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这就是茅山

2015年10月18日 更新

  我无法形容第一次进入茅山宗内部的感受。

  满目的田园,漫天的星斗,四面重山叠嶂,有的高耸入云,上面殿宇无数,有的则浑圆小巧,灯火阑珊。

  放目远去,一条清亮的大河如银带,穿过这肥沃的山谷,而在中间的地方,则有一个村庄,尽管在夜里,也能够瞧得见其中的不凡来。

  这般的景象,恐怕只有一个词才能够配得上。

  世外桃源。

  我自认为白天已经将整个茅山都大致地转了一个遍,却没想到这茅山之中,居然还有这般的风光,仿佛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里去。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了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头顶的天空有些灰蒙蒙的,就好像隔了一层毛玻璃一般,那星光璀璨,但是仔细看,却又是模模糊糊的。

  怎么瞧看,都看不清楚。

  我站在原地,忍不住四周打量,感觉眼睛都有些不够用,而包凤凤似乎对这里的风景习以为常,拉着我的手,催促道:“有什么好看的,赶紧走吧,我们去找萧克明玩儿。”

  小家伙人不大,力气可不小,拽着我,我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被她连拖再拽,望着河的上游走去。

  这道路不错,青砖铺地,足以够两车并行,一路而过,我心中暗暗惊叹,能够在这山窝窝里修筑起这般的大手笔来,茅山宗无论是物力还是人力,都有着让人为之惊叹的一面,看起来我应该是没有来错地方。

  包凤凤脚程很快,两腿生风,我被她连拖带拽,根本停不下来,很快就到了刚才瞧见的村庄,瞧见这里大部分都是木质结构,与先前瞧见的农村有着很大不同。

  这些房子的艺术价值很高,雕梁画栋的,给人感觉就好像是江南岸某些古韵古色的旅游小镇一般。

  虽然夜深了,不过村里依旧灯火明亮,我没有瞧见电,都是烛火,给人一种莫名的穿越感,好像一下子就从新世纪,传到了古代去了一般。

  包凤凤的地位很高,我们过来的时候,不断遇到人,这些人要么穿着道袍,要么穿着轻薄的褂衫,当然也有穿得很现代的,不过年纪一般都不大,而不管是谁,瞧见了包凤凤,都朝着她热情地打招呼。

  这称呼也各有不同,师姑奶奶啊、包子师姑之类的。

  有一个叫她“包子师姑”的,发须微白,可不得有五六十岁了,而两人却仿佛习以为常。

  我开始相信了她之前所说的话。

  过了村庄,迎面走来一个青袍道士,包凤凤拦住了他,说王又一,你掌教师兄在清池宫,还是哪儿?

  那青袍道士约莫三十来岁,模样十分普通,不过一双眼睛黝黑,能够在黑夜里灼灼发光,显然也是修为十分厉害之人,他瞧见包凤凤之后,先是拱手,称呼了一声“包子师姑”,然后才回答,说掌教师兄自从回山之后,就一直呆在了后山,从来没有出来过。

  后山?

  包凤凤一愣,说不会吧,他去后山干嘛啊?

  王又一苦笑,说不太清楚,据说掌教师兄跟大师兄两人大吵了一架,两个人闹得很僵,回山之后,掌教师兄就说他要闭门思过,不见外人。

  “啊,不见外人啊?”

  包凤凤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那王又一似乎挺惧怕这一位小祖宗的,瞧见她愣住了神,慌忙告罪一声,然后匆匆离开。

  其实到了此刻,我已然确定了包凤凤是萧克明的师姑没错了,按理说我们之前的赌约也算是我输了,不过小女孩子的脑袋仿佛只有一根筋一般,我提出以见到萧克明,他亲口承认的这个方法之后,她就认定了这一个,别的倒也不曾多想。

  我知道,不过却也不想提醒她,毕竟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见到萧克明,当面问清楚此事。

  瞧见包凤凤发呆,我便问她,说凤凤,后山那儿,我不能去么?

  包凤凤摇头,说对呀,后山那儿很危险的,空间很不稳定,寻常人一进去就迷失了路途,而且一不小心,说不定就迷失在时空乱流里面去了。除此之外,我茅山很多前辈都在那里潜修,有的也死在了那里,使得它成为了禁地,除了掌门之外,别人都不能进,就算是我,也只是偷偷去过两回,还给重重惩罚,几天都不给我吃饭,把我饿得啊,可恐怖了……

  呃,这小女孩,整个就一吃货啊?

  我想了想,然后问她,说那你能不能找一个人送信过去,告诉他,说陆左的堂弟陆言过来找他呢?

  包凤凤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嗯,这事儿倒好办,我姑姑现在是传功长老了,她守着后山呢,让她帮忙递一个话儿,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你确定萧克明认识你?”

  我使劲儿点头,说对呀,我拜陆左为师,还是他撮合的呢。

  包凤凤再无疑问,而是拉着我的手,朝着山那边走去。

  两人一路走,差不多走了一个多小时,其间路过竹林无数,清风袭来,整个人都清醒了很多。

  一路上我感觉到看似平静,不过杀机四伏,应该是有传说的法阵束缚,不过包凤凤对这一带十分熟悉,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跟她牵着手,走过了大片的竹林,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塔林,一人高或者几人高的石塔林立,而在石塔的尽头,则有好几个草庐坐落其间。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些草庐,跟我老家陆左的那草庐很相似,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牵连。

  包凤凤拉着我来到了草庐,将我的手给扔开,然后大声喊道:“姑姑,姑姑,我回来了,好饿啊,你上次做的桂花糕还有没有啊,给我拿一点儿来!”

  她倒是不把自己当做外人,大摇大摆的,开口就喊。

  她喊了两声,那门开了,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人走了出来,对她说道:“你是包子吧,你姑姑不在,她进山里去了,可能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包凤凤一愣,说你是谁啊,怎么会在我姑姑这里?

  我一开始还没有瞧清楚,那老妇人一说话,我立刻就愣了,向前走了两步,来到跟前,激动地喊道:“婶子,是你么婶子?”

  啊?

  那老妇人也愣了一下,借着光打量了一下,这才认清楚了我,说你是亮司陆应美家的陆言吧,你怎么在这里呢?

  包凤凤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了,说啊,你是陆言的妈妈呀?

  老妇人点了点头,先跟她解释,说是萧道长把我们接过这里来的,说外面的事情挺复杂的,让我们在这里先住一段时间。他是这儿的领导,忙得很,就托了他姑姑萧家妹子照顾我们老两口子……

  包凤凤跟陆左关系应该不错,瞧见是他母亲,便十分热情,牵着她的手,说没事,您就在这里常待着,咱们茅山宗别的不说,清静,灵气也足,人在这里,多活几十年都没问题。

  两人聊过一阵之后,我才插嘴,说婶子,我伯呢?

  陆左母亲叹了一口气,说自从陆左出事之后,他心情一直都不好,唉声叹气的,早早地就睡下了,没啥事,我也懒得叫他。

  她把我们领到院子里来,在石桌前坐下,然后去厨房弄了两碗混沌,又拿了一叠饼子,忙活完了之后,才过来陪我们说话。

  我问陆左母亲,说到底发生怎么回事呢?

  我不问还好,一问陆左母亲就垂泪,说他啊,就是个逞强的性子,什么都要去管,劝都劝不听。我其实也不知道,之前就听说他这回是去找虎皮猫大人的,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晓得,萧道长也没有跟我讲,就把我们接到这里来了,说让我们安心养着,现在外面乱,不安全。我一听这话,跟他爸一琢磨,肯定是孩子出事儿了……

  我一听,才知道陆左母亲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当下也是按捺住,没有说出来刺激他们。

  说了一阵,陆左母亲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告诉她,说我先前拜了堂哥做师父,我现在是他的徒弟,之前一直都在缅甸那边治病,回国之后,没有瞧见师父,听人说萧道长把他们接到了茅山来,以为他也在,就找过来了。

  陆左母亲听到我这般说,直摇头,说唉,他自己做这个,就挺危险得啦,还拉你进来做什么啊?

  我解释,说我之前被人下了蛊毒,要不是堂哥帮忙,说不定就已经死了。

  她这才点头,说你们两个是堂兄弟,得相互帮助。

  陆左母亲年纪大了,熬不住夜,陪我说了一会儿,就扛不住了,我劝她回去歇息,而包凤凤也困了,跟我说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来处理吧。

  这话儿说完,她自个儿也去找房间睡觉了,把我一人留在院子里。

  我苦笑,到底是小孩儿,也不说帮我安排一下。

  我对这儿不熟,也不敢乱动,就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着,如此熬了小半宿,正趴在桌子上困顿不已之时,突然间感觉到院子外传来动静,我抬头一看,却见到先前追逐我的那个韩伊,出现在了院门口。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这就是真正的茅山。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