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八章 消失的排山蛊苗

2015年10月15日 更新

  虫虫将那捏碎了的小黑点抛到了我的手上来,笑了笑,说没看过?那你就多看一下吧,其实我也不认识。

  她说是这般说,不过神情却显得很笃定。

  我接过那小黑点来,瞧见这玩意只有芝麻粒大,一面有黏性,捏碎之后,露出里面的精细的结构来,不仔细看,还真的瞧不出是什么,然而我并非没有看过美国电影,不用了解,都知道这细致而小巧的东西,应该有着窃听器,或者定位器的功能。

  我想起了余领导跟我告别之时,那语重心长的轻轻一拍肩。

  除此之外,我是在想不到还能有谁,能够这般悄无声息地给我的衣领上沾上这玩意来。

  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他跟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在骗我的?我堂兄陆左其实并没有任何事情?

  不对,不对,陆左出事,这是肯定的,他之所以在我的身上安一个这玩意,恐怕是想要通过我,找到我堂哥陆左吧?

  不过他凭什么认为我会跟堂哥陆左有联系呢?

  难道他是专门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然后让我去帮着他找到我师父?

  他找我师父,难道不是为了帮忙,而是想要将他给缉拿归案?

  难道我堂哥陆左真的做了那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的脑子里一瞬间出现了无数的问题,感觉自己的脑壳几乎都快要炸开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肩膀又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我几乎是下意识地跳开,这才瞧见那人是虫虫,她瞪着我,说你愣着干嘛呢?

  我苦涩地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心里有些乱。

  她笑了,说乱怕什么,你要是觉得心里乱,就去打一架,打得舍生忘死了,就什么烦心事儿都没有了。

  她这是在督促我将那苗疆三十六峒给全部挑战了去,完成对她的承诺么?

  只是现在我堂兄陆左都陷入了这般的险境,我又怎么可能四处挑战,做这种扬名立万的事情呢?

  我想把昨夜自己做出的决定告诉她,然而却始终张不开口。

  我能够感受得到虫虫对我的期待,而越是如此,我越能够感受得到那沉重的压力在肩头,使得我不能够张开这个口。

  就这般犹豫着,我被虫虫和苗女念念一路带到了四排山后半途的一个寨子前来。

  跟之前瞧见的苗寨不同,这里的寨子没有寨墙,那吊脚楼在山上四处散落,大片的梯田层层叠叠,阳光一照,就好像山边出现了无数的白色绸带。

  美!

  我们来到了寨子前的一片打谷场前,一路过来无人阻拦,乡民在田地里忙碌着,打谷场边的老槐树下有几个老头在抽着旱烟聊天,光屁股的小孩儿追着一个破烂足球,在跑来跑去,还有一个戴眼镜、扎着马尾辫的年轻女孩子在跟几个井旁洗衣服的妇女说些什么。

  这村子跟滇南边陲的无数村庄一般,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难道这儿就是我的第三站么?

  我看了虫虫一眼,她示意我去找人问,我没办法,硬着头皮来到了那大槐树下,对那几个拿着旱烟杆子吞云吐雾的老头子拱手说道:“这里可是四排山的排山蛊苗?”

  这树下的两个老头子有些耳背,听不懂跟我在说些什么。

  我又问了一句,另外一个老头才摇着蒲扇问我,说后生仔,你问这个做啥子,我们这里是狗带村二大队。

  狗带村?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些着急了,说大爷,我问你们,村子里可有什么神婆或者别的人啊,方老呢?

  老头哈哈笑了起来,说啥方老啊,现在是新社会,你要找当官儿的,就去找大队队长,或者去那边村子,找村委书记;至于神婆,早年间倒是有几个,三反五反的时候,全部都给斗倒了,哪里还有这玩意啊……

  啊?

  我的天,怎么回事这样子呢?

  我满脑子浆糊,回头来找虫虫,说大姐,你昨天夜里不是说要进这村子里来探一下路么,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啊,人家这里,根本就不叫排山蛊苗好吧?

  虫虫没有说话,而苗女念念则一脸无语地说道:“你真的以为虫虫姐是来这破村子探路啊,她是去帮你擦屁股好吧?”

  擦屁股?

  难道她昨天是去找那个余领导的麻烦?

  难怪她一直到今天早上才会来,给人的感觉还颇为疲惫,而且一回来就找出了藏在我衣领里的那小黑点。

  我心中一暖,问她说怎么样,事情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虫虫摇了摇头,说那人的身手很强,真的很强,我没有跟他交手,对峙了一下他就离开了,应该是没有恶意。

  我长嘘了一口气,说那现在怎么办,这里不是排山蛊苗,我们要不要另外找一下?

  正说着话,刚才在井边的那个马尾辫女子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冲我们招呼道:“嗨,你们是外面来的么,怎么称呼?”

  我没想到她会过来跟我们打招呼,愣了一下,才说道:“你好,你是?”

  马尾辫女子自我介绍,说我叫董早,是春城来的大学生志愿者,现在在狗带村村小当老师,这边有几个学生辍学了,不肯读书,我是过来劝他们家长的。好久没有见外面的人了,瞧见你们,就忍不住过来打个招呼。

  志愿者?

  瞧见面前这女孩子洋溢着青春热情的脸,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我一路过来,能够看到滇南的很多山村土地贫瘠,人们愚昧无知,教育水平普遍低下,而她一个大学生,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这里受苦,实在是了不得。

  面对这样的人,我也没有太多的防备,对她说道:“我们是苗族风情文化的爱好者,听说这一带曾经有一个很出名的排山蛊苗,就想过来看一看。我姓陆,家中排行老二,你叫我陆老二就好,这是虫虫,这是念念……”

  我简单介绍完毕,马尾辫女子董早冲她们招呼道:“念念,哇、虫虫你长得好美啊,皮肤好白,又这么高,你是做模特的么?”

  她的笑容感染了我们所有人,虫虫并没有像对待余领导那般敌视,而是笑着说哪有,不是的。

  董早热情地邀请我们去村小学做客,我问她事情办完没有,她有些丧气地摇了摇头,说没有,她们不肯让小孩子过来上学了,说家里太忙,需要帮着打猪草、放牛还有带弟弟妹妹,小孩子嘛,识几个字,会算数就行了,学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听到这个说法,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她们一辈子都在这大山里待着,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所以不明白知识的重要性。

  董早十分认同地点头,说对啊,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啊,要不然,他们只有一代又一代地穷下去。

  征询过了虫虫的意见,我们跟着董早来到了狗带村的村小。

  那是位于另外一边山的山窝子里,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才到,这里有差不多一百多户人家,村小学是最好的建筑,一处两层楼的砖瓦房,因为是星期六的缘故,学校不上课,所以董早就把我们请到办公室坐下。

  这村小总共两个民办教师,一个是校长,一个教数学的老师,其余的老师都是由志愿者组成的。

  听到有客人来,其余的四个志愿者都过来了,三男一女,加上董早,正好是五个人,他们都是滇南各个大学的大学生。

  年轻人闷在这么一个大山里,闲得慌,过来之后好是一番热闹,就着苗族文化的话题开始聊。

  他们告诉我,说如果是对巫蛊文化感兴趣的话,负责任的跟我讲,完全就是瞎扯淡。

  他们之前也信这个,那个时候没事就爱上天涯,看些鬼故事,还以为遍地都是呢,结果跑这里来志愿者,好几个月了,什么都没有瞧见,只有遍地的贫穷和愚昧。

  有一个男生还告诉我,说他亲眼看到有一个孩子发了高烧,就去请了神婆,弄了点香灰,结果吃死了人。

  所以说,这些玩意,都是骗人的。

  虫虫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环境,借故离开。

  她长得美,一来就饱受那些男志愿者的目光注视,这一说话,立刻就有人说要带她去附近参观一下,虫虫拒绝了,独自离开,而我则继续刚才的话题,说去哪儿找来的神婆呢?

  那男生告诉我,说在四排山后面的那飞云涧下面,那里也有十几户人家,因为山道艰险,不怎么肯与外界交往。

  董早想起来,点头说对,我听马校长说过,飞云涧的孩子特别爱打架,凶得很,不过这两年都辍学了,也不知道在干嘛呢。

  我的眼睛亮了起来,与旁边的苗女念念对视了一眼。

  她也点了点头。

  消失的排山蛊苗,应该就在四排山后面的飞云涧里吧?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虫虫,我为你做完最后一件事情吧

  1. Listen My Freestyle 有人骂我 制作谣言 想要我生气失去自信 呵呵 Don*t Be Naive This is my life I am fine 我不会就这样轻易地 狗带 , Huh? Your life is loser! So don‘t waste your time on making rumor!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