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粥中藏虫

2015年9月16日 更新

  我循声望去,却瞧见自己被困在一个木笼子里,笼子外有一个女人,左手提着一个手提电筒,右手则拎着一个铁桶,正怒气冲冲地喊着。

  我听着这声音有点儿熟悉,忍着强光,眯眼瞧去,却发现这女人,可不就是我住店的时候打电话上门来做服务的小姐么?

  怎么会是她?

  我心里面震撼得很,眼睛却一直借着那手提电筒的光亮打量四周,瞧见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四面都是墙,一点光都不漏下来,又潮湿又闷,应该是地窖之类的地方。

  有木栅栏将这空间分割成大大小小不同的牢房,而在这些木栅栏上面,有好多黑色、绿色、褐色的蛇在游动着。

  这些蛇缓慢的蠕动着,悄无声息,然而看得人却是浑身发麻。

  天啊,我们难道是在蛇窟里面么?

  看着这些木栅栏和墙上的游蛇,我浑身发凉,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一直骂骂咧咧的女人走到了我的跟前来,打量了我一眼,突然指着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有点儿莫名其妙,问她笑什么,那女人冲着我吐了一口唾沫,哼声说道:“你这个瓜皮,昨天求你干,你他妈的还跟我装纯洁,现在还不是在这里?艹,男人都特么是一个操性!”

  她的话语粗俗,又颠倒黑白,弄得我顿时就有些不爽,直接顶了一句道:“什么叫一个操性?老子什么操性?”

  那女人听到我顶嘴,三两步走到我跟前来,隔着木栅栏,用那手提电筒照着我的脑袋,似笑非笑地说道:“能躺在这儿的,还不都是管不住自己的几把?你要是管得住,怎么可能会到这里来?”

  这女人说得我一阵无语,被强光照着眼睛的我舔了舔嘴唇,试图争辩,不过想想又算了。

  我现在是案板上面的肥肉,阶下囚,跟她争论,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当务之急,是我得把现在到底什么情况给弄清楚。

  我坐着长途汽车,吃着饼干,一不小心突然就失联了,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见心头的怒火给压住,然后给那女人赔笑道:“这位姐姐,能问一下,你们把我关这里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

  这女人颧骨有点儿高,人虽然漂亮,但多少有些刻薄,看着我的笑脸,气呼呼地骂道:“少跟我套近乎!叫什么姐姐,谁他娘的是你姐姐?我有那么老么?”

  我一阵气急,叫你姐姐是尊重,难不成我叫你小姐?

  不过想归想,我又慌忙赔笑说道:“不老,不老,你这看着刚满十八呢……”

  尖嘴女人打量了我一眼,拎着手中的铁桶就往旁边走开,一边走还一边说道:“少嬉皮笑脸,老规矩,新来的饿两天,免得你们折腾。靠,谢兰那婆娘怎么这个时候就病了,要不然,老娘怎么可能来伺候你们这帮死鬼?”

  她手脚倒是利落,挨个走过去,将铁桶一放,从里面弄了个勺子出来,打出一瓢稀拉拉的粥。

  粥是甩在地上的一个大碗上的,刚刚一打好,我就瞧见有一个黑影连滚带爬地过来,捧着那碗,稀里哗啦地喝了起来。

  我想起对方的位置,知道刚才跟我说话的,应该就是这个人。

  那人吃得狼狈,没一会儿就将那碗稀饭给吃完了,意犹未尽地舔了舔碗沿,又求那女人多给一勺,那女人朝着地窖里面一直打过去,听到了,回过头来,满脸不客气地说道:“吃什么吃,反正也没有几天活头了。”

  我透过栅栏,能够瞧见那边还有好几个人,也像我们一样被关着。

  我旁边的这个人被训斥一番,灰头土脸地缩回来,我借着那边的光瞧了一眼,发现他年纪并不大,估计也就十七八岁,衣服虽然脏兮兮的,但是我却认出来是牌子货,国外的。

  这样的衣服,一整套,在大商场里面没有六七千,是拿不下来的。

  即便六七千,那也得换季打折的时候才有。

  这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

  我是刚刚进来,一肚子的油水,挨两顿饿其实并不妨碍,也不稀罕那脏兮兮的粥,有心弄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悄悄地靠近那人,隔着栅栏,轻声问道:“嘿,大兄弟,问你个事儿!”

  年轻人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缩在了草堆里。

  一直等到那尖嘴女人离去,我再缠上他的时候,他才回了我两句。

  我没有敢一开始问太多,就寒暄两句,等到了后来,他主动跟我讲起,说起是不是遇到那个叫做夏夕的女人,最后被带到这里来的。

  我点头说是,年轻人就打开了话匣子来。

  他告诉我,说他姓刘,是广东省城人,家里面父母都做生意,还挺大的,条件好,他在江城那边读了个野鸡大学,平日里也没啥事儿,整天泡妞打架,还特别喜欢去澳门,不是为了赌钱,而是因为那儿有各种各样的美妞,明码标价,只要有钱,甭管你是日本韩国还是俄罗斯乌克兰,都能上。

  他这次是跟同学过来旅游的,结果也是在半路上无聊玩微信,给人弄到了这里来。

  他已经该给困了一个多星期,以前挑食得很,一顿饭没有几百块钱下不来,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就算是那粥里面有老鼠屎,照样吃得倍儿香。

  我听到这话就有些想笑,感觉湖南电视台那个变形记,要是把那些城里孩子弄来这里住几天,说不定啥都解决了。

  不过笑归笑,我还是想知道这些人把我们弄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

  年轻人没有告诉我,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能够给我说的,是千万不要试图靠近那墙和栅栏,上面的蛇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咬一口,没一会儿就会死掉的。

  他亲眼瞧见有人被蛇咬死,然后给拖出去了。

  不过这地上好像撒了雄黄还是啥玩意,那些蛇凶归凶,但是并不爬进来。

  我听到年轻人说死了人,整个人顿时就有些慌张。

  这帮人,还真敢玩命儿?

  他的精神似乎并不太好,讲了一会儿,又陷入了昏迷之中,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待了许久,不知道过了多久,亮光又起,却是又有人过来送饭了。

  不过这回来的并不是先前的那个尖嘴女人,而是一个长得粗手粗脚的中年女人。

  这女人不说话,一板一眼地打饭,路过我这里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我打了一瓢。

  看得出来,她的心,比之前那个刻薄的女人要强上许多。

  我一天一夜水米未进,饥渴难耐,虽然不至于像旁边那个年轻人那么急不可耐,但也是赶忙走到了跟前来,然而当我捧起那碗来的时候,却愣住了。

  碗里面是稀粥,但是除了稀粥之外,我还看到了一点儿别的东西。

  虫子。

  这些虫子很小、很细,如果不仔细看,其实是看不出来的,又或者绝大部分人都看不出来,不过我以前在某个工厂里面做过质检员,专门看缺陷的,出于职业的习惯,一眼就能够瞧得出来有不对劲。

  再仔细看,就能够瞧见细若游丝的小虫子,在热乎乎的稀粥里游来游去。

  还没有等我再仔细看,那灯光就已经随着送犯人,走到了地窖深处。

  我坐在地上,耳边传来好几个人稀里胡噜的喝粥声,感觉到浑身冰冷,下意识地伸手回来,摸了摸脑袋后面结痂了的伤口。

  这些人,如此诡异神秘,到底想要干什么?

  虫子……

  难道她们是我们老家传说中的养蛊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