专用称呼,更多的时候,我们叫它虎皮猫大人。

  我说哦,原来是一只猫啊?

  道人摇头,说不对,它不是一只猫,它是一个……怎么讲,总之是一个惊艳绝伦、天纵奇才的家伙,如果没有它,就没有你堂兄和我,以及我们的那些朋友们,甚至整个世界,都没有了。

  他说的话语匪夷所思,然而我却信了。

  因为他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一个能够让这个道人激动的东西,我有理由相信他说的是真的。

  我又问他,说到底是谁偷了那蛋?

  道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而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在这里待着,别乱走,回头让小毒物给你看看,不管如何,我答应你,都会让你活下来的,放心。

  他说完话,招呼别人去了,我待在树下,心中暖暖的。

  过了一会儿,二春过来找我,把我带到了堂兄住的地方去,那是一个用竹子搭建起来的园子,十分淡雅,住着十分舒服。

  我在这里待了一整天,几乎都没有人理我,甚至都没有人叫我吃饭,而我其实也没有怎么饿,就呆呆地在那儿等着。

  我身体不行,待一会儿就睡着了,不知不觉天就黑了,我被一阵争吵声给弄醒了,睁开眼睛来,瞧见之前救我的那个马尾少女,正在跟一个男人争吵。

  双方吵得很凶,我眯着眼睛瞧过去,终于认出了那个男人来。

  他就是我的堂兄陆左。

评论
  • 袖手双城:

    沙发沙发

    回复
  • 勿语:

    板凳板凳

    回复
  • 虎皮杂毛:

    大神终于出现了

    回复
  • 叼⑦鸠移动:

    高手高高手都出来了。这会又有好戏看了。就看这剧情怎么安排了

    回复
  • 爱琳:

    大短了,

    回复
  • 蛋蛋:

    好少,看着不给力,又要隔一段时间来看了

    回复
  • 千雪凌天:

    虎皮猫大人 ? 说的那么好 明明就是叫肥母鸡的嘛

    回复
  • 次奥你妈比:

    嘿嘿嘿肥母鸡屈阳

    回复
  • RqPHg:

    万 部 A 片高清 国产日韩 http://T.cN/RtswVdh

    回复
  • 新用户760363:

    […] 2008年 世界遗产在中国 高清下载 [CCTV高清 内置中字]中国高清网. […]

    回复
  • 新用户984951:

    刚生了孩子,上围下围见涨。。。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