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包子脸女孩

2015年10月17日 更新

  说句实在话,我真的没有想到店家会找过来,因为我知道这类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欺善怕恶。

  他们对于弱者肆无忌惮,然而对于强悍的对手,却反而会下意识地尊重。

  一个字,贱。

  如果不是店家,那么就是警察咯?

  等等,那店家不会蠢到找警察过来给他撑腰吧?

  我在浴室穿衣服的时候,想到这个可能,也给吓了一跳,不过继而想着社会应该不会这般黑暗,老百姓遭受欺诈,带电话报案不来,结果咱奋起反击了,却过来抓见义勇为者。

  这事儿实在是太离谱了,应该不会。

  即便是来了,我也不怕,应该最先动手的是店家的那伙帮凶,而我不过是自卫还击而已,应该不会被扣上打架斗殴的罪名。

  嗯,应该不会。

  我安慰着自己,穿好了衣服,走出房门来,瞧见客房里挤了四五个人,那大排挡的店家也在里面,而他旁边则有一个戴着眼镜、却穿着灰色道袍的中年男子。

  瞧见我抱着头巾出来,那店老板下意识地捂着肿胀的脸,另一只手指着我说道:“二弟,就是这人打的你哥我!”

  二弟?

  我眯眼朝着那个中年男子望了过去,瞧见对方唇上留了一点儿胡须,眼睛狭长,身板儿挺直,跟我白天在山上道观里面前瞧见那些文文弱弱的假道士,有着本质的区别。

  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气,而那人则走上前来,一抖衣袖,冲我拱手说道:“我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特地过来给先生赔不是的。”

  我本以为对方是过来找麻烦的,没想到上来就跟我拱手道歉,倒是让我有些吃惊,不过却还是回礼,说没事,当时的情况,大家都有些激动,所以难免有些误会,讲开了,就没有什么了。

  道士再次拱手,说在下茅山宗韩伊,瞧先生的身手,因为也是有些来历的,不知道贵姓,师出何门?

  茅山宗韩伊?

  我愣了一下,感觉这人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若是真的如此,那岂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没有说实话,而是拱手,说小姓陆,无门无派,路过贵宝地,多有叨扰。

  韩道长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啊,无门无派?”

  我点头,说对,以前碰到一位师傅,交了些粗浅的拳脚功夫,强身健体而已,倒是让韩兄笑话了。

  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奇怪起来,而且那微微躬身的腰也一下子就挺直了起来,紧接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陆先生,咱俩也算认识了,我这歉也道过,那我们就来算一算我大哥被打的这事儿吧。”

  他的眼睛一眯起来,我就感觉到一阵心惊胆跳。

  等到他把话儿说完,我也总算是明白了这里面的来由——原来他刚才之所以恭恭敬敬,是怕我身后有什么惹不得的背景,而在知晓我“无门无派”之后,就立刻露出了爪牙来。

  事实上,如果在堂兄陆左没有出事之前,我恐怕会毫不犹豫地亮出招牌来,这样也好赶紧跟茅山宗搭上线。

  不过经过余领导的提醒,我多少也留了一点儿心思,没想到却又遇到这样的事情。

  我没有当面跟他顶上,而是走到了床边,低头,慢悠悠地将鞋子给穿上,然后说道:“那不知道韩兄有什么打算呢?”

  韩伊指着店老板肿得跟猪头一般的脸,说你看看,瞧你给打得,好好的一个人,就变成这样了——别的不多说,医药费赔个十万吧,另外你在我大哥的店子里打架闹事,砸坏了好些个桌椅板凳,这些都得算钱,我问了一下我大哥,他说就算一万吧。除此之外,你还得给他道个歉……

  他滔滔不绝地说完,而我也把鞋子给穿好了。

  我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也没有落下什么东西,于是对被挤到一角的大肚子干部说道:“老哥,我这里谈点儿事情,你先出去一下好么?”

  那大肚子干部早就恨不得离开了,慌忙拿起背包,说你们谈啊,好好谈,别打架了啊。

  说着话,他慌里慌张地就往外面走,有人相拦着,那韩伊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看来他们是有些有恃无恐了,根本就不怕人报案。

  地头蛇。

  我心里浮现出了这么一个词来,然后抬起头,对着那韩伊说道:“人,是我打的;不过我那是自卫,最早是你大哥纠集那一帮子人,说要打我们的,而最先出手的,也是你们的人。”

  他凝望了我好一会儿,点头说道:“我知道,不过你别给我扯这么多;我让你赔,你不服,对么?”

  我点头,说对,我不服。

  他向前一步,说你之前打我大哥的时候,讲过一句话,说这世界上,谁拳头大谁就有理,对吧?

  我摇头,说这是你大哥的意思,跟我无关。

  他说但你确实是这么想的,对吧?

  我说也不是,我的意思是,对付文明人,我们讲道理,对付野蛮人,我们讲拳头——韩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准备跟你大哥一样,准备蛮横不讲理了,对吧?

  韩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跟你这种江湖小杂碎,我需要讲理么?”

  他说罢话,从道袍里面,摸出了一根赤色玄铁令牌来。

  那令牌的正面,写着一个字,“道”。

  韩伊到底是不是茅山宗的,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却晓得,他绝对违反了茅山宗的道。

  我见过萧克明,也知道他是茅山道士,尽管并不确定他到底是不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也觉得堂堂一个道士满嘴风月实在是有些离谱了点,却能够感受得到他满身的正气。

  那种正气不会因为他华丽花哨的话语就打了折。

  茅山宗,绝对是正气凛然的,怎么能够出现这种随意欺压普通人的败类呢?

  既然是败类,我又何惧一战?

  这般想着,我也笑了起来,说老兄,你想要强按着我低头,那也得挑一个地方啊,这里交手,就不怕弄坏了人家的酒店?

  韩伊冷然一笑,说管你这么多,把你先给打服了再说。

  这话儿一说完,他就将手中的那玄铁令牌朝着我的脑门这儿砸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觉得韩伊有多厉害,然而当他将这玄铁令朝着我砸来的时候,莫名就有一阵妖风吹起,我感觉周遭一寒,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便感觉旁边有什么东西在牵扯着我。

  什么东西?

  阴灵!

  想到这事儿的时候,我没有在犹豫,手往腰间一摸,金剑陡然射了出来,朝着周遭猛然一划。

  唰!

  这金剑的前身是泰国和尚蹄达上师的黄金禅杖,本身就是香火法器,吸纳了不知道有多少亡魂于此,被虫虫重新锻造之后,太极鱼分区,一半信仰之力,一半阴灵之力,对此阴物最是有杀伤力,故而一剑划过,我立刻听到有惨烈的哭叫声传来。

  这叫声寻常人听不见,但是我却能够通过金剑的共鸣而感受得到。

  韩伊瞧见我从虚空之中拔出金剑,并且一剑破掉了他的手段,不但没有惊慌,反而是脸上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有点儿意思。”

  紧接着,他手中的令牌化作万道光芒,朝着我兜头罩来。

  好厉害。

  我的心中惊叹一声,知道对方的手段高明,而且千变万化,于是没有任何犹豫,侧身靠窗,紧接着一个翻身,直接跳出了窗外去。

  这种高手,不能跟他硬拼。

  我们这儿在酒店的三楼,我翻出了窗子外,踩着下面的空调外箱,三两下,就跳到了地上来。

  刚刚一落地,瞧见那韩伊探出了头来,冲着外面喊道:“抓住那个人,不要让他跑了!”

  我回头一看,只见宾馆门口停着两辆车,有几个身穿长袍的家伙在车门口聊天,听到招呼,立刻朝着我这边狂奔而来。

  对方有车,而且人多,我好汉不吃眼前亏,转身撒腿就跑。

  这宾馆依着山边,我并没有朝外面的大路跑,而是三两下,越过了院墙,朝着那山里跑去。

  身后好多人追来,不过速度最快的,则是那几个身穿长袍的家伙,我跑了一阵子,瞧见那韩伊也跟了上来,追到了最前面,一边跑,一边高喊“站住”!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儿想发笑,这些人喊我站住,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事儿还可以商量不成?

  我这几个月在东南亚丛林里待着,对于这种山路并不算陌生,双足一发力,渐渐地就跟这帮人拉开了一段距离,如此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觉身后的人好像减减少了,仿佛离了好远,这才停下脚步来,扶着一棵树不断喘气。

  我喘着气,胸膛的心脏就像打鼓一般,扑通扑通,想个不停,然而还没有等我将这气给喘匀了,突然旁边传来一个小女孩子的声音:“咦,大半夜的,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瞧见身边多出了一个包子脸的小女孩,正一脸惊讶地望着我。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咦,叔叔你好奇怪啊,怎么浑身都是汗啊?

  1. 这下子茅山上又要清理门户了吧?冲着陆左萧克明就不会护短!看来又要惹一大堆事出来了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