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小镇偶遇

2015年9月15日 更新

我头上,有东西?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头,结果除了乱糟糟的头发之外,什么都没有,而旁边那中年妇女则一边呵斥那黄毛丫头,一边冲我赔笑,说小哥别在意,我女儿打小就神神叨叨的,一直都这样。

这女人挺拘谨的,人也老实,我也没有为难人家的意思,点头笑了笑,也没多说话。

那黄毛丫头闹了一阵,跟她娘换了一个铺位,这才慢慢消停下来。

我被她弄得心里面挺不自在的,看了好久窗子,也没瞧见反光里面,我脑袋上有个啥玩意儿。

不过这人啊,就是不经念想,自从那黄毛丫头闹过一次之后,我就总感觉脑袋上面沉沉的,好像有什么玩意儿在上面蹲着一样,翻来覆去睡不着,等过了湘湖,到了广南通道县的时候,我突然间就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咕嘟咕嘟,止不住地漏气。

坐长途车的时候,碰到人闹肚子,这是最难堪的事情,毕竟大巴上面没有厕所,很不方便。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一下子就坏了,强忍着便意,结果却忍不住屁,连着放了好几个没声没响的臭屁,弄得我尴尬不已。

没等我控制住,更加尴尬的事情出现了。

长途大巴这样狭窄的空间里,空气又不流通,没一会儿周围的人就有些受不了,一开始还是嘀嘀咕咕说了两句,到了后来,感觉这气味不但没有消散,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大家都受不了了,纷纷出言指责。

我这肚子“咕噜”叫,根本停不下来,自然也遮掩不住。

周围的人很快就锁定目标了,有一个打扮得蛮不错的小姑娘再也忍不住,捏着鼻子对我说大哥,你能不能有点公德心,照你这么搞,我们肯定都到不了广东,直接熏死在这里了。

我肚子里翻江倒海,本来就难受着呢,结果对方这么一说,胃部一阵痉挛,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憋住,嘴巴一张,一口呕吐物就喷到了对方的身上。

呃……

那姑娘穿着白色的裙子,漂漂亮亮的,被我这么一吐,浑身都是黄白相间的汤汤水水,又臭又馊,顿时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车厢里闹出这些动静来,前面副驾驶室就有人过来瞧。

长途大巴,两人轮流开,这人也是司机,走过来打量了一眼,然后伸手过来摸了一下我的额头,哎呀一声,说小伙子你头怎么这么烫?

我伸手摸了一下,果然有点热,难怪刚才浑身不得劲儿,估计是路上着了风寒,发烧感冒了。

被我喷了一身的小姑娘不依不饶地在旁边骂,我的肚子也一直在闹腾,不甘示弱地砰砰放屁,司机问了一下,就跟我商量,说瞧你这样,估计坚持不到广东,前面有一个乡镇,要不然先把你放下来,在那里先找间医院看看?

我不想折腾,求他,说反正到了半路,就直接拉到广东呗,我到了那里再去瞧。

司机不同意,说你这要是普通的发烧感冒还好,怕就怕……

他话说到一半,大家顿时就浮想联翩,经历过非典这些事情的人们都不淡定了,纷纷出言劝说,我知道自己倘若要是赖在车上的话,估计要被人给当场轰下去了,没办法,答应在下一个镇子就下车。

当然,为了补偿,司机也是当场把车票钱退给了我。

大概下午十一点的时候,我被扔在了广南西部某个陌生的乡镇街头,看着那长途大巴呼啸而过,我回过神来,望着周围清清冷冷的大街,一阵发愣。

冷风一吹,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好了一些,沿着街道走了一会儿,并没有瞧见什么医院或者卫生所,街上有个诊所也关门了,只瞧见有一个药店,我行李不多,背着个包进去,弄了点非处方的感冒退烧药。

弄了药,我就没有心思再继续找医院了,瞧见药店对门有一个酒店,就直接过去,找了个单人间住下。

这样的镇子上,条件自然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床单和被子上黏糊糊的,我闻了一下,有一股刺鼻的霉味,不过好在有烧水的壶。

我烧了一壶开水,洗澡冲凉,回来的时候按说明把药都给吃了,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药效上来了,就有点儿迷糊。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床头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一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清醒,只以为是在做梦,没想到那电话却很执着,一直都在响,叮铃铃、叮铃铃,吵得我脑瓜儿疼。

我迷迷糊糊接了电话,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然后就挂了。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来,刚才电话那头的女孩子,好像是在问我特殊服务要不要……

我迷迷糊糊地说了两句,莫不是应下了?

不会吧?

想起回程时遇到的仙人跳,我顿时就是吓得直哆嗦,一辈子胆小谨慎的我唯一动了点儿坏心思,结果就中招了,现在一提起这种事情,我就浑身发软,哪里敢再惹这一身腥臊?

不过,我到底是怎么回答的人家啊?

我吃了点感冒药,头昏昏沉沉的,坐在床上想了好一会儿,结果就在这个时候,那房间的门,给“扣、扣”地敲响了。

我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想了几秒钟,慌忙地把衣服给穿得整整齐齐,这才走到门口。

我通过门口的猫眼往外望,瞧见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正等在门口。

扣、扣……

她又敲了起来,跟刚才的电话一样,有点儿锲而不舍的意思,我怕这声音打扰到其他人的休息,咬了一下牙,硬着头皮把房门给打开了。

房门一开,别的什么都还没有瞧见,就闻到一股香风扑面而来。

我抬头一看,瞧见守在门口的这个女人正值妙龄,长得还真的不错,瓜子脸丹凤眼,有点儿刚毕业女学生的感觉,让我多少有点好感,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一下子就挤进了我的房间里来,说先生你好,你要的服务……

我没敢关门,慌忙把她给拦住,低声说道:“唉,等等,我们先把事情说清楚。”

那女人瞧了我一眼,十分平静地说道:“一次两百,包夜五百。”

我一脸汗颜,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讲的不是这个,我是说我没有这个需求……”

这话儿我原本可以说得理直气壮,但瞧见出现在面前的这一位,长得颇有些邻家女孩的清纯,我就多少有些迟钝了,那女孩听到,一阵诧异,问刚才接电话的那个人,不是你?

我低头说是倒是我,不过我睡得迷迷糊糊,什么也不知道。

女人打量了我一眼,看出了我眼中的犹豫,问我是不是觉得她不漂亮,所以才临时反悔了?

说句良心话,这女孩子比我交过的几个女朋友都好看,要是能够跟她发生点什么超友谊的关系,其实也真的是一件妙事。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也。

我刚刚吃过亏、上过当,几天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怎么可能在同一个坑里面连续跌倒两次呢,一想起这件事情来,我就变得无比坚决,咬着牙说道:“不是这样的,请回吧……哎呀!”

我话儿还没有说完,那女人却是腾出手来,一把掐住我的胯下,轻轻一捏,朝着我满脸媚意地说道:“哥哥,我的服务很好的,你试一试就还知道了,不爽不要钱的……”

她的声音带着点儿川音,又软又糯,再加上她手上的动作,弄得我一下子就直不起腰了。

本能,还是理智?

望着那女人朝我渐渐考来的红唇,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想着来都来了,反正也不贵,要不然也别让人家白跑一趟吧?

就在我心智动摇的时候,那女人张开嘴,朝我哈了一口气。

这口气拯救了我。

为什么?

鼻子有点儿小灵敏的我闻到一丝不对,身为男人的我十分敏感,心理洁癖顿时就涌了出来,费了极大的毅力,才将这女人给退出了门外去。

那女人被拒,在门外骂骂咧咧几句,估计也是怕被围观,就灰溜溜的走了。

她走是走了,却搞得我辗转反侧,夙夜难眠,胡思乱想好久,一直等到那感冒药的药效上了来,方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做了一夜香艳春梦的我不得不爬起来,换了一条内裤。

我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勉强收拾了一下,到酒店退了房,摸了一下脑袋,感觉还是有点儿烧,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个不停,便问了一下附近的医院。

我问清楚之后,在附近的早餐摊子喝了碗粥,正准备去医院,却瞧见了一个高挑的身影,走到左边的小巷子去。

我一开始还没有注意,没一会儿却回过了神来。

刚刚走过去的那个身影,可不就是之前对我仙人跳的九分女夏夕么,她怎么会在这里?

  1. 说句实在话,我觉得苗疆蛊事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精彩的,没有之一。我不知道苗疆蛊事2怎么样,我也是今天无意中看到有第二部,第一部我看了有5遍,这一次也是想再看看,没想到苗2出来了,刚才看了一下才到66章,搞的我都不舍得看。苗疆道事我还没看完,但我觉得苗疆蛊事写的更细腻,情节更合理,苗疆道事比之就有些差之,在这里我要感谢小佛的陪伴,你的作品是我的首选,我会一直支持你的,我可不是他的水军,我只是一位读者,真心的支持小佛,加油!希望有人能把蛊事拍成电影或电视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