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九章 洪罗巴,螳螂拳

2015年10月15日 更新

  当听说我准备去飞云涧看一看的时候,屋子里面的所有自愿者都表达了反对的意见。

  董早告诉我,说那个地方,非常难去,需要穿过一条又湿又滑的山涧小道,稍不留神就会滑到到下面的山崖去,葬身乱石之中,她们之前也曾经想去那边家访的,结果到了跟前,却还是放弃了。

  据之前的志愿者告诉她,说没有专门的登山工具,是根本过不去的。

  听到这话儿,我更加确定了。

  看得出来,排山蛊苗还在,只不过受到当年的洪流波及,逆转不过大势,只有避世不出,隐居在了那飞云涧之后,安度余生。

  一帮人劝我,我也不想多做解释,笑了笑,说好,我知道了。

  聊了一会儿天,午饭已经做好了,董早等志愿者邀请我们一起吃饭。

  饭是红薯饭,菜则是些青菜萝卜,另外还弄了点儿老腊肉,算是添点儿荤腥,看得出来,这是为了我们的到来特意准备的,若是平日里,只怕他们的生活还会更素。

  不过我却并不挑食,事实上,对于我来说,有一顿热饭,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午饭过后,我从乾坤袋中拿出了一沓钱来,差不多有三万多人民币,这是从那些毒贩的身上搜出来的,还有一些美金,不过我怕惹麻烦,就没有拿出。

  我把钱递到了董早的手里,告诉她,说这钱不多,一份心意,让她拿着给学校做些事情。

  董早瞧见这么多钱,顿时就愣了,第一反应是拒绝,如此推辞许久,这才勉强收了下来,还规规矩矩地给我写了一个收据,另外还把在地里面干活的校长给叫了回来。

  说句实话,这些踏踏实实、默默无闻的志愿者们让我挺感动的。

  他们才是这个民族真正的脊梁。

  给完钱,我们离开了村小,然后朝着飞云涧那便进发,路上的时候,虫虫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不错,现在进步许多了。

  我问什么进步了?

  虫虫看了我一眼,说眼光,还有胸襟,之前的时候,你对于钱财,总有着一种近乎贪婪的热爱,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在你刚才把钱给出去的那一瞬间,我觉得你挺帅的,对不,念念?

  苗女念念笑了,说对,男人给钱的样子,都挺帅。

  两人开着玩笑,倒是把我给说脸红了。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虫虫这般夸奖我,我莫名地就开心起来,仔细想一想,刚才给钱的时候,我心里面没有任何挂碍,因为在我心中,真正珍贵的已经不再是金钱。

  在热带雨林中行走的这段时间,对于我来说,就仿佛是一次心灵之旅,世俗加诸于我心中的那些车子、房子、票子之类的东西都已经变得十分淡薄,如同过眼云烟,相比之下,情谊才是最让我珍稀的东西。

  仔细想一想,或许是我们太害怕失去了,所以才会如此看重吧?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传说中的飞云涧。

  真正到了跟前,才明白董早他们所说的话并没有假,狭窄的山涧小道上湿漉漉的,不时有水渗出,往下流淌而去,满是青苔的小路滑滑的,一不小心踏空了,下方就是几十米、上百米的山涧,而在更远处,甚至还有溪水从上空飞溅而落,更是平添了几分凶险。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我的心里,下意识地浮现出了这么一个词语来。

  站在飞云涧的入口处,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对身后的两个女子说道:“我打前吧,不管出现什么事情,你们都照顾好自己。”

  她们点头,而我则先前走去,一开始的时候,路途倒也并不算艰险,然而到了后面,我就感觉走得有些困难了,好多地方,似乎是故意弄出来折腾人的,需要很费心思。

  如此我们走了一刻多钟,前面的路口转折处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什么人?”

  我停下脚步,下意识地抓住山壁的棱角,说谁?

  那边有人高声喊道:“这里是私人领地,你们不要过来了,不然滑落到下面去,摔死了,我们可不管不了呢……”

  说话的是个半大孩子,我笑着说道:“小哥,我们是过来玩的,都快走到了,哪里能再回去呢?”

  那人的声音一下子就变得严厉了,说婆婆交代了,任何人都不能够进来,你们要是敢硬闯,我就,我就……

  他话语有些犹豫,而我则趁着时机,三两脚就冲到了拐角处。

  拐角处有一少年,十五六岁,正拿着一木杆子,没有预料到我竟然一下子就冲到了跟前来,下意识地朝我捅来,给我顺手给抄住了,将他给按在山壁上,他身子灵活得跟一泥鳅般,身子三扭两扭,直接滑开了,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惊恐地说道:“你真的不怕死?”

  我笑了笑,说我当然怕死,不过你还不是我对手,你回去,告诉你们大人,说清水江流、敦寨苗蛊传人陆言,自南北上,连续挑战了独山蛊苗、蛮莫蛊苗,这里是第三家,让他找人出来接待。

  少年凝望了我好一会儿,说你等着。

  话儿刚刚说完,他身子一矮,就像一头猴儿,三两下,直接就消失在了那狭长的山涧小道上。

  我回头看了身后的虫虫和苗女念念一眼,跟着向前跑去。

  如此跟了十几分钟,那山涧的道路就渐渐地变得宽阔,紧接着过了一个山隘口,前面突然就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个山谷,谷底下是大片的良田,成片的水田之间,则是几十栋极富有特色的吊脚楼,刷了桐油清漆的壁板和黑色的瓦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的美丽,就好像是世外桃源一般。

  在分散错落的村子中间,有一栋很高的塔楼建筑,却是苗寨最主要的鼓楼。

  有鼓楼,说明就有祭祀。

  三人站在那山隘口子里,有呼呼的风从对面刮来,像刀子,弄得人脸痛,眼睛都睁不开来。

  有古怪。

  虫虫将我给拉开了几步,双手划了一个圆圈,那风势稍减一些,而就在此时,却见到不远处围来了一大堆的人,我扫了一眼,不下于四十多人。

  这些人都围着一个拄着拐杖、头发垂落到地上的老妇人身边,走上了前来。

  带着这些人的,是刚才被我赶走的那个少年,他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指着我说道:“老祖婆婆,就是他们,警告了也不行,就是要硬闯,还说他是什么敦寨蛊苗的人,要来挑战我们……”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个眼皮子耷拉着的老妇人却突然往前走了好几步,走到我们跟前,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虫虫,喊道:“你、你是白河圣女?”

  虫虫愣了一下,说你认识我?

  老妇人甩开旁边伸来阻拦的手,对她说道:“我是阿夏菡啊,就是熊阿莫的女儿,你忘记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一点都没有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虫虫摇头,说婆婆,你记错了,我不是蚩丽妹,我只是她的后辈。

  不是蚩丽妹?

  老妇人愣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说哦,也对,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我们,都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这么说,你是想要学当年的蚩丽妹一般,打遍苗蛊三十六峒咯?

  虫虫笑了笑,说不是我,是他。

  老妇人看了我一眼,说你是那一脉的?

  我躬身说:“清水江流,敦寨苗蛊。”

  她愣了一下,说啊,不会吧,洛十八的后人,居然跟蚩丽妹的后人走到了一起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虫虫额头上的青筋无意识地跳动了一下。

  这是蚩丽妹的意识在作怪。

  老妇人阿夏菡是经历过当年蚩丽妹踢馆的人,在听清楚了我们的来意之后,倒也没有多做惊讶,叫来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人,告诉我们这叫做洪罗巴,是当代排山蛊苗最厉害的人物,也是她的弟子,若是比较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洪巴罗虽然没有经历过当年之事,但是也肯定听师父有谈及过,当下也是站了出来,冲着我鞠了一躬。

  我回礼,平静地说道:“请吧。”

  双方开始得十分简单,甚至连规则都没有讲解,那洪巴罗朝我点了点头,紧接着身子陡然间就消失了去。

  下一秒,他出现在了我的背后,朝着我的腰眼砸来。

  我先前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却见到一个巨大无比的螳螂,正弯着腰,挥着一对镰刀朝着我这边陡然挥来,那气势,简直是无坚不摧,势不可挡。

  这是什么玩意?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螳螂拳,就问你怕不怕!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