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章 细思极恐

2016年7月1日 更新

  黑手双城的态度绝对算不得热情,甚至还有几分说不出的冷淡,我自然不可能不识趣,再留此处,于是回招待所收拾了一下,然后走出了门来。

  门口那位守了我好几天的哥们儿,此刻还守在那里。

  我伸手,与他握手,微笑着说道:“我没事了,这几天多谢你的照顾。”

  对方没有想到我居然给跟他这般说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笑了,说客气,说起来是我们工作的失误……

  我没有跟他多聊,挥了挥手,然后离开了招待所。

  果然没有人拦住我。

  出来的时候,我碰到了那个叫做李腾飞的男人,我们对视了一眼,我下意识地跟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他却视若无物,从我身边走过。

  对方的态度让我有些尴尬,没想到错肩而过之后,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神来,喊了我一声:“陆言。”

  我听到,回过身来,平静地看着他。

  对方无礼,我却不会。

  李腾飞看着我,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刚才神池宫回来,那里的人告诉我,说你很厉害。”

  我笑了笑,谦虚地说道:“您客气。”

  李腾飞摇头,说不是客气,有人跟我说起,凭着你、陆左和萧克明几人之力,竟然将黑暗真理会的小半兵马给打得崩溃了去,还惊走了他们最强力的外援;而关于你,据说你能够在人群之中快速走移,来无影去无踪,杀人于无形,让人根本无法捉摸……

  我听他说着,没有说话。

  我的沉默让李腾飞有点儿恼怒,他哼了一声,说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既然如此厉害,为何又临了胆怯了?

  我看着他,说我胆怯了么?

  李腾飞瞪了我一眼,说难道不是么?

  我说李领导,你说是就是吧。

  我如此平淡的态度让那人显得十分不爽,他皱着眉头,一字一句地说道:“有人告诉我,说你虽然是陆左门下,却有着曾经的邪灵教十二魔星地魔的传承,告诉我,这说法,是真的么?”

  我依旧说道:“你说是就是吧。”

  李腾飞眯起了眼睛来,盯着我,说陆言,不管别人如何夸赞你,但是有一句话我必须告诉你,如果你跟邪灵教有所关联,特别是地魔,那我必然会亲手解决你!

  我微笑着说道:“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李腾飞又说道:“你若是见到了陆左,帮我给他带个话,我相信他是无辜的,但请他一定要相信政府,过来自首,我会申请调入那个专案组,为他洗刷冤屈的。”

  我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说哦,好的,我知道了。

  说罢,我便离开了。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位过来找我,到底是想要表达个什么,不过我却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位李腾飞,应该是一个还算不错的高手。

  真正拼斗起来,我未必会比他强。

  走在迪化市的大街之上,看着人来人往和川流不息的车流,我莫名之间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

  事实上我此刻最关心的事情,是天山神池宫到底什么情况了,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过来跟我解释。

  黑手双城根本不理我,而这位李腾飞除了警告,也没有多说什么。

  打赢了么?

  看来是打赢了,那么卫木呢,迦叶呢,两位宫主呢,还有黑暗真理会的人都已经伏法了么,反叛的几大家族呢,现如今的下场是什么?

  这些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晓得肯定有人在我身后盯着我。

  我并未有发现任何踪迹,但却晓得,这帮人既然那么想要找到陆左,必然会从我这里入手。

  如果是这样,我安下心来,什么都不做,也不要轻易找人联系,方才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我到底应该去哪儿呢?

  我有点儿不自在,过惯了目的性极强的生活,此刻突然之间,却有些茫然了起来。

  好在这几天我在迪化市到处闲晃,对这儿也还算是熟悉,所以转悠了一圈,然后找了一间咖啡厅,在那儿先坐下来,然后慢慢思索着这一切。

  如此坐到了下午时分,服务员走了过来,冲着我浅浅一笑。

  这妹子是维吾尔族的,高鼻梁大眼睛,长得十分漂亮,让我的心扑通跳了一下,以为人家对我有意思呢,结果她递了一张纸条给我。

  她说先生,有人让我把这个纸条给你。

  我接过了纸条,朝着她道谢,而待人离去之后,我展开了纸条来,瞧见上面写着一个地址,然后备注道:“甩掉你身边的尾巴。”

  纸条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我看到之后,忍不住就笑了。

  随后我买了单,然后离开。

  出了门,我来到了附近的菜市场,然后开始在人群之中穿梭。

  十分钟之后,我出现在了附近的公共厕所,然后将身上的衣服给换了一套。

  再然后,我又前往附近的商场,通过楼梯走到了顶楼,然后翻身而下。

  如此转了大半个小时,我汇入了下班的人流之中。

  傍晚时分,我来到了纸条上面所写的地址,这是一个占地挺大的网吧,而我在指定的座位坐下之后,旁边有人不满地说道:“你有点儿慢啊……”

  我转过头来,瞧见旁边坐着的屈胖三,说他们怎么把一个小屁孩子放进来的?

  屈胖三笑了笑,说钱够了,什么都不在话下。

  我说干嘛搞得这么紧张啊?

  屈胖三认真地盯着自己的屏幕,然后说道:“老萧跟他大师兄见过了面,认为这人已经不可靠了,不再是他认识的大师兄了,所以让我们都注意一点,免得被他抓到把柄。”

  什么?

  我惊了一下,说到底怎么回事?

  屈胖三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两人大吵了一架,黑手双城告诉老萧,说他既然已经不再是茅山子弟,那么两人之间的情分也就一笔勾销了……”

  我说不可能吧,两人之间除了师门关系之外,黑手双城不还是他小姑父么?

  呵呵……

  屈胖三笑了笑,说你看到了卫木,还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眉头一跳,说你是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两人为什么吵架,我不太清楚,老萧也不肯多讲,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跟卫木、以及他母亲卫神姬有关系,你我应该都知道,黑手双城与卫神姬之间,肯定是有关系的,也就是说,黑手双城并不仅仅只有杂毛小道他小姑一个女人……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既然谈崩了,那我是怎么出来的?”

  屈胖三说还不是许映愚发了话?许映愚在位的时候,对黑手双城有提拔之恩,这点儿面子还是要卖的,不过我感觉得到,黑手双城对陆左,应该是铁了心要抓的,而且一旦抓捕了去,陆左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我说他今天跟我谈话了,也希望陆左能够投案自首,说他会努力帮陆左洗清冤屈的,逃避不是办法。

  屈胖三笑了笑,说我觉得陆左说了一句话很对——黑手双城,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黑手双城了,之前虽然双方因为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来,但是现如今,却因为更大的利益分崩离析了。其实仔细想一想,黑手双城早就已经开始动了手,正如你所说的,老萧的掌门之位就是他带头弄下来的,而陆左之事,也是他督办的,这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特意针对让他们。

  我愣了一下,说啊,为什么啊?

  屈胖三说不知道,但这一点其实可以肯定了,我甚至怀疑老萧去黄泉的时候,回路被堵,也与他有关。

  听到屈胖三的一番话语,我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一直以来,我们都听说过黑手双城绝顶无双的手段,也觉得他是茅山宗在朝堂之上的大靠山,我与他手下的七剑也都有过接触,觉得为人都挺不错的,一直觉得应该是自己人。

  然而听到屈胖三的分析,感觉从大靠山变成了死敌对头,实在是有一些突兀。

  不过说句实话,从我跟黑手双城接触的这几次经历来看,他与别人口中的黑手双城,其实还是有着很长的一段距离,差别太大,所以我对他一直都挺有防范的。

  我甚至曾经一度以为这位黑手双城,极有可能是杀害小妖的凶手。

  所以我才会一直刻意防范着他。

  我脑子乱糟糟的,而屈胖三则问起了我这几天的经历来,我把早上与黑手双城的对话跟他说了起来,听完之后,屈胖三幽幽说道:“看得出来,他对张励耘的下落,似乎很在乎啊?”

  我说张励耘毕竟是军方的高级干部,也是他曾经的手下……

  屈胖三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还记得张励耘带着我们去茶荏巴错的路上,他的表现不?他到底在防范着谁?

  张励耘?

  我回忆起来,越发觉得不对劲儿。

  他一路上都显得过分的小心翼翼,以前我还不觉得,现在回想起来,总有一些细思极恐。

  我不敢多想,说对了,我们接下来干嘛?去跟他们汇合?

  屈胖三说不用,他们已经赶走了,昨天就去了藏区。

    • 非常有道理,但是蚩尤这么吊,完全可以先拿下小杂毛逼陆左现身,然后在把陆言搞黑,胖三搞成同伙――很轻松啊,为何要放走呢?

      • 这里面 不是蚩尤第一的啊,毕竟没有了心脏 你最多也就黑手的力量, 可后面有很多比黑手厉害的角色呢, 还有可能他的目的不在这一层面,在34呢

      • 他要是直接拿了杂毛。李道子不是还有一滴精血在他身上吗?杂毛又是李道子的嫡传,他也还是要顾及一下陶地仙吧不是?

    • 应该是这是本体,分身是大师兄自己的意识,分身是一点修为也没有的,大师兄要么被挤出身体,要么被蚩尤压制,不过看起来是被压制,而且蚩尤想要同化大师兄,分身还是大师兄的意识,应该会协助左道把本体救出来…

    • 现在还在说分身分身的 基本书没认真看 分身早就炸了好么?

  1. 不管是大师兄还是蚩尤,应该是蚩尤。一定要抓到陆左,为什么要抓?肯定是因为陆左有他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呢?小肥肥可能性最大,但是他已经走了啊,还有什么?究极符文和那个真龙的传承?王的身份?真的是期待呢

  2. 大师兄魔化后要找张励耘拿回蚩尤的心脏。打酱油刷副本的剧情已经结束,全书的高潮部分要来了。好期待

  3. 蚩尤给人的感觉还是光明磊落的,大师兄此刻应该是被那个死去的弥勒侵蚀了…大家还记得大师兄斩杀弥勒时.蚩尤说了一句…而且弥勒好象也是有意让大师兄斩杀的….

  4. 个人推测黑手与王新鉴决斗后不久,黑手本尊神识和蚩尤神识已融合,黑手本尊已不是独立的黑手,时不时都有被蚩尤占有的可能;而黑手分身有很强的表现欲,时刻想强大自身,脱离本体的束缚,故而在蚩尤夺得黑手本尊的控制权后,与分身达成了某种条件:分身帮助蚩尤扫清包括左道在内的一切条件,并掌握宗教局这股势力,蚩尤给分身自由并助其强大。若是如此,可以预见,蚩尤最终必然会设法夺取龙脉,到时必然会被王明等人阻拦,到时小观音也会帮助王明抵抗蚩尤,到那时,王明可能会获得黄帝的传承,而说不得小观音也与九天玄女有关。这是小佛必须先写完捉蛊记的原因,因为这牵涉到多方势力的平衡,否则若没有王明一股势力,蚩尤降临后,没有相应的制衡势力,则左道必败。而陆言陆默兄弟,想必要与陆左一起对付域外天魔。哎呀,这越意淫越起劲!关系好复杂啊,亏小佛没像三叔一样崩溃!以上仅是猜测,勿怪!小佛,继续搞起!

  5. 1、有些女人有房车情结,有要男人养家的封建思想(男人买房买车都是男人养家的表现)。彩礼是封建婚姻的产物!男人有处女情结,有找处女的封建思想,合情合理。 一个有封建思想的女人凭什么说男人封建?只许女人放火(封建),不许男人点灯(封建)?  2、女人常说爱情需要相互宽容,女人要男人宽容她们不是处女,可她们却不宽容没房没车的男人。  3、有房有车的男人找处女,她们又说,不是处男没资格找处女。我倒想问问她们,没房没车的女人有资格找有房有车的男人,男人不是处男为什么没资格找处女?(主要用于反驳非处女,不希望男同胞以此作为自己不是处男的借口)  4、她们说女人生孩子和做家务带孩子,男人买房买车是应该的,可处女也有生育能力,娶个处女结婚后一样上床生孩子做家务。处女和非处女都问男人要房要车,都可以结婚上床,都有生育的能力,婚后都能生孩子做家务,男人付出同样的代价干嘛要选择被别人上过的女人呢?  5、女人说处女还不是被男人破的,可冤有头,债有主,谁造成,谁负责。别的男人不需要为非处女负责,更不会替非处女的第一个男人背黑锅!男同胞们,假如一个女人被别人破处却叫你们负责,你们乐意吗?6、女人常说处女膜只是一层膜,男人是爱人还是爱膜。男人觉得结婚证只是一张证,女人爱的是人还是证。不结婚只同居可好?7、砖家说有些女人天生没视网膜、耳膜、处女膜。揉眼睛揉破视网膜,剧烈运动导致视网膜、耳膜、处女膜受损!反正我不太信砖家,视网膜比处女膜脆弱得多也没见揉眼睛受损,剧烈运动没碰到处女膜却说破就破?8、处女膜修复(医生帮撒谎)赚一次钱,真假处女膜鉴别(医生戳穿谎言)又赚一次钱。 处女膜鉴别最初来自婚检的处女膜检查,同行修复的膜会看不出来? 9、 女人常说爱一个人就不要在乎她不是处女 ,我嫖娼时就不在乎妓女不是处女。 扫黄只是找不到真爱的人在嫉妒, 自己找不到真爱还不让别人找 ,我们喜欢嫖娼的才是真爱 。支持嫖娼合法化 !嫖娼才是真爱 ,找处女的都是不懂真爱的。   妓女是n个男人X1次=n次 ,不是处女的是1个前任Xn次=n次 ,同样是被别的男人上过n次的女人并没什么区别。 反正我是看开了 ,我因为爱妓女所以宽容她们不是处女 ,嫖娼其实也是一种真爱。   像我这样的男人才是破鞋们口中的好男人, 想磨灭男人的处女情结 ,就请支持男人嫖娼!

  6. 道事原话“自以为主宰一切的王新鉴瞧见那笑盈盈扑上来的分身和被打开的九龙青铜罐。在充斥一切的白光中,王新鉴对我说出了人生中最后一句话:你娘咧。轰!在这一刹那,世界仿佛完结。”分身这样还不死的话,道事2也不用看了。所以现在不管是陈志诚还是蚩尤,只有真身,已没有分身的事儿。

  7. 大师兄和西游记中的大师兄悟空一样啊,有真假美猴王!最后要佛祖才能解决,这里应该是蚩尤的宿敌皇帝来解决!

  8. 道事里,陈老大清醒时叫张励云把蚩尤的心脏藏起来了,连陈老大自己都不知道。现在陈老大魔化成蚩尤,急需这心脏。

  9. 追了小佛3年了,陈老大这样子对左道好像是道事中二蛋看到未来左道要和他拼命吧!

  10. 有没有可能 蚩尤把大师兄真正的意志给剥离了 大师兄哪里还有分身的珠子啊

  11. 搞错了吧?分身才有蚩尤的意识,跟王新鉴干的时候应该是分身跟同归于尽的,谁也不会傻到把分身留着,自己的主体扑上去吧

  12. 谁能确定分身在大战王新建的时候死了,都说什么分身死了分身死了,黑手陈王新建在那场战斗中都活了下来,分身的来历那么不简单,为什么不可能存活下来,然后被分身意志中的蚩尤意志鸠占鹊巢,逐渐强大起来。这也有可能,评论不要说的太绝对

  13. 无论过程如何,相信最后的结局是大师兄觉醒,陆左清白,小妖还原真身,肥肥回归,大人朵朵相守~~~~~

  14. 努尔破除虚空的时候说了一句,陈志程遇到麻烦了。也许说的就是两个意识相争的事儿。

  15. 李腾飞。。 有故事的一个人。。。。。。 当年。。拉完翔喊大黄去什么什么的。。 呵呵。。

  16. 他们的朋友叫做陈志程。 他是张大明白的大师兄,是努尔一生的兄弟,是小观音的陈二哥,是他们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男人,而如今,那个男人,现在可能遇见了自己一生之中,最大的危险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