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这也是茅山

2015年10月19日 更新

  韩伊在门口往里瞧,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幻觉,过了一会儿,突然有两个穿着黑色道袍的男人推门而入,径直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没有再趴在桌子上,而是径直站了起来。

  来人走到我跟前,一个年纪稍大的男人打量了我一会儿,方才不紧不慢地说道:“你好,我是茅山宗刑堂子弟林若明,请问你进入茅山,可有掌门手令?”

  我摇头,说没有。

  他点了点头,说那好,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他一挥手,旁边另外一人就上前过来拿我,我往旁边避开,一脸警惕地说道:“等等,我是包凤凤带进来的,与你们掌教真人也认识,她说等萧克明出山了,回头就给我补上!”

  林若明一脸严肃地摇头,说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按照规定,无关人等,是不能擅入的;即便是师姑奶奶,也不能违反,所以你请跟我们来吧。你放心,茅山刑堂会保护你人身安全的,只是限制你的自由而已;等到掌教真人出关了,确认之后,你才能够恢复自由。

  我知道这儿是茅山秘境,寻常人是没有办法进入其中的,包凤凤带我进来,已经是违规了,对方这是公事公办,占了理。

  如果没有刚才瞧见的韩伊,我或许也就认了。

  但是有了那人,我立刻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我犹豫了一下,对林若明说道:“要我跟你们走,也不是不可以,是包凤凤带我进来的,我得跟她说一声才行。”

  说罢,我转身,准备往草庐里面走去,而另外一个黑袍道人则将我给拦住。

  林若明一脸严肃地道:“师姑奶奶虽然地位甚高,但是年纪小不懂事,很容易被人给欺骗了,所以凡是不能由着她的性子来。此事必须经过长老会审核,你还是乖乖跟我们走吧,别逼我们动粗!”

  他将话给点明,直接摆开架势,一副只要我敢闹,他就立刻动手。

  我有点儿纠结了。

  我不知道此番跟他们离开,会是一个什么下场,下意识地望了一下草庐,又回过头来,望了一下这两个一脸严肃的男人。

  过了一会儿,我长叹一声,说我相信萧克明领导下的茅山,应该不是什么宵小汇聚之地,所以我跟你们走。

  林若明诧异地望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好的,谢谢配合。”

  说罢,他跟另外一个黑袍道士押着我,离开了草庐,朝着山外的方向走去。

  我出草庐的时候,朝着周围打量了一番,却没有再瞧见韩伊。

  难道刚才是我在做梦,韩伊只是我的幻觉?

  两人一前一后押解着我,在山路上行走,我试着跟林若明套近乎,结果他并不怎么理睬我,让我大感无趣,便不再多言。

  一路走,却并不是出山,而是走了另外一条岔路,来到了一个阴气十足的峡谷,继续往下走,峡谷渐渐深入,就有许多的地下洞穴出现,而在这些洞穴的口子处,则有许多殿宇出现,最大的一处殿宇之上,写着“茅山刑堂”四个大字。

  而路上的时候,我却瞧见“死亡谷”的碑林。

  好阴森恐怖的地方。

  我开始有些后悔了,而在这时,林若明押着我来到了一处建筑里面,来到堂前,对着上面一个面无表情的人说道:“杨师叔,擅闯茅山的贼人已经拿到了。”

  堂上那人斜眼瞟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先把他送到悔心殿关押。”

  林若明迟疑道:“梅师叔,这人是包子师姑奶奶带进来儿的,据说还跟掌教真人认识,如果补一道手续的话,问题应该不大,关在悔心殿里,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

  堂上那人垂下眉来,看了他一眼,说我做事,还要你来教么?

  林若明慌忙拱手,说不敢。

  他这般恭敬,堂上那人反而没有再继续教训他,而是解释道:“我刚刚收到一件投诉,也是关于此人的,把他关在悔心殿里,回头一并审理。”

  林若明不敢再有异议,拱手领命之后,然后将我给带离了此处。

  一出门,另一个黑袍道人便对林若明说道:“林师兄,梅师叔和他后面那些人,素来就非常不喜包子,你这个时候提她,岂不是连带着得罪人么?他们在这里斗来斗去,那是他们的事情,咱们办差就是了,何必多言?”

  林若明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话。

  悔心殿名字听着不错,然而却是一处位于地穴出口的破烂殿宇,用钢筋隔出一间一间的牢房来,四面透风,透着一股尿骚味,臭气冲天。

  狭窄的牢房里,除了一张木板床和满是尿骚的马桶之外,什么也没有。

  被推入这牢房里,我抓着铁栅栏,对林若明说道:“林道长,这就是你请我来的地方?”

  他锁好牢门,本来准备离开,听到我的话,回过头来,朝着我拱手说道:“不好意思,这是上面的决定,我也做不了主。不过你放心,只要掌教真人那边传来手令,你很快就能够出去的。”

  说罢,他不再停留,而是与人匆匆而走。

  他们离开之后,整个大殿之中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我坐在了那木床之上,吱吱呀呀的,让我担心会不会一下子就坍塌下去。

  而就在此时,一声幽幽的哭泣声就传入了我的耳朵里。

  有人在哭。

  一开始我并没有当做一会儿事,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哭声不但没有停止,而且还越来越响了。

  这哭声弄得我心里毛毛躁躁的,而就在我快要忍耐不住的时候,旁边不远处却传来了一声喝骂:“马大瘸子,你狗日的能不能别这么作了,特么的每天都哭,每天都哭,哭了五年了,你就不能消停一下?”

  那哭声停止了,传来一个男人婉转柔媚的声音:“呜呜,我被关在这里,都快发疯了,就不能顾影自怜一下么?”

  那人说道:“你给关在这里是活该,谁叫你做了那么多的缺德事?”

  马大瘸子不乐意了,说什么叫做缺德事儿?我不就是在这附近找了几个农家少年乐呵乐呵了几回么,关他茅山啥事儿,凭什么就把我关在这个破地方,每天受那阴风洗涤?

  那人说什么叫做乐呵乐呵,你个卖菊花的货,我都不屑得说你。

  马大瘸子说你还好意思说我,关在这里的,都是江湖上声名狼藉的恶人大盗,你自己是怎么进来的,需要我当着大伙儿的面说一下么?

  两人吵了起来,而这时又有一个老沉一些的人出来说话了,说都别吵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何必在对方的伤口上面再撒盐呢?

  有人叹气,说茅山到底要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啊?

  听到这些人议论纷纷,我的心中不由得沉入了谷底去,才晓得这悔心殿关押的,可都是些江洋大盗。

  我不过就是在没有掌门手令的情况下,跟着包凤凤进入了这茅山宗,至于这般关我么?

  那发令之人,到底什么意思?

  我心里那个悔啊,早知道如此,我不如大闹一顿,让包凤凤介入,即便她护不了我,也能够想办法找人,将我给弄出来。

  此刻我悄无声息地被带走,那小家伙若是忘记了此事,或者别人跟她说我走了,那我岂不是得在这里待一辈子?

  若是如此,我可怎么办?

  如此想着,我真的是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而这时突然间一阵阴风刮来,整个殿宇里立刻传来一阵呜呜的奇异声响。

  这声响一起,原本热闹的大牢立刻就变得一阵哀鸿遍野,那些恶贯满盈的江湖恶棍纷纷叫出了声来。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结果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墙上有一阵阴风吹来。

  那阴风贴身,立刻就渗入骨髓里面去,冰冷潮湿,宛如刮骨一般的刺痛。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忍,然而第二道、第三道阴风徐徐而来的时候,我就再也忍耐不住了,想要张口叫出声来。

  痛,太痛了。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楚,我整个人的神经都仿佛被刺激到了,火烧火燎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风洗涤么?

  我咬着牙,死死地忍住,就是不叫出声来,而就在此时,我的胸口突然一热,一股气息从身体里蔓延出来,将我全身都给包裹了住。

  聚血蛊!

  几乎陷入崩溃之中的我这才清醒过来,在聚血蛊的帮助下,盘腿而坐,尽力集中精神,然后开始艰难的修行起来。

  不断地修行和冥想,让我与这痛苦渐渐隔绝,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殿宇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结果那牢房门口被打开,两个生脸孔的黑袍道士过来,给我戴上了镣铐,然后押着我来到了殿宇旁边的一处密室里。

  进入其中,我刚刚坐下,黑乎乎的密室中突然亮起了一盏灯。

  我抬起头,却瞧见韩伊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微笑着对我说道:“你以为你搭上了包凤凤,就可以逃得脱我的手掌么?”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章节名不一样的哦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