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囚

2016年6月30日 更新

  听到了我拒绝的话语,黑手双城陷入了沉默之中。

  说句实话,可能是心理上的原因,之前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什么,而此刻当黑手双城陷入了沉默之中时,我突然间就感觉呼吸急促,身上的压力顿时就如山一般沉重。

  过了一会儿,众人离开会议室,而黑手双城才抬头看着我,说道:“不去也好,不过你也别离开这里,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

  我想着莫不是之前崂山派无缺道长所说的阁皂山清炫真人被杀一案,没想到他却说道:“军方戴李扬将军跟我们通报了一个情况,在两个月前,他的下属张励耘请假离开,至今未归,也没有任何消息,而当初与他一起离开的,是你,还有萧克明,有这事儿吧?”

  啊?

  我没有想到他居然翻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对,是的。

  黑手双城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去了哪里?

  我此刻已经心神大乱了,不过却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我们的确是一同离开的,不过后来的时候张励耘跟我们分开了,所以他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晓。”

  黑手双城认真地说道:“我现在急着离开,可能没有办法仔细问你,回来会跟你认真交流;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张励耘是我党我军之中的高级干部,他的突然失踪,对于国家和组织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而我不希望你卷入其中,甚至有所关联,知道么?”

  他说罢,却是不再理会我,而是转身离开。

  会议室里,除了我和屈胖三之外,还有一个西北局的工作人员,他走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先生,上面吩咐了,这几天你暂时住在我们西北局的招待所里,不要去别的地方。”

  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你们这是准备监禁我?

  那人摇头苦笑,说怎么可能,只不过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而已。

  对方说得委婉,但是眼神却十分坚定。

  这儿是西北局的总部,旁边还有黑手双城、傅局长这样的顶尖高手,我不敢撒野,将心头的火气给忍住,然后说道:“好,我服从安排。”

  说罢,在那人的监视下,我们返回了招待所的房间里来。

  而回来的过程中,我的脑子全程都在“嗡、嗡、嗡”地响,因为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让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不愧是黑手双城,我以前还不觉得如何,此刻对方突然的变脸,将我给羁押在招待所这里,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黑手双城,用一句老话来讲,就是对同志如同春天一般温暖,对敌人就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本以为按照对方以前的性子,会给个面子,好聚好散的,没想到居然是这般的暴烈……

  一回到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屈胖三两个人,我顿时就醒悟过来,刚要张口,发泄心中的愤怒,然而屈胖三却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

  有监控?

  我没有说话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身体的感知开启到了最为活跃的状态。

  果然,有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徘徊于我的后背处。

  我扭头过去,朝着怀疑的地方打量而去,而在这个时候,屈胖三从怀里摸出了一点儿金色粉末来,往半空中一撒,口中念念有词。

  而几秒钟之后,那金色粉末落到了地上,却是形成了一个类似于阴阳鱼一样的图案来。

  屈胖三站在了圈子里面,我也跟着站了进去,问道:“什么玩意?”

  屈胖三说他玩得小手段,不过我没有他那么浑厚强大的力量,所以只有借助些辅助材料——还好神池宫物产丰富,这赤金粉也是刚刚买到的。

  我说现在该怎么办?要不然趁着没人,我们先逃?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逃,你准备逃往哪里去?

  我说去博格达峰,跟他们汇合啊?

  屈胖三笑了,说你可得想好啊,你这要是一走,没事都变成有事了,要不然你心里没鬼,怎么会跑?

  我说什么意思?

  屈胖三说你要是真的跑了,估计就得跟陆左一样,以后都不能够用自己的面目见人了,所以得想好,真的走了,就得离开中国,去别的地方怎么过好自己的下半生……

  这么严重?

  我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仔细一思量,想起黑手双城跟我说的话语来。

  他说张励耘是组织上的军方高级干部,他的突然失踪,的确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跟这个有所关联,甚至是嫌疑人,只怕这辈子都翻不过身来。

  只是,我现如今也没有办法找到张励耘来证明我的清白。

  要晓得,我们当初前往茶荏巴错的时候,他可是选择留在了世界尽头,与北疆王待在了一块儿,而后来北疆王被他背后的主子责怪,将其丢进了饕餮海之中,至于张励耘,我们也没有任何消息,甚至连他的死活我们都不知晓,如何找他出来帮忙作证呢?

  一想到这黑锅即将背在我的身上,我就有一种没由来的恐慌。

  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

  屈胖三笑了,说这个黑手双城的手段,当真是挺不错的。你若是愿意合作,便榨取你的剩余劳动力;而你若是不愿意合作,直接将你给押住——他还不怕你跑,你一跑,到时候满世界通缉你起来,名正言顺;而你不跑的话,先晾你几天,回头的时候找你,你必然得说出找张励耘所要办的额事情,那么你就不得不说出去茶荏巴错,找陆左的事儿……

  听到了他的话语,我顿时就着急了,说那可该怎么办啊?

  屈胖三说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说起来,这帮当官的可真是心黑啊,想要整你,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既然如此,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说什么办法?

  屈胖三说黑手双城既然准备用权势来压你,那只能对症下药,借力打力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该吃吃,该喝喝,我出去一趟。

  我说你去哪里?

  屈胖三笑了,说你以为陆左叫我陪你过来,真的就只是晃荡一下啊?西北局软禁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一小孩儿一不偷二不抢,谁拿我也没办法——我去博格达峰,跟陆左他们汇合,看看能不能让老萧跟他大师兄搭上线,看看这人到底什么情况;而如果搭不上线,就得请许映愚来帮忙了,他毕竟是宗教局的创始人之一,在官场上,这点儿面子还是有的。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说你要去多久啊?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谁知道啊,看情况呗;你别担心,只要你嘴巴严,没人会把你怎么样的,这段时间你要是闲着没事的话,多思考一下,将自己身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好整合一下——这世间说到底,讲的还是实力,你若是强,做错了一万件事情,也没有人动你;而若是一小瘪三,谁踩你一脚也没事儿。

  说完这些,他跨出了圈子去,打了一个响指,地上的那些金色粉末无火自燃起来,随后化作了虚无。

  屈胖三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打开了门。

  门口有两个人在站岗,瞧见屈胖三走了出来,赶忙问道:“干嘛去?”

  屈胖三说里面闷,我去外面透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又看向了躺回床上的我来,几秒钟之后,一人挥了挥手,说去吧,小心安全。

  门再一次关上,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屈胖三离开了,这儿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而至于我需要在这里待多久,这事儿我也并不清楚,因为它取决于别人。

  一想到这儿,我就感觉十二分的不自在。

  人在江湖飘荡久了,就会越来越习惯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过了许久,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清空脑子,开始思索起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以及我现如今拥有的、以及失去的东西。

  这些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处于奔波忙碌之中,却是很少有时间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这些事情。

  而此刻一想,脑子里顿时就是无数的念头纷呈而起。

  我躺会了床上去,蒙上了被子。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空空荡荡的,仿佛一个瓶子,然后那意识一点儿、一点儿的生出来,这里面有我自己,也有别人。

  说是别人,其实也是我,也是我的一段记忆。

  我曾经做过的梦,曾经经历过的人生,此刻一段一段地浮现而出,这些人,我感觉每一个人,都比我强上许多,即便是一个默默无名、战死沙场的小将,即便是一个几乎没有留下名字的小祭祀,都比我更清楚自己想要追求的人生。

  而我呢……

  除了虫虫,我还有什么特别渴求的东西呢?

  或许,是旁人的尊敬吧?

  或许,是守护自己尊严和自己在乎的人他们时,所需要的力量吧……

  或许……

  或许,我可以再睡一觉,兴许会有一个不错的美梦。

评论
  • 胖三:

    重篇幅了

    回复
  • 傻逼的生活~:

    还第二了~陈老大是啥心思呢~

    回复
  • 宋成:

    3

    回复
  • 放心去飞:

    又要做梦喽

    回复
  • 送红包:

    注册立送88元 [哇] 瑞博 [哇] 领现金 [哇] 362娱乐城
    [哇] 加Q:3447473623

    回复
  • 送58元:

    送88元现金ࠂ博大 彩金派发专员QQ:3559782115

    回复
  • 领88元:

    赠58元彩金 [耶] 空中城市 ݣ专员Q:1813712617

    回复
  • 谭彩:

    送58元红包ᤂ威尼斯人ꂬ
    加Q:3447473623

    回复
  • 新用户057852:

    推下瑞克和莫迪

    回复
  • 新用户807990:

    手机也可以玩梦三了,真是大合我意呀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