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第十三个

2015年9月16日 更新

  我想起那天所受到的屈辱,气就不打一处来。

  老子活了这二十几年,就没有吃过这样的亏,而且还是栽在一个女人的手上,想到这里,我没有二话,就朝着那个小巷子跟了过去。

  当我赶到巷子口的时候,正好瞧见那女人在前面的岔道转身。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感觉对方不过就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弱不禁风,老子一把子力气,也不怕她,就快步赶了上去,结果没想到那女人穿着高跟鞋,但走得到挺快,三两下,居然就不见了人影。

  我对这个陌生的小乡镇并不熟悉,在那乱七八糟的巷道里面转了一会儿,却发现把这女人给跟丢了。

  找不着人,我顿时就有些慌了,四处张望,瞧见左边有一条小巷子可疑,就认准了跑过去,结果最后,却是跑到了人家的后院跟前来。

  人不见了。

  怎么可能跟丢了呢?那女人可是穿着七八公分的高跟鞋,难道还能够飞了不成?

  我的心中又是懊恼,又是痛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却传来了高跟鞋底敲打石板清脆的声音,急忙扭身一看,看见我刚才一路追逐的美女,居然就出现在了我的背后。

  尽管被人发现了,但是我却一点儿心里负担都没有,冲着那女人吼道:“你个贱货,连我你都敢……”

  我的狠话都还没有撂完,那女人却是甜甜地说了一声:“你终于来了?”

  她并不惊慌,而是微微一笑。

  我之前说过,这女人长得贼拉好看,九分女,能戳死人的尖下巴,跟狐狸精一样,打扮得又时尚,就跟网上照片里的那些嫩模一样。

  尽管不知道这些表象有多少是人工的,但她这么甜甜一笑,弄得我心里面痒痒的,顿时就有点儿直不起腰来。

  我不明白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终于来了”,不过想着那天早上光溜溜的我从浴室里爬起来的惨状,就上前两步,一把将她的胳膊给抓住,恶狠狠地说还我钱包。

  女人被我控制住,依旧是笑得灿烂,冲着我吹了一口胭脂气,然后在我的耳朵边轻松说道:“钱包没有,我行么?不过你能抓得住我吗?”

  我听到就来气——老子前几年可是在工地里实打实搬砖的,练得一身好肌肉,虽说这两年混上去了,不过锻炼却一直没落下,八块腹肌不敢说,胳膊上面,可全部都是结结实实的疙瘩肉!

  我还弄不过你一卖肉的鸡婆子?

  屈辱往事让我根本就顾不得怜香惜玉,下意识地就要把这女人给按倒在地。

  当然,我之所以如此凶狠,倒也并非只是为了仇恨,还有一个我说不出口的缘由,那就是像这样漂亮高傲的女人,平日里走在大街上,甚至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现如今,老子把你按在地上,看你求不求俺!

  没想到我胳膊刚刚一用劲儿,那女人的右手就像滑蛇一样出来,在我的胸口点了一下。

  她这好像是调情似的一点,却弄得我浑身一僵。

  我的力气在一瞬间就溃散了,身子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样,而就在我咬牙的时候,突然间觉得后脑勺那儿的伤口一阵痒痒的,没几秒钟,突然有东西从里面,“钻”了出来。

  我感觉后脑勺儿就好像有人用电钻扎开一般,钻心地疼,不过身子动不得,只有睁开眼睛看。

  几秒钟之后,我瞧见两条蜈蚣一样的虫子,顺着我的脸,一路爬到了我的鼻子尖来。

  窸窸窣窣……

  这蜈蚣跟尾指一般长度,浑身血淋淋的,泛着黑色光泽,最顶端是嘴巴,也叫做口器,像锯齿一样不断开合,好像随时都要咬人一样。

  我吓得魂飞魄散,而这个时候,那女人从随身的坤包里摸出一根细长的女式香烟来。

  烟点燃,她深深地吸了一口,紧接着从红唇里徐徐吹出一团浓烟来,喷在我的脸上,我顿时就感觉一阵眩晕,迷迷糊糊之间,听到那女人笑,笑声之中,又好像念了一句话:“十三个了,还有五个,就算齐活了……”

  黑暗。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全世界都是黑的。

  我是躺在一团湿漉漉的稻草上,四下黑乎乎的,几乎没有一点儿光亮,过了好久才回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一切——先是高烧被赶下长途汽车,紧接着半夜住店遇到流莺,早上起来碰见暗算我的女人,再然后……

  再然后的事情,莫非是梦?

  我几乎不敢相信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就能够用一根手指将我给制服,再想起从我后脑勺那儿拿出来的两条黑蜈蚣虫,整个人就直发抖。

  这是真的么?

  可要不是真的,我现在是在哪儿呢?

  我满脑子疑惑,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后脑勺,结果摸到黏黏糊糊的,放鼻子下面一闻,有血腥味,再接着我伸展了一下四肢,发现自己并没有被绑住。

  我全身虚弱无比,在黑暗中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摸到了墙。

  结果我的手指刚一摸到墙,就感觉有一阵阴嗖嗖、滑腻腻的东西从手掌便滑过。

  是蛇的触感!

  这感觉吓得我慌忙缩回手,朝着后面退了两步,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大声叫了起来。

  啊……

  我歇斯底里地叫了好几声,却一点儿回应都没有,于是冷静下来,检查了一下身上,发现衣服还在,但是背包和其他零碎都没有了。

  黑暗中,我感受到了无尽的恐惧,但是多年在外的经历却让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吵大闹,耗尽自己所有的精力,显然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我要冷静,我要冷静!

  我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过刚才指尖上面传来冰冷滑腻的触感,却还是让我止不住地浑身哆嗦,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左边的角落处,传来了一声很轻微的声音:“新来的?”

  我吓了一大跳,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了过去。

  然而在这绝对的黑暗之中,我是什么都瞧不见。

  瞧不见归瞧不见,但是这样的声音,让陷入孤独和绝望的我重燃希望,朝着那边轻声说道:“对,我新来的,大哥,你是谁?”

  角落处那声音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我是谁?呵呵……

  那声音却是有几分悲愤,听得我莫名其妙,想要往他那里走过去,没想到那人却出声拦住了我:“你别过来,这里好多毒蛇,你乱动,一不小心就咬到你的。”

  我生在山里,虽说对于蛇虫鼠蚁并不陌生,但是想起刚才的那触感,顿时就停住了脚步。

  尽管如此,我还是尽可能地询问对方的信息。

  我心里有好多疑问,比如:

  这里是哪里?

  那女人是谁?

  到底是谁在关押我们?

  把我关着想做什么,难道是想找我家里人要钱?

  ……

  我问了无数的问题,然而那人却没有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幽幽地说道:“老兄,你这几天,是不是被人仙人跳了?”

  我使劲儿点头,想起这里黑乎乎的,他未必能够看得见,赶忙出声说是。

  得到了我确定的答案之后,那人长叹了一声,居然没有再说任何话。

  这是什么意思?

  我脑子有点儿懵,还想盘问,结果这个时候,右边的不远处传来了开锁的声音,紧接着有光亮传了过来。

  我一直在黑暗中,骤然看见光,颇有些不适应,闭上眼睛,过了几秒钟才睁开了,然而就在我睁眼的那一瞬间,却瞧见一条硕大的蛇脑袋出现在我面前的不远处,黑黝黝的眼珠子冰冷,死死盯着我。

  突然间,呲的一声,它竟然吐出了信子来。

  我吓得一阵哆嗦,而在此时,有一个女人骂骂咧咧地喊道:“吃饭了,你们这些猪猡,赶紧起来!”

  

  1. 玩蛇,玩蜈蚣?作死的节奏啊。陆左是专家。快快找时机越狱……告诉陆左

  2. 站长,你好,移动端绿色正规广告,旭力联盟,有需要请联系旭力联盟小唐 QQ 162173704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