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瞬间打麻将

2015年10月21日 更新

  举手投足之间,阵法便成。

  梅蠹的手段实在让人为之惊悸,望着那漫天的鬼火,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而包凤凤则略微显得有些不屑地说道:“八阵鬼火图,这种旁门杂家的手段,也就只有你们这帮外门子弟能够用得出来了,实在寒酸。”

  她自幼便在茅山最顶尖的法阵之中厮混,眼光自然要比旁人高,这在我看来深不可测的法阵,在她的眼里,却被说做是寒酸。

  黑暗中,传来了梅蠹压抑愤怒的声音:“寒酸?呵呵,就让你们瞧一瞧,这寒酸的法阵,是如何将你们给碾碎的!”

  他说罢,周遭的八朵鬼火便腾然而起了来,化作万般光芒摇曳。

  如此走马观花,仿佛永远转动下去一般的时候,突然间一团火焰炸裂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浑身火焰的男人来。

  那家伙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挥舞着双手,一大团的火焰就直接朝着我家的头上砸了过来。

  冥火?

  包凤凤不屑地说道:“就凭着,你真以为能够把我们给烧成灰烬,不留下一点儿证据,对吧?”

  她伸出手来,一对略显得有些婴儿肥的小手在半空中挥舞。

  那火焰朝着我们兜头罩来,我并没有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力,反而有一种如坠冰窟的寒冷,我下意识地一哆嗦,想着要躲开了,没想到那火焰居然在我们的面前停了下来,被包凤凤双手揉捏一阵,就跟那软面条一样,毫无威胁。

  她将这一大蓬的火焰给揉捏成了一颗小火苗,接着手指一弹,火星迸射,朝着刚才的那火男胸口中飞去。

  转瞬即逝。

  火星一入火焰男子的胸口,立刻爆发出了更大的一蓬焰火来,在这种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那人形居然开始变形了,就像烤熟的塑料,直接就软趴趴地滑落下去。

  而在着巨大的火焰之中,我也瞧见了梅蠹的身影。

  他躲在了冥火的外围,双手朝天,正在努力地掌控着整个法阵,此刻的他,脸上则显得有些惨白,瞧见包凤凤一举便破掉了他最为得意的鬼火,顿时就着急了双手挥动如风,另外七个火人同时从鬼火之中跳了出来,然后手中的火焰不断燃烧,冲着前方冲去。

  面对着这样恐怖的气势,我已然是心惊肉跳,而包凤凤却毫不在意,小身子一立,脚踩罡步,瞬间就变换了好几个方位。

  紧接着,她的双手往前后各是拍了几掌。

  我在旁边看着,觉得这几掌十分的微妙,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画龙点睛之笔,堪堪书写到了最妙的时候。

  果然,包凤凤几掌拍下,在我们的周围居然形成了一个类似于防护罩的屏障,将四周的火焰都给遮掩,不管这火舌有多凶猛,都难以抵近跟前来。

  她轻松化解了梅蠹处心积虑的法阵,不由得拍手嘲笑,说瞧一瞧,我说你寒酸吧,还不信?

  梅蠹也是被惹火了,怒吼了一声,紧接着从那阵外跳了进来。

  他是准备亲自动手了。

  梅蠹从半空之中飞跃而来,手中抓着一根九节铁锏,陡然挥扬一下,有呜呜的哭泣声传入我们耳中,我浑身一僵,脑子里如有重锤砸落,眼前就是一黑,紧接着瞧见梅蠹破开火焰屏障,直接杀入跟前来,将那九节铁锏朝着包凤凤的额头上砸落而来。

  好凶狠的手段,他真的是一点儿顾忌都没有了么?

  眼看着那鬼哭狼嚎的九节铁锏就要砸了过来,我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从乾坤袋中拔出金剑,朝着前方猛然一递。

  铛!

  包凤凤本来早有防范,朝着后面滑开,没想到我居然这般利落,出手帮她给挡住了,诧异地望了我一眼,说哎呀,不错啊,你小子也是挺有本事的。

  相比较于包凤凤的惊奇,梅蠹则完全就是震惊了。

  因为我这一剑,直接将他那凶猛的九节铁锏给挡了回去,坚决而果断,这手段跟之前被他审问的那个弱鸡,就好像完全不是一个人。

  他往后退了几步,一脸诧异地说道:“你怎么可能还能站着?”

  对啊,喝了神仙水,此刻的我,不是应该躺在地上么?

  为何还能够拔剑,与他对敌?

  想必梅蠹此刻的脑子里,完全就是一团浆糊,而我也没有跟他多做解释,而是长剑一递,主动地朝着他进攻了起来。

  在梦中,我无数次地撕碎了这个戾气十足的黑执事。

  现在机会在眼前,我哪里能够放过?

  我一开始的时候,长剑递出,到底还是有些生疏,仅仅凭借着之前在林中的手段劈砍,三两下,差一点儿就被梅蠹的九节铁锏给拨飞了去。

  不过到了后来,我在梦中继承得来的耶朗古战法,就源源不断地涌入到了我的脑海里来。

  那不是一种套路性的战技,完全是一种从战场上面生死拼搏出来的经验和领悟。

  一开始它不属于我,但是不知不觉间,我就感觉自己仿佛已经和那位耶朗将军融为了一体,两者不分你我,与面前这一位让我恨之入骨的家伙殊死拼杀起来。

  梅蠹的修为毕竟要高出我一大截,又是自小的修行底子,应对我并不困难。

  然而时间拖得越久,他的脸色就变得越发的深沉。

  到了后来,他已经开始被我追着打了。

  这件事情,着实是有些恐怖,因为我的成长,几乎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够看见,这使得梅蠹有一种瞧见了妖怪的古怪感觉,到了后来,他突然间就猛然一个跃身,跳出了阵外去。

  而这个时候,包凤凤也正好将那法阵给破解了去。

  四周的鬼火一笑,周遭立刻变得空旷起来,我们再左右一看,却再也瞧不见了梅蠹的人影。

  破阵而出,包凤凤并不着急离开,而是踮起脚尖来,使劲儿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哎呀,大个儿,你真的不错呢,怎么感觉你离开的这两天,整个人就变得厉害许多了,到底怎么回事?

  脱离了战斗之后,我紧紧捏着金剑,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疲倦,苦笑着说就是做了一个噩梦。

  她笑了笑,似乎也相信了。

  两人出了地穴,瞧见四周一片漆黑,好像刚才的战斗并没有波及到外面一般,包凤凤拉着我的手,带着我一路走,一直来到了山谷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问她怎么了,包凤凤却不理我,若是朝着前方乖乖地拱手说道:“刘师兄。”

  又有人?

  我往前方望去,却什么也没有瞧见,正诧异间,却听到有一个老人的声音缓缓传来:“包子,你没事跑来我刑堂,并且劫出了一个在押犯人,为什么?”

  包凤凤天不怕、地不怕,此刻却显得小心翼翼,对那人说道:“刘师兄,他不是你们的在押犯人,他是我朋友。”

  那人说是不是刑堂的在押犯人,我一眼就能够瞧得出来,你不用狡辩——看在邓师叔的面子上,我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不过这个人,得留在刑堂,不能让你带走。

  包凤凤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说不行,你们刑堂里面有坏人,我如果不带他走,他迟早得死在那里的。

  坏人?

  那人的声音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说你说的坏人,是哪一个?

  包凤凤举起手来,说就是梅浪的那个侄子梅蠹,刚刚还把我们给拦住,想要把我也给杀了灭口呢,要不是我稍微有些手段,可就已经死在你们这里了。

  那人寒声说道:“他敢?”

  包凤凤气愤地说道:“他就这么做了,那个时候,你在哪里呢?”

  她这般一说,立刻提醒了我,不知道黑暗中这位刘师叔,是不是跟梅蠹一伙儿的,而这时又有一个人过了来,包凤凤一脸欣喜地喊道:“雒师兄,你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师叔来了一堆,是不是可以讲讲道理么?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