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穷凶且极恶

2015年10月21日 更新

  听到包凤凤这般说,我却忍不住快要流下眼泪来。

  这小孩儿被看着样子好像憨憨的,满脑子里只有吃的,不过那智商有的时候,简直就是爆棚啊——抛开立场来看,我觉得那梅蠹的做法几乎都天衣无缝了,就连留给她的纸条都提前准备好了,恐怕是我自己,都会觉得上了套,没想到居然被她给识破了。

  更加妙的是,她的表现把梅蠹这老狐狸都给蒙在鼓里,只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却不知道自己的底牌全部都给暴露了。

  至于所谓的巧克力借口,我倒不知道她是在说玩笑话,还是确实如此。

  现在的零零后,好可怕啊,这让俺们八零后可咋活?

  包凤凤找到我之后,先是询问我此刻的身体状况,我说没事,我现在好得很,感觉能够撂倒几个壮汉都没有问题,她便隔着栅栏,伸手递了一小包的东西给我,我接过来一瞧,却是昨天尝过的桂花糕。

  包凤凤很认真地说道:“你在这里待了两天了,估计没有什么吃的,先垫吧一点,肚子饿了,可不好跑路。”

  说着话,她低头研究起了那洞子前的门锁来。

  我有些犹豫,对包凤凤说道:“这刑堂大牢戒备森严,高手林立,逃的话,未必能够逃得出去;不如你去找那萧克明,或者谁出面,通过正规的途径来救我,这样可好?”

  包凤凤烦躁地摇了摇头,说哎呀,萧克明在后山装死,姑姑一直不回来,我现在也找不到值得信任的人。

  我说他们这么搞,终究会出事的,你只要把事情捅上去,就应该没问题的。

  她依旧摇头,说这个没有问题,怕就怕他们真的狠下心来,把你给灭口了,到了那个时候,上下串通,谁也找不到破绽的。

  她的头脑清楚,分析准确,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也没有了法子,说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

  包凤凤说我先把你给救出去,放到一个人那里,让他保证你的安全,至于惩治梅蠹这个老东西的事情,就等萧克明回来了再说——哎呀,好麻烦啊,这个封魔阵,我师父以前教过我的,我怎么能够忘了呢?

  小家伙嘀嘀咕咕,手舞足蹈,过了好一会儿,那铁门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她也恼了,直接将中指一咬,然后将鲜血涂在了门锁上。

  “哎,上面有电呢!”

  我先前被那铁门上的阳刚雷电给弄到过,瞧见她伸出手来,慌忙提醒她。

  她却并不在意,手指顶在了门锁上,恶狠狠地说道:“你不是封魔么,来啊,看看能不能封得住我!”

  这般说着,那原本让我为之深深畏惧的铁门,突然间发出一阵让人牙齿发酸的声音,紧接着我感觉到整个炁场就是一阵抖动。

  吱呀……

  那铁门居然被打开来了,我望着打开的铁门,和一脸得意的包凤凤,大为诧异,说你这是怎么弄得,这样也可以么?

  包凤凤过来牵着我的手,说它是封魔,不过魔头太大,过载了,就自动报废了呗。

  我说不会吧,你是什么魔头啊?

  包凤凤得意地说我啊,我说贪吃狂魔,恐怖啊,啊,我要吃了你……

  小孩子说话真的不靠谱,我跟她往外走,刚刚走了两步,对面的石洞子里就传来了一声低沉而急促的话语:“等等,小妹妹,拜托你们把我也给一起带走吧,好么?我可以帮你们做很多事情的,如果要是有人过来,我还可以帮你们引开对方……”

  包凤凤看了她一眼,诧异地说道:“咦,你不是那个黑花啥的么,你怎么还活着?”

  那老妇人慌张地喊道:“对,对,就是我,你认识我么?”

  包凤凤翻了一下白眼,说你杀了那么多的人,还好意思让我带你走?陆言他是被人栽赃陷害的,我带他走,解释清楚了就什么事都没有;而你,把你放出去,可不知道有多少家法等着我呢,你当我傻呢?

  小姑娘这么有原则性,倒是让人诧异,那老妇人见软的不行,立刻就来了硬的,说你们不带我走,我可就喊了。

  包凤凤走到她的洞口,打量了一下,然后将手一挥。

  几次挥舞之后,她突然拍手哈哈笑了起来,我问她怎么了,包凤凤笑着说我想起来了,真的想起来了,原来这封魔阵居然是这样的,我先前好蠢,居然忘了——嘿,老婆子,你不是叫么,你倒是叫啊,看看我加强了的封魔阵,是否能够屏蔽得了你的这叫声?

  她得意洋洋,而对面的洞子则是一阵沉默。

  显然那老妇人是抱着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对面前这包子脸女孩根本就没有办法。

  处理完了这呱噪的老妇人,包子带着我往外走。

  这里是我之前瞧见的那些地穴里面,先前的阴风就是从那洞子最深处徐徐吹出来的,我们从岔道走出,来到了主道上,一路上不但地借助着障碍物躲避,还绕过了两个岗哨。

  包凤凤别看年纪不大,但是身手却厉害得紧,对于这里也是十分熟悉,带着我一路走来,行云流水,流畅得很,仿佛经常来这里玩儿。

  奇怪,她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没事跑着破地方来干嘛啊?

  两人走了一段距离,感觉好像快要离开地穴口子了,没想到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身后一阵阴寒冰凉。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

  鬼灵!

  我下意识地将手往身后猛挥,结果抓了一个空,回过头来的时候,黑暗中我瞧见一道青色阴冷的光,朝着后面仓皇离开,而瞧那模样,可不就是之前从梅蠹袖中滑落出来的两位鬼侍女之一么?

  被发现了!

  我顿时就是一阵心惊肉跳,一把抓着包凤凤的手,说我们被发现了,快点跑。

  包凤凤之前潜入进来的时候,一路通畅无比,并无鬼灵巡视,所以也没有太在意,而现在听我说得紧张,也有些慌了,使劲儿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我快步朝着外面跑去。

  刚刚跑了十几步,突然间前面出现了一个黑影,拦在了我们的前面。

  我们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朝前望去,却见幽幽的黑暗中,浮现出了梅蠹那一张阴沉刻板的脸孔来。

  他拦在了我们的面前,然后平静地说道:“三更半夜的,包子师姑来我们这刑堂天坑做甚?你知不知道,刑堂天坑可是仅次于茅山后院的禁地,闲杂人等,若是没有刑堂长老的手令而随意闯入,任何刑堂子弟都是可以随意击杀的?”

  随意击杀?

  我的全身一下子就挺直了起来,知道这家伙也是狗急跳墙了,看样子是准备杀人灭口了。

  想来也是,他做的这种龌龊事,私底下的话,倒也没事,倘若是暴露出来,就算他老子是茅山的掌教真人,也未必堵得住上下之间的悠悠之口。

  因为这实在是太卑劣了。

  包凤凤以为我受尽折磨,拦在了我的面前,气呼呼地冲着梅蠹说道:“你不是说陆言已经离开茅山了么,为什么他会被关押在重刑犯的地洞子里,你这个骗子,看你怎么给我解释?”

  梅蠹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之前找我的时候,他的确是已经离开,不过后来刑堂接到了掌灯长老座下弟子韩伊的申诉,说陆言此人在山外为非作歹,打死打伤我茅山子弟家属,此事归属于刑堂的责任范围,于是我们出手,将其抓捕归案,并且将他打入地洞子,并无不妥。”

  包凤凤气愤地说道:“你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胡说八道!”

  梅蠹的城府十分深,不冷不淡地说道:“刑堂之事,复杂无比,包子师姑你又不是梅某人的主管领导,也不是长老会的任何一位成员,有什么事情,我没有必要实时通知于你。”

  包凤凤说那你现在打算怎么样?

  梅蠹淡定地说道:“擅闯大牢,劫持重犯,按律当同罪,虽然包子师姑你的地位崇高,但也不能违例,所以我得先把你和陆言给押回地洞子里,等待着掌教真人和长老会的发落。”

  他说得有理、有力、有节,仿佛公允无比,然而我却冷笑了,说你是准备把我们给关押起来,然后好灭口,是么?

  梅蠹平静地说道:“我是做我分内的事情,至于你们怎么想,与我无关。”

  包凤凤从没有遇到过对她这般不敬的茅山子弟,顿时就火冒三丈,从腰间解下一根鞭子,猛然一抖,那鞭子居然就冒出了腾腾的火焰来,而她则在甩了一个响鞭之后,恼怒地喊道:“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梅蠹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够把我给拿下!”

  梅蠹打了一个响指,突然间有八朵绿色幽冥的火焰升起,紧接着将整个空间围绕,周遭的景色立变,仿佛陷入法阵之中。

  这时的梅蠹已然消失于法阵之中,而他的话语则幽幽地传了过来:“一个小屁孩子,一个刚刚喝了神仙水的废物,这样的两个人我都不能够拿下的话,这茅山梅家鬼修,只怕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好大的口气!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敢对包子都杀人灭口,这心思,不愧是梅浪家的人,就是一个字,浪!

  1. 上次茅山在老陶时借陆左到茅山的时候把杨知修,梅浪这些人给清理!这次老萧可能也是借陆言的手清理门户了!刑堂原来不是刘学道再管里的吗?啥时候又换梅家这帮反骨仔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