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满脸孔洞

2015年9月17日 更新

  一个人居然讨了七个老婆?

  这事儿让身为大龄青年的我感觉到万分不可思议,然而却并不敢打断老朱的话语,听他继续讲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朱虽然不耻堂弟的行为,不过为了吃饭,最终还是跟着堂弟一起入伙了。

  由于老朱常年都在乡下走动,没有见过大世面,堂弟并没有带着他去大城市闯荡,而是留着他在家,帮着照看这些怀孕的姑娘们,并且帮着看管那些生出来的小娃娃。

  他堂弟对这些女人有很多的控制方式,最主要的,就是控制这些小娃娃们。

  那些女人们为了自己的儿女,不得不硬着头皮做些肉体勾当。

  而这种事情,做多了,人的廉耻之心就渐渐地没有了,再到后来,反而成为了他堂弟的帮凶,为了这个大家庭,反而会帮着朱炳义,去祸害更多的姑娘进来。

  事情一直到了朱炳义讨到一个苗家的女子,算是一个转折。

  那个女子居然会养蛊,就是通过各种虫子的培养,弄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玩意来;而且她还会很多神奇的事情,老朱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跟烂得跟一坨屎般的堂弟搅到一起来的,但是却看得出来,朱炳义这两年,变得越来越恐怖。

  连他都有点儿认不出来了。

  老朱讲得很有跳跃性,讲了一会儿,突然说道我们之所以被逮进来的原因,说是因为他堂弟想要炼制一种蛊毒。

  这种蛊,叫做聚血蛊。

  这种蛊毒跟别的很不一样,并不是用各种各样的虫子,放在陶罐中,作为蛊斗,而是将人作为器皿。

  它需要选取十八个有着某种苗疆养蛊人血脉的精壮男子作为鼎炉,将蛊虫放入其中,让虫子在里面繁衍生息,最后凝聚到一块儿来,炼制而成。

  这种条件十分苛刻,因为那所谓苗疆养蛊人血脉,据说是一两千年前夜郎国祭司流传下来的血统,那劳什子夜郎国早就在西汉的时候被灭了,所谓的祭司辗转千年,早就不知所踪了,一时半会,怎么可能凑得齐?

  不过要说那女人也厉害,她自有办法分辨,能够确定个三五分。

  为了找寻那十八个鼎炉,朱炳义和那女人,以及一堆帮手,在这条道路上面,总共给超过五百以上的人下过蛊引。

  这个叫做广撒网,大规模筛选。

  如果那人不是,那么这蛊引自然会随着消化系统而排出,但如果被下蛊的人倘若真的有那血脉,那蛊引自然就会将其引导到这边来,然后自己跳进陷阱……

  听老朱说完了整个故事,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话儿倘若是在几天之前,我一定嗤之以鼻,听都不想听,然而此时此刻,却由不得我不信。

  我若是不信,这死气沉沉的蛇窟地牢怎么解释?

  我若是不信,从我后脑勺爬过来的蜈蚣虫又怎么解释?

  一个小女子随手就把我撂翻了,又怎么解释?

  所有的疑问,却都在老朱的这里得到了解释,我知道他固然有许多隐瞒我的地方,但是却几乎认定了事情的大概,而我现在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那个朱炳义,和叫做夏夕的女人,到底会对我做些什么。

  做什么?

  以人为瓮,养虫为蛊。

  当我体内的那条蛊虫最终孕育而成的时候,也就是我的死期之日。

  这事儿听得真血腥,我吓得直打哆嗦。

  我很早就外出打工了,也不是没有受过苦,争勇斗狠的事情做得也不少,甚至还因为打架被拘留过十五天,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此时此刻来得恐怖。

  被关在局子里,不管怎么样,都可以用法律当做武器,但是这里呢?

  对方甚至连人命都不重视。

  讲完了这些,老朱没有再多言,他甚至连自己为什么也给关进这里来的事情,都没有跟我提起。

  如此又过了几天,开始几天还颇为平静,但是到了第四天的时候,接连来了几个人。

  这些人,几乎都是像死狗一般抬进来的。

  我知道,他们应该也是朱炳义以及那个九分女夏夕的猎物。

  接下来的这几天里,我依旧不敢吃那哑巴女提供的稀饭,而老朱也同样没有吃,我的份额都被旁边的那年轻人给吃了,而我则是一回生二回熟,晚上又弄死了一条长蛇,将其生吞活剥了去。

  接连吃了四条蛇,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些蛇虽然剧毒,又凶猛,但是它们却并不轻易攻击我们。

  而且只要这些蛇跌落在监笼的地上,就会浑身瘫软,几乎没有什么攻击力。

  我想也许是他们在这牢房里防止了某种药粉的缘故。

  又或者是我体内被种下引蛊。

  我打蛇吃肉,而老朱这个人别看着很厉害,暗室生光,但是却并不敢动那些长蛇,熬不住饿了,就低声央求我给他弄一条。

  对于这个人的要求,我从来都不拒绝,一来是我抓蛇已经有了经验,二来是我总感觉这个人会有点儿用,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挂掉的地方,若是能够结交一个强力点的朋友,多少也是有好处的。

  因为这个,老朱对我也高看了一眼,跟我说起了更多的事情来。

  他告诉我,他堂弟朱炳义把这一次作为最后一次的大行动,弄完之后就收手,所以行事肆无忌惮,而他在听说要杀人的时候,就表现得有些退缩了。

  之前的事情,虽然肮脏,但多少也是凭本事赚钱,再说了,他不过是帮忙照顾下家里,也没做过啥坏事。

  现在却不同,人命可是关天的!

  人家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而老朱的堂弟却并不是这样,你不走这条道,那就让你无路可走。

  老朱就是这样被关起来的。

  时间又过了好几天,我感觉到地窖里面的气氛越来越凝重,以前总有人哼哼,而且还时不时听到磨牙打呼噜的声音,此刻却都静寂无声,显得格外诡异。

  我隔壁姓刘的那个小伙子,甚至都没有再过来要粥喝过。

  我开始闻到了一种腐败的气息,在整个地窖里蔓延开来,而这种气味因为空气不流通的缘故,显得格外沉闷。

  在下一顿饭用来的时候,接着哑巴妇女手中的电筒,我看到了隔壁的那个年轻人。

  他毫无顾忌地靠在了满是长蛇的墙上,一双眼睛死死地睁着,直视前方,时不时转动一下,让我知道他还活着。

  然而让我毛骨悚然的事情是,那个年轻人的脸上,出现了坑坑洼洼、小手指粗细的小洞。

  这些小洞并非浮于表面,而是一直蔓延到了皮肤里面去,而在这些小洞的开口处,则有一条又一条粉红色的软体爬虫在上面,挤来挤去。

  年轻人似乎感觉到我在瞧他,冲着我咧嘴一笑。

  他一笑,嘴里面就爬出了一条又黑又红的多脚虫来,尽管光线黯淡,又隔着一些距离,但是我却能够瞧见,这多脚虫,和那天从我后脑勺爬过来的蜈蚣虫,几乎一模一样。

  我吓得浑身发抖,下意识地摸自己的脸,唯恐上面也多出许多的孔洞来。

  那年轻人是喝多了对方提供的虫粥,使得自己在短暂的时间内变成了这样一副活死人的模样。

  他的身上和脸上,已经是千疮百孔,而且还不知道有虫子在里面钻来爬去,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保持着神志的清醒,这才是最让我感到恐惧的事情。

  在瞧见对方的第一眼,我的心中想着,要是我这般模样,宁愿死去。

  然而当我一想到死亡的时候,却又下意识地抗拒。

  好死不如癞活。

  就在我瞧见小刘浑身都是手指粗孔洞的第二顿饭时,一直没有出现的朱炳义和九分女夏夕,终于露面了。

  

  1. 谁告诉我两本书的陆言是不是一人?都小佛写的,可那本里的可没这么猥琐没用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