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一巴掌一百

2015年10月17日 更新

  听到店老板气定神闲地念起菜单最下面的一行小字时,饭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铁青了。

  被宰了。

  大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儿是个黑店,而店老板则举起了硕大的屠刀,朝着我们的脑袋上举了起来。

  第一个不乐意的就是积怨已久的大肚子干部,他猛地一拍桌子,说你这字写这么小,谁能够看得见?按个算,天底下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么?若是这样,这米饭你是不是也按一粒一粒地算呢?

  他这边一发作,那大排档就好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般,不但从厨房里冲出了两个膀大腰圆、拎着菜刀的厨师,而且旁边还围了三四个闲人过来。

  那店老板更是抱着膀子,面带得色地说道:“哎,我就是这么做生意的,你咬我啊?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你要是再跟我闹,这米饭啊,信不信我给你按照一粒一粒地算?”

  有这么多人在这儿撑场,大肚子干部有些虚了,他下意识地扬起了手机来,说你们这是敲诈,我要报警。

  旁边的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店老板则冷然说道:“我们这是价格纠纷,你要找,还是找物价局吧,警察是不受理这种案子的。”

  大肚子干部不听,拨打了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他跟电话那头的人员大概讲了一下这边的情况,结果没多一会儿,他挂了电话,一脸铁青。

  旁边的团友忙问他怎么样,大肚子干部憋了好一会儿,才恶狠狠地说道:“他们说这种价格纠纷,让我们自己解决,他们处理不了……”

  ……

  在那一刻,我们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片僵硬。

  心也是冷的。

  而就在这样的气氛中,那店老板则显得更加得意,他猛然拍了一下桌面,将碗里碟里的汤汁溅得飞起,意气风发地说道:“赶紧掏钱,瞧你们也不像是什么穷光蛋,一个人掏八百,这还拿不出来?”

  他说得很对,三千六很多,但是如果是一个人八百,其实还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

  只是,我们就这般心甘情愿地被宰了?

  我没有说话,而其余的两个团友却打了退堂鼓,劝那大肚子干部,低声说得了,咱们都是出来玩的,没必要给自己找不开心,不然咱们就将钱给凑一凑,等脱身来,再想办法找回来,没必要跟这帮粗人在这里死磕,你说对不?

  这种自我安慰的话语,让大肚子干部稍微有了一个台阶,再瞧了一眼旁边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看客,十分恼怒地从兜里掏出钱包,数出八张红彤彤的钞票来。

  他猛然一下,拍在了桌面上,然后气呼呼地说道:“就当喂了狗。”

  他这话语难听,然而店老板却当做了耳旁风,丝毫不在意,一把抓过了拿钱来,蘸了一下口水,快速地数着,一边数,还一边笑,说这就对了,给钱的都是大爷,早这么痛快,大家何必闹得如此难看呢?

  他和颜悦色地说着,而另外两个团友瞧见大肚子干部都掏了钱,也就没有多言,各自都掏了自己的分子。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来。

  他们这时方才发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唯独只有我一个坐在凳子上,表情最是轻松,就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给钱!

  店老板面无表情地朝着我伸出手来,催促道:“小伙子,就你吃得最多,赶紧给钱,这样大家都少了麻烦。”

  我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淡定地说道:“钱,我有,不过凭什么要给你?”

  店老板说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我说对,这是自然,不过我活这么大,第一次听说吃一盘田螺两千四,而且还是论个儿卖的。天底下也没有这样的规矩,既然没有,我为啥要按照你的账单来付钱呢?

  店老板说我这活水螺可是茅山灵泉灌溉生养的,凭空沾着仙气呢,论个买,白纸黑字写着的,你能抵赖么?

  我说这这价格有歧义,我不急,等明天物价局的人过来定,到时候再谈。

  瞧见我这般不软不硬地说着话,那店老板顿时就急了,挽起了袖子来,冲着我嚷嚷道:“小子,你别跟我耍狠,知道么?你是不是想吃霸王餐?要是,可别怪我不客气,也别逼我的兄弟们出手啊!”

  我望着那些气势汹汹,准备打我的大汉,眉头一掀,突然笑了,说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谁的拳头大,谁讲的话就是规矩,对不对?

  店老板嘿然笑了,捏着拳头说对,就是这样,咋了,不服啊?

  我点了点头,说对,我非常认同你的这种理念,不过也想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世界上,你再横,也总有比你横的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让你这么宰的!

  店老板哈哈大笑,说那照你的意思,就是你是我惹不起的人咯?

  我点了点头,说你可以这么认为。

  店老板这个时候终于不想再陪我玩儿了,他的脸色转冷,恶狠狠地说道:“吃霸王饭,而且还威胁我,这样的人,我揍了也是白揍;你既然不想善了,我就满足你!兄弟们,给这小子点教训,让他知道什么是汉子!”

  他这边说着话,那大肚子干部过来拉我,说小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别跟这伙流氓硬来……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就有人举起拳头,朝着我砸了过来。

  出手的,是个一直在旁边围观打量的闲汉。

  他出手很轻,显然是为了吓唬一下我,若是能够将我给教训一番,又把其余的人给吓到,事情就算是办完了。

  我没有避让。

  跟洪罗巴的刀锋比起来,这拳头实在是有些软绵,就好像是小娘子的花拳绣腿。

  这一拳,“恶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一动也不动,待那人的力消了几分之后,回过头来,问大肚子干部,说是对方先动手的,而且打伤了我,我现在予以回击,从法律上面来说,应该不是斗殴,而是自卫,对吧?

  大肚子干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而我则冲着那闲汉笑了笑,说还打么?

  这么重重一拳,打得我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那闲汉也是有些恼怒,当下不再留力,再次挥起拳头,真就凶狠地朝着我的脑袋砸了过来。

  这样的力量,要是一普通人给击中,说不定就直接脑震荡了。

  我这回没有再被动挨打,而是身子一矮,避开了对方凶猛的一拳,然后抱着那人的腰,一个鲁达拔柳,将他给倒着背了起来,然后将他朝着店老板的方向重重一摔。

  砰!

  店老板给我甩过来的闲汉给砸中,两人滚落到了满是油污的地上去,给摔得头昏脑涨,顿时就气炸了,都来不及爬起来,就朝着我指来,大声吼道:“打,给我往死里揍!”

  店老板一声令下,周围的人就立刻扬着拳头蜂拥而来,我让大肚子干部和另外两个团友躲开一些,然后捏着拳头迎了上去。

  对方是真的凶猛,而此刻的我,其实也有一股怨气。

  这怨气,并不是来自于那天价的活水螺。

  事实上,这一路以来的孤独,以及求路无门,使得我心中早就憋足了火气,就想着找一个地方发泄一下,而那店老板的所作所为则像跟导火索,一下子引爆了我心中的愤怒。

  揍你丫的!

  望着这一大堆的人,我脑子就是一热,拳头也没轻没重,直接就砸了上去。

  这些家伙都是些地痞流氓,欺负欺负普通老百姓,倒也是趾高气昂,但是在我的面前,却根本就不够看,我三拳两脚,几乎是在一分钟的时间里解决了战斗。

  一番混乱之后,那帮嗷嗷叫着的家伙都趴在了地上痛苦呻吟,而我则走到了店老板的面前来,蹲下身子,平静地说道:“还玩么?”

  店老板瞧见这一地的同伙,知道是遇到了扎手的家伙,慌忙摇头说不玩了,不玩了。

  我笑了笑,一把将他给揪了起来,说你不玩,我还想玩呢。

  说罢,我抬手就是给他一个大耳刮子,打得他的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而我则冷声说道:“你说了,谁拳头大,谁定规矩。我的规矩是,我这一巴掌值一百块,你不是要钱么?我给你……”

  啪、啪、啪……

  我一连扇了四五个,那店老板就哭了,说哥你别扇了,钱我不要了,求你别打了,再打我耳朵就聋了。

  我收起手,说钱呢?

  他从兜里将刚才收起来的钱掏了出来,我丢了两张在他的脸上,说你这顿饭,也就值两百块,收着吧。你不服,回头找我,老子陪你再玩玩。

  说罢,我将其余的钱塞回了大肚子干部手中,带着他们扬长而去。

  惩治这镇关西一般的恶霸,对我来说是小事,然而大肚子干部等人却瞧得目瞪口呆,回到宾馆里分了钱,还将我还是一顿夸,我想着明天要去找正宗茅山的事情,心情烦躁,就说早点儿歇着吧,其余两人这才散去。

  人走了,我去洗澡,结果刚刚洗到一般,外面的房门就被人敲得震天响。

  我一愣,那店老板,真找人过来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加上捉蛊记,昨天写了六章快两万字,很早就睡了,早上起来看评论,才知道有朋友自己代入了,这里很抱歉啊,其实小佛没有恶意,事实上旅游区宰客的事情,那儿都有,上次小佛和家人去广东闸坡,一碗炒米粉平日里卖五块钱,那里卖48块,也是被宰了,想着弄个引子,就顺着写下来了,就图一个共鸣,不过既然有人觉得不对,那就道一个歉吧,我相信你的家乡,恶霸只是一两个,大部分人还是好的,而且我特别喜欢黄渤。

评论
  • XdmUJ:

    万 部 A 片高清 国产日韩 http://T.CN/Rtnnboe

    回复
  • qxAVt:

    万 部 A 片高清 国产日韩 http://T.cN/RtswVdh

    回复
  • xbENx:

    这个更刺c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288d.pw

    回复
  • adGwo:

    这个更刺c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288d.pw

    回复
  • BuoWb:

    这个更刺c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288d.pw

    回复
  • 新用户320703:

    摩托车不清楚,这腿绝对改装过

    回复
  • 新用户446094:

    君不见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