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凤凰蛋失踪事件

2015年9月20日 更新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西瓜头少女,她穿着大敦子镇小学校服,小脸儿莹白如雪,一双眼睛又圆又黑,萌得我一脸——真的,我从来没有瞧见过像她一般可爱的小女孩儿,网络上那些严重PS的可爱娃娃跟她一比,简直就是……

“说啊,你找陆左哥哥干嘛呢?”

瞧见我待在原地,西瓜头女孩儿捅了捅我的肚子,再一次问道,我瞧见她,想起我母亲之前关于堂兄家的情况,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朵朵,陆左的女儿?”

西瓜头女孩儿皱着眉头,冲着瞪眼,说谁跟你讲是女儿的,是妹妹,妹妹知道吧?

真的是朵朵?

我也是听我母亲说的,说陆左不知道从那儿认了一个干女儿回来,长得那叫一个可爱,整个大敦子镇、不,整个晋平县、黔东南州都未必能有谁家的小孩儿,长得如她那般乖……

我母亲是乡下人,见识不多,讲话就有点儿夸张,我也只是当做是过耳风,不以为意,不过现在看来,她说得其实并不夸张。

果真是百里挑一,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不跟小孩子争辩,自我介绍了一下,朵朵听了我的话语,点头说道:“哦,陆言哥哥啊,我倒是听陆左哥哥说起过;怎么,你找陆左哥哥有什么事?”

小女孩儿当真是礼貌得很,我想起马尾少女的交代,把她临走前的那张纸条摸了出来,递到朵朵面前。

我把我中蛊的事情跟朵朵讲起,说希望她能带我去找一下我那堂哥,帮忙解蛊。

听到我的讲述,朵朵拍了拍手掌,说啊哈,你一定是遇到了小妖姐姐对不对?她说要去给糖糖祭拜,没想到会跟你碰上面,不过……

她苦笑了一声,说你来得可真不是时候,陆左哥哥早上刚走,说是要跟杂毛叔叔去东海办一件事。

我一愣,说那……你有他的电话没,想办法联系一下他好么?

朵朵摇头,说陆左哥哥有个坏毛病,那就是不太爱用手机;以前还好,天山回来之后,养伤期间,几乎杜绝一切电子产品,所以我真的没办法联络到他。

我傻眼了,说好朵朵,我等得起,我肚子里面的这个蛊虫可等不得,它可随时都会爆出来的啊,那时候我可就没命了。

朵朵一听,说你别急,我摸摸看……

她伸出小手,平平地放在了我的小腹处,侧耳抚摸了一阵,紧接着又在我的胸口和背后按了按。

她的手法很特别,有点儿像是清风拂面,我莫名感觉到两耳之间,有冥冥的佛音响起,紧接着她突然在我的后背噼里啪啦地一阵拍打,我感觉一股又一股的暖流从她的小手之间传递而来。

我原本感觉到枯竭的内脏顿时间就缓和许多,就好像泉水流过干涸的土地一般。

身子摇摇欲坠,却被她一只手给扶直。

我心中震撼,先前那个马尾少女也就算了,这个看着小学生模样的女孩儿,居然也这般厉害,实在是让我不知道如何形容。

她们都这般厉害,那么我那个堂哥陆左,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我不由得浮想联翩,而身后的那西瓜头女孩儿也终于收功了,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她转到我的身边来,对我说道:“我已经把你体内的那虫子给封印在了阑尾之处,短时间内不会爬出。不过你体内已经被侵蚀的一片狼藉了,心肝脾胃肾,无一处安好,都是靠着那虫子的麻醉,才让你活到现在,我不知道如何办,只有等陆左哥哥回来,才有办法了。”

心、肝、脾、胃、肾?

我的天,我现在莫非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了么?

想到这里,我浑身冰凉,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朵朵却十分善良地过来牵着我的手,对我说道:“你放心,陆左哥哥对于巫蛊之术,研究得越来越透彻了,相信会有办法的;而就算是他不行,还有臭屁猫大人呢……”

臭屁猫大人?这是什么鬼?

朵朵瞧见我一头雾水,咯咯一笑,说走,我正好要去看它那,你跟我一起吧。

小女孩儿十分熟悉地带着我走进养鸡场,一路穿行,最后来到了一处恒温室前,隔着厚厚的保温玻璃,指着正中处说道:“你看那里,臭屁猫就在那儿呢。”

我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却瞧见恒温箱里,却是一颗拳头大的彩色鸟蛋。

我见过鸡蛋、鸭蛋和鹅蛋,却没有见过这般巨大的蛋,想着恐怕只有鸵鸟蛋有这般大,不过鸵鸟蛋应该不会是彩色的吧?

我瞧得惊奇,小心翼翼地问朵朵,说这蛋是真的假的。

朵朵说是真的啊,怎么了?

我说我可不记得世间会有如此模样的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啊,那臭屁猫大人又是什么东西?

朵朵自豪地说道:“那蛋,可是凤凰蛋呢!”

我吓了一大跳,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凤凰不过是传说之物,这世间怎么可能会有凤凰这种鸟禽?”

朵朵听到我这话,有点儿不高兴了,指着我的肚子说道:“那你以前可曾听说过有蛊虫这样的东西呢?”

她一句话说得我哑口无言。

朵朵瞧见我下意识地点头,顿时就得意地拉着我说道:“我告诉你哦,这里面的,可是臭屁猫大人哦;他很厉害的你知道么,要不是为了这世间的和平,它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不过它答应过我的,日后会化作翩翩少年郎,过来娶我的……”

我听到了,顿时就是一阵无语,且不说这鸟蛋里面孵出来的一定还是鸟,小妹妹你才多大,怎么就想着嫁人了呢?

现在的00后,实在是太可怕了。

朵朵不管我心中的想法,像面对情郎一般,痴痴地望了大半天恒温箱里的鸟蛋,半天不语。

我有求于人,不敢擅自离开,也就陪着她在旁边守候。

我也是无聊,开始研究起那鸟蛋的花纹来,越看越觉得一阵眩晕,仿佛能够将我的精神给吸引进去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养鸡场有员工过来招呼我们,朵朵问那人二叔在哪儿呢,员工说不知道,兴许去了县城,反正这一天也没有瞧见过他。

朵朵有些遗憾地对我说:“陆恪二叔也是你的本家,说不定与你还有一些亲戚关系呢,不过他今天不在,不然给你们引荐一下也好。”

她别看这年纪不大,但是为人处事却颇有章法,也不知道我堂哥平日里是怎么教育她的。

总之她跟同年龄的小孩子,实在是很不同。

我跟她说着话,这时突然肚子里咕嘟嘟一阵响,这才发现自己这一路奔忙,已经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实在是不行了,朵朵也发现了我的窘状,微微一笑,对我说要不然你先回家吧,又或者去草庐,那儿有我陆左哥哥的一个徒弟在,你在那儿先待着,我尝试用别的方法,联络一下陆左哥哥,好么?

我瞧见这小女孩儿没有离开的意思,就跟她问了陆左的居所,然后离开了养鸡场。

养鸡场在镇子东北角的山上,而陆左的居所则在另外一道山梁子那儿,这么晚了过去,实在是有些不妥,我肚子里面的这蛊虫既然暂时安定了,我就想着先回家,跟父母交代妥当,明日清早再登门拜访。

主意打定,我步行下山,山脚下这儿有一个水泥厂,有班车回镇上。

我搭了个顺风车,在镇子里随便吃了碗汤粉,祭奠了一下五脏庙,然后又搭车回了我们村子里。

到家之后,父母早就在此等待,有一种三堂会审的架势,我不敢多讲,就告诉他们,说我在路上的时候出了点事情,有点儿麻烦,可能需要找陆左帮一下忙,所以折回来了。

我母亲本来有许多话语要问,不过瞧见我如同乞丐一般的模样,顿时就是一阵心酸,问我吃过了饭,便去给我烧洗澡水。

我洗过澡,然后打了一个电话给公司那边,高管接到了十分诧异,把我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通,最后问我怎么过假了这么多天,才晓得联系他,之前到底怎么回事?

我跟他解释,说我之前被绑架了。

高管听完之后,一阵冷笑,说这是我听过最离奇的理由,不过不要紧,你这个情况公司已经处理了,算是自动离职,你有空回来收拾一下你的东西就是。

他根本没有再听我任何解释,直接挂掉电话。

若是以前,我或许还会焦急不安,想着如何讨好这狗日的,不过此刻我重病缠身,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心里反而变得豁达了,躺在床上,等待着第二天的来临。

不过我这一觉并没有睡安稳,凌晨时分的时候,有人敲响了我家的门,问陆言在不在家。

我披着衣服出去,瞧见一个身形魁梧的女胖子,一把抓着我的胸口。

我问怎么回事,那女汉子怒气冲冲地说道:“大人的凤凰蛋不见了,是不是跟你有关?”

1570246l1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姑娘,真不是,你别摇了,俺要散架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