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赌一百颗糖

2015年10月18日 更新

  瞧见这差不多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子,我愣住了。

  这小女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为什么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难道是鬼?

  我想到这个,下意识地伸出了手,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包子脸,下意识地捏了一下,结果发现肉乎乎的,货真价实。

  紧接着,我感觉到心窝子一痛。

  啊!

  我大声叫了出来,低头一看,却见那包子脸小女孩一拳打中了我的心窝子里。

  这一招黑虎掏心,简直就好像把我的心窝子真的给掏了出来,我的眼前猛然一黑,再睁开眼睛来的时候,瞧见那女孩子气呼呼地冲着我说道:“你好大胆啊,整个茅山宗上下,除了我师父和掌教师兄,没有人敢捏我的脸——哦,对了,还有姑姑……”

  尽管被对方揍得几乎要跪倒在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瞧见这一张极富喜感的包子脸,张嘴嘚吧嘚吧地说着话,我就莫名感到好笑。

  哈、哈、哈……

  这包子脸,实在是太好笑了,女孩子怎么可能长成这样子呢?

  再配上她那一对又粗又短的眉头,整张脸完全就是一个字。

  囧。

  我强忍着笑意,然后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啊小妹妹,这深山老林子的呃,你突然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面前,我还以为是山魈夜魅呢,就想查证一下,没想到居然是真人。哇哦,你好厉害啊,真的,走路都不带声音的……

  我以前公司的经理是个女的,特别的难搞,工作上鸡毛无比,生了一个孩子,鬼灵精怪的,每一次聚会都搞得人仰马翻,大家怨声载道。

  不过那熊孩子只有我一个人能够搞定,而因为这个,我还特别受到那经理的赏识。

  为什么呢?

  因为我专门买了一本儿童心理研究的书籍,刻苦攻读过,那就是小孩儿比大人更加需要认同感,所以不吝赞美之词的恭维,会让他们对你迅速产生认同感。

  想想以前的我,为了升职加薪,还真的是拼了老命。

  不过这也渐渐变成了一项技能,对于逗小孩儿这事,我最有经验,当下也是没口子地夸奖对方,那包子脸女孩儿听到了,一开始还板着脸,没一会儿,一对小短眉毛就扬了起来,得意洋洋地说道:“那是,也不看我是谁?”

  我当下也是打蛇随棍上,说未敢请教?

  她骄傲地说道:“铛、铛、铛,我就是茅山宗传功长老尘清真人的关门弟子包凤凤,在这茅山之上,辈分最高,就连当今的茅山掌教,那都是我的师侄呢……”

  什么?

  我愣了一下,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忍不住反驳道:“不可能吧,你是萧克明的师姑?他可比你大好几轮呢吧?”

  包凤凤张牙舞爪地挥手,说什么不可能?对了,你认识我萧师侄儿?

  我点头,说对啊,刚刚认识不久。

  她说你既然认识,你便去问他一问,说他有没有一个包子师姑,他若是敢说出半个不字,我直接打断他的狗腿……

  霸气!

  听到这小女孩子那霸气的话语,我的脑子开始飞速转动了起来。

  尽管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萧克明的师姑,但是我却能够晓得,她绝对是茅山宗的人。

  因为我说了萧克明,她是认识的,而且还确认是茅山宗掌教真人。

  从这一点,便足以判定。

  既然如此,我能不能通过她这里,联络到萧克明呢?

  想到这里,我故意不承认,说小妹妹,你说你是茅山宗的,这个我承认,毕竟像你这般厉害的天才少女,那是世间罕有的,也就只有茅山宗才有可能有;不过你说你是萧克明的师姑,这个我就不相信了,杂毛小道多厉害啊,天下闻名,现如今又执掌茅山宗,威风凛凛,你呢,到底还是太过于年轻了一点儿……

  所谓请将不如激将,那包凤凤立刻叉起了腰来,说哎呀呀,我这小暴脾气,我要是证明这一点,你怎么说?

  我说我跟你赌一把,你若真的是茅山掌教萧克明的师姑,我就……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下什么赌注的好,而她则直接接过了话头去,说我们赌一百颗巧克力,赌不赌?

  一百颗巧克力?

  我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僵硬了起来,而包凤凤则有些小心翼翼地说道:“啊,是不是太多了啊?”

  我忍不住心中的狂喜,故意装作很痛心的样子,一咬牙、一跺脚,说赌就赌,我陆言这辈子都没有怕过谁,还输不起一百颗巧克力?

  听到有一百颗巧克力,包凤凤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挥着手,说那你说怎么才能够相信我是萧克明的师姑呢?

  我说我认识萧克明啊,如果你安排我跟他见一面,听他当面说起这事儿,在下就算输了。

  包凤凤毫不犹豫地说道:“那好,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见他。”

  她生怕我反悔一般,走过来,牵住我的手,急不可耐地往山上走去,我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这般的顺利,半路上碰到一小女孩儿,居然就将我这几天冥思苦想而不得其解的事情给办了,就好像做梦一样。

  在路上走着,那包凤凤问我,说你为什么跑得这么急啊?

  我说有坏人在追我。

  她说怎么可能,我茅山之下,怎么会有坏人呢,你等等,我去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

  瞧见她往回走,我吓了一跳,赶忙拉住她,说别了,打赌重要。

  她这才没有硬扯着我往回走,使劲地点了点头。

  她说对,打赌最重要。

  没过一会儿,这小碎嘴又问了,说你姓陆啊?

  我说对,怎么了?

  她说我可喜欢姓陆的人了,萧克明就有一个姓陆的朋友,他每回来茅山,都会给我带巧克力来,说是什么意大利的,可好吃了——我跟你说啊,一会儿你输了,也得是意大利的啊,不能偷工减料——对了,我有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姓陆的?

  我说你讲的,是不是陆左?

  她使劲儿点头,说对、对、对,你怎么知道的?

  我笑了,说陆左是我堂兄,现在又是我的师父,你说我怎么不知道?

  包凤凤听到这层关系,乐得直拍手,说啊,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熟呢,原来是陆左的堂弟啊,嗯,天底下竟有这么巧的事情——对了,陆左为什么这么久没有来看我啊?

  我故意叹了一口气,说他现在遇到点麻烦,被人冤枉了,现在正四处跑路呢。

  她说啊,谁冤枉他了啊?

  我说是那上面吧?

  包凤凤拍着胸脯,说你别急啊,我还有一个师侄,他就在朝廷里面当差,也很厉害的,到时候我帮你跟他说一下,赶紧把那冤案给处理了。我跟你讲,我好想好想他了啊,有好几次做梦梦到了,流着口水醒来。

  听到这小碎嘴,我简直就是无语了。

  还流着口水醒来……

  小妹妹,你这是想陆左,还是想着他给你带的巧克力呢?

  两人一问一答,不知不觉就走了好久,终于来到了茅山侧峰内里的一个山谷中,她带着我越过了一丛丛的灌木,最终来到了一片青石板前来。

  站在那野草丛生的青石板上,包凤凤拍了拍我的腰,说陆言,你闭上眼睛。

  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也是照做。

  本来就是天黑,这闭上眼睛之后,世间顿时就是一片黑暗,我听到旁边的小女孩儿念念有词,没一会儿,我感觉周遭的空间好像抖了两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她的小手牵着我,带着我往前走。

  没有吩咐,我不敢睁开眼睛,就由着她拉我,如此走了几分钟,突然间停了下来。

  我一愣,不知道什么缘由,而这时黑暗中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包师姑,你又偷偷跑出去了?”

  包凤凤顾左右而言他,说是王哲师侄么,今天是你当值啊,呵呵,好的,嗯,好好干,我进去了……

  她这话儿估计对方也是一阵无语,瞧见包凤凤拉着我往前走,赶忙说道:“包师姑,等等,这个人是谁啊,现在没有掌门手令或者长老会签署,外人是不能进去的,这个你应该知道!”

  包凤凤拉着我一直往前走,说他就是过来找萧克明的,回头手令补办给你就是了。

  那人似乎一直在我们身旁,阻止了很久,终究拿她没有办法,只有长叹了一声,然后又折返了回去,而包凤凤则嘻嘻笑道:“王哲你个死脑筋,回头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只管找我包凤凤便是了,谁还会为难你不成?”

  说话间,她带着我往前面快步疾走,我感觉突然间空气就清醒了起来,紧接着她拍了一下我,说行了,进来了。

  我睁开眼睛,瞧见一片田园,满天星斗,下意识地叹了一声。

  好美。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我要跟你们赌一百颗糖!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