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再抢救下

2015年9月19日 更新

  我以为我要死了,而朱炳文和夏夕这对狗男女却觉得自己夙愿在望。

  就在我们都以为一切都即将结束的时候,传来了这么一声如同山泉水般凛冽甘甜的声音,却将现场紧张严肃的气氛,给一下子打破。

  就连那飕飕的阴风,都在一瞬间消失了。

  我肚子里似乎已经憋到了极限,有一物即将喷薄而出,然而却在这个时候,却感觉整个空间的空气都凝固住了。

  我下意识地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瞧了过去。

  还好那方向在我的侧前方,使得我即便绑着,也能够瞧得见对方的模样。

  在周围的火把映照下,我瞧见了一个长得有些狐媚的少女,她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衣,白色的板鞋,黑色柔顺的长发被简单地挽成了一个马尾,肩上挎着一个简单的小背包,就像是去郊游的女高中生。

  她长得很漂亮,眼睛很狐媚,但是精致的小脸却显得很清纯,是杂糅在一起的气质,有种说不出来的可爱味道。

  总之,那是一个让人瞧一下就觉得眼前一亮的漂亮女孩子。

  我本来痛苦万分,然而瞧见那女孩子之后,却感觉到身体的疼痛似乎不再那么难受了,余光中看见朱炳义和夏夕这对狗男女目露凶光,都顾不得自己,下意识地冲她喊道:“你别过来,快点跑!”

  朱炳义却狞笑了起来,冲着那马尾女孩说道:“小妹妹,天这么黑了,就不要走夜路,不然会很麻烦的……”

  他一边说,一边大步流星地朝着那马尾女孩走了过去。

  朱炳义这边气势汹汹,那个夏夕反倒是有些谨慎,下意识地朝着我这边缓慢靠了过来。

  我强忍着肚子里面翻腾不休的疼痛,关心地看着不远处,就担心那个马尾女孩被朱炳义这狗日的给害了,没想到那家伙冲到对方跟前,抬手去抓人的时候,我的眼前一花,那马尾女孩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出现在了朱炳义背后的几米处。

  啊?

  她是怎么弄得?

  怎么我感觉她身子一扭,朱炳义就扑了一个空?

  我满心震撼,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夕却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回过头来,冲着那个马尾女孩子喊道:“既然敢来搅局,就报上你的名字,老娘毒西施手下,从来不杀无名之人。”

  我被那娘们揪着脖子,皮肉生疼,听到她这话,却忍不住想笑,感觉她这话说得古里古怪,就好像混江湖的一样。

  不过,毒西施,这外号说起来倒是挺贴切这娘们的。

  最毒不过妇人心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马尾女孩也是叉起了腰来,骄傲无比地说道:“小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做陆……啊,呸呸呸,说好隐姓埋名、远走他乡的,我这是干嘛?哎呀,一小喽啰,我跟你费什么话啊!”

  她自言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她身后不远处的朱炳义似乎从怀里摸出一把雪亮的尖刀,冲着这女孩的后背刺来。

  “小心!”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来,下意识地大声喊了一下,结果立刻被夏夕那婆娘给揪住脖子,让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那马尾女孩儿根本就用不着我提醒。

  她头也不回,随手挥了挥,凶神恶煞一般的朱炳义就钉在了她身后的半米处,而在一两秒钟之后,我诧异地瞧见地上的野草像吃了金坷垃一眼个,发疯地生长,顺着朱炳义的双脚,一直蔓延到了他的身上去。

  那些野草坚韧无比,将朱炳义给死死地勒住。

  抓着我的夏夕瞧见这情形,吓得猛地一哆嗦,颤抖地喊了一声:“这是……青木乙罡?”

  这并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感叹句。

  在说完的时候,夏夕的手指在绳索上轻轻一划,那些手指粗的绳子立刻断开,紧接着她拽着我就朝着后面的竹林子里退去。

  而就在我什么状况都没有搞清楚的时候,又听到那马尾女孩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放下人,不然弄死你!”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那被我当做妖魔鬼怪的夏夕在身子稍微一停顿之后,居然毫不犹豫地把我往地上一扔,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林子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直愣愣地摔在了地上,弄了一个狗啃泥,昏头转向的,好一会儿才勉强爬起来,刚刚撑住身子,就感觉面前一阵香风拂面,紧接着一张俏丽的小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往后面躲,没想到那马尾少女冲着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个神出鬼没的马尾少女虽然厉害,但并不可怕,我想起她擒住朱炳义,赶跑夏夕,算是把我给救了,就赶忙对她说道:“多谢,多谢救命之恩!”

  马尾少女嘴巴一噘,不屑地说道:“谁救你了,我只是路过,问问情况而已;要不是这两个家伙太过于讨厌,你以为我会管你?”

  她说得挺不客气的,弄得我有点儿尴尬,不过我是跑过业务的,吃尽了白眼,也不介意,嘿嘿赔笑。

  大概是觉得我态度不错,马尾少女这才问起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敢隐瞒,把这些天来的经历跟她一一讲起。

  听完之后,马尾少女斜眼瞧了我一眼,不屑地说道:“瞧瞧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副德性,从来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现在吃到苦头了吧?”

  我被讽刺得面红耳热,不过也不敢顶嘴,只是一个劲地苦笑懊悔,她看我态度诚恳,倒也没有继续嘲笑,而是托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咦,聚血蛊啊?我怎么都没有听过这种玩意儿,感觉好像很吊的样子?”

  我先前瞧见这马尾少女匪夷所思的身手,觉得她一定很厉害,想起自己快要爆裂的肚子,慌忙求救,让她帮忙看看我这情况。

  马尾少女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肚子。

  她的手法很特别,有点儿像是佛教里面的结手印,就是观音娘娘的那种手势。

  大概弄了几秒钟之后,她抬起头来,一脸同情地对我说道:“小兄弟,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你说的那十八条引蛊,现在已经变成一条了;坏消息是你的体内已经千疮百孔,机能丧失,只不过被那蛊虫麻醉,让你感觉不出来,一旦它离体,你就死翘翘了……”

  我一脸震惊地喊道:“啊?”

  似乎觉得我还不够倒霉,马尾少女露出魔鬼一般的笑容,对我甜甜一笑道:“另外告诉你一件更不幸的消息——如果不是我压制,它刚才就已经出来了……”

  我如遭雷轰,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脑瓜儿有一大堆马蜂在转悠,过了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那女孩儿的裤脚,哭着说道:“救命啊,小姐姐你可得救救我!”

  我知道这马尾少女是我活下来的唯一希望了,所以也顾不得脸面,就希望她能够给我指一条活路。

  马尾少女一脸嫌弃地踢开我,捂住鼻子说道:“唔,你有多少天没有洗澡了?”

  我听到这话儿,赶忙收回脏兮兮的手,苦笑着说道:“我被他们抓来十几天了,一直都待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窖里,哪里有澡洗?”

  马尾少女瞧见我多少要点脸皮,并没有死缠烂打,脸色反倒是好了一点儿,好言相劝道:“这个嘛,蛊毒这东西,我虽然懂一些,但毕竟不是专家,而且你这情况,基本上五脏六腑的机能都丧失了,只是凭着那虫子的一口气支撑着,实在是没有什么希望……呃,你若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又或者有什么遗言,我倒是可以帮你办到。”

  她到底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女孩儿,说到后来,让我潸然泪下。

  哎呀,我可是二十来岁正当年的大小伙儿,怎么就混到要说遗言的地步了么?

  其实我绝对自己应该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吧?

  请不要放弃我!

  我泪水汪汪,那马尾少女见我半天不说话,作势要走:“你没有什么遗言或者要交代给你家人的么?要是这样的话,一会儿你死了,我把你安葬了就是了——入土为安嘛,我懂的!”

  我心如死灰,泪水又吧嗒吧嗒地掉落了下来,不过看着她真的要走的样子,赶忙留住她道:“别走,别走,有没有笔,我写封信,你帮我寄给我家里人。”

  马尾少女露出了笑容,一边伸手去背包里找纸笔,一边说道:“这才对嘛,做人呢,最重要就是豁达,凡事想开一点就好。”

  她说着,把纸笔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斟酌着写什么好呢,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马尾少女突然说道:“咦,我怎么看着你好像一个人——小兄弟,你是哪里人啊?”

  我愣了一下,说我是贵州晋平的。

  马尾少女突然一拍手,冲着我笑道:“啊,你叫做陆言,对不对?”

  

评论
  • 394208856:

    会不会是不是陆小夭?

    回复
  • 大黑天:

    小妖朵朵

    回复
  • 叼⑦鸠移动:

    蛊事里说的 是 陆夭夭

    回复
  • 小佛爷:

    这是天山大战后,虎皮猫大人的蛋不见了,小妖和朵朵吵架后离家出走的时候,这时候的陆左应该和小杂毛在东海

    回复
  • 陆恪:

    前两天时间看串了,想着陆言早年出国失踪的大哥可能是陆恪,复习了一下,陆恪比陆左大一辈,陆恪都有万羽鸡场了,陆言还这么渣,肯定不是兄弟。这个十八世还是武陵王么,彼岸花小妖对这些不停转世的大拿应该还挺熟的。

    回复
  • 当然当然:

    谁能告诉我怎么会事?难道神恩眷顾者里的陆言因为怀蛊才走超能力??

    回复
  • 好看:

    期待中……

    回复
  • 兰陵王:

    十八世感情是兰陵王

    回复
  • EEyQS:

    万 部 A 片高清 国产日韩 http://T.cN/RtswVdh

    回复
  • AV女忧套图:

    ꈝ福利图ꈝ
    天下掉下个林妹妹
    麦当娜裸体写真
    http://www.meimei666.com

    回复
  • 新用户751612:

    说得好!Justin Bieber就是下任总统!

    回复
  • 新用户349011:

    ***孩子,不是在爹手上就卡,是爹故意暂停下来研究细节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