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学会拒绝

2016年6月29日 更新

  黑手双城亲自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果然有奸情”,然后才回过神来,“啊”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刚刚起床,我去洗漱一下,等我几分钟。”

  赵兴瑞微笑点头,说好,我等你,不用着急。

  说是不用着急,不过像黑手双城这样的人物,不管我内心里到底对他是怎样的一个看法,但都不敢让他久等,当下也是匆匆洗漱一番,一两分钟解决战斗,完了之后,回来看到屈胖三还在呼噜噜地大睡,推了他两把,都赖着床不肯起来。

  我没办法,于是出门,对赵兴瑞点头笑道:“嗯,好了,久等。”

  赵兴瑞微微一笑,说好,他在楼下大堂等你。

  我跟着赵兴瑞下了楼,来到大堂前,瞧见黑手双城正在跟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头在那儿交谈着,赵兴瑞带我来到跟前,黑手双城瞧见,转过身子,伸了手过来,与我握手,并且亲切地叫我:“陆言来了。”

  我与他两手相握,感觉对方的手掌宽厚,不过有一点儿冰冷。

  黑手双城捉着我的手摇了摇,然后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西北局的局长傅钊仁同志。”

  我朝着那白发老头躬身,说傅局长你好。

  傅局长伸手与我相握,他的手有些瘦骨嶙峋,宛如干柴,不过给人的感觉却仿佛一团炉火,使劲儿的摇了摇,说我听说过你,很不错,当代的年轻人里面,你很让人期待啊,好好干——这一次天山神池宫的事件,是你带人过来报信的吧?

  我谦虚两句,然后说道:“对,神池宫有点儿撑不下去了,黑暗真理会那帮人太不讲规矩了,拿枪带炮的,而且还埋炸药,好端端一洞天福地,给他们糟蹋得不成模样;不但如此,他们还串通了各地的反动派……”

  听我说罢,傅局长摇头叹气,说现如今的世界,跟之前已经截然不同了,特别是外面,人们哪里还有什么信仰,什么规则?

  黑手双城在旁边沉静地说道:“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现如今的世界都这么浮躁,这是大势所趋。”

  两人又聊了几句,傅局长率先告辞,说那行,你们谈,一会儿聊完了,来我办公室坐一坐。

  黑手双城笑容可掬,说您客气了,我过来就是办点儿小事而已。

  傅局长说不管怎么说,你终归是总局领导,不能让人挑理不是?

  黑手双城摆手,说您是前辈,如何这般客气……

  两人互谦几句,傅局长走了之后,黑手双城转过身来,看着我,说天山神池宫的那位雪峰未来主在哪里?

  我说在我隔壁,需要我去叫他过来么?

  黑手双城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不用,你带我过去,帮我介绍一下就行。”

  我说好,然后带着两人回到了我们刚才的楼层,并且瞧响了卫木的房门。

  敲了几声,里面才传来了卫木的声音,问是谁?

  我说是我,陆言,你起来没有?

  卫木说已经起来了,你等等。

  说着话,那门一开,露出了卫木的半张脸来,而在我的余光处,瞧见身后的黑手双城身子微微动了一下。

  不仅是黑手双城,卫木瞧见我身后的这两人,也为之一愣。

  双方陷入了沉默之中,这个时候我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开始给两人介绍:“卫木,这位就是你要找的陈志程陈局长;陈局长,这位就是雪峰未来主卫木。”

  当从我的口中得知对方的姓名时,卫木的表情明显就是一僵。

  我从他的眼神之中瞧了出来,他的心肯定是一片慌乱。

  其实想想也是,任谁十几年没爹,突然间瞧见一个长得跟自己有好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那心情估计也正是如此。

  介绍完了之后,卫木愣在了当场,而黑手双城则并不说话。

  我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于是咳了咳,清了嗓子之后,说道:“那什么,阿木,你不是有一封信,需要当面转交给陈局长么,你们好好谈一谈吧。”

  听到我的话,卫木方才从震惊之中醒了过来,机械地点头,说嗯,进来吧。

  我说你们谈,我还要回去叫那小家伙起床呢。

  我知道这“父子见面”,肯定有许多要谈的东西,而我并无兴趣了解这里面的究竟,于是出言告辞,他们倒也没有人拦着我,于是我回到了这边的房间里来,刚刚收拾了一下床,房门给人敲响了,我问是谁,赵兴瑞在外面说道:“你好,能进来坐一下么?”

  我先是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说好啊,你等等。

  我打开了门,将人给迎了进来,让他坐到了角落的单人沙发上,然后抱歉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刚刚起床,这里比较乱。

  赵兴瑞微笑着说道:“不用忙,我只是坐一坐——对了,这小孩儿是你谁啊?”

  他指着旁边还在呼呼大睡的屈胖三,看向了我。

  这家伙虽然表现得十分不经意,不过我却知道对方肯定是过来盘底的,于是也故作平静地说道:“嗨,一朋友的后辈。”

  赵兴瑞问:“叫什么?”

  我说姓屈,屈胖三。

  赵兴瑞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笑了,说我来之前,看过了一些你相关的资料,最近你名声鹊起,身边都陪着这小孩儿——看起来他的根骨挺不错的啊,谁家的孩子……

  我眯眼,盯着他,说说起来那人我估计你也认识。

  赵兴瑞说哦,说说看。

  他兴致盎然,而我则一字一句地说道:“是许映愚许老的后辈。”

  赵兴瑞有些惊讶,说哦,竟然如此,想不到你还认识许老?

  我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说赵同志你既然了解过一些我的资料,应该也知道他的情况,至于许老我到底认不认识,我觉得按照你受到的信息反馈,这一点应该不会不知道——对了,赵同志,你过来到底是坐一坐,还是想要研究我啊,直接说便是了。

  听到我毫不客气的话语,赵兴瑞尴尬地笑了笑,说你防范心还挺重的嘛,我也就是问一问而已,别多想;对了,你亲身经历过神池宫变故,到底怎么回事,能说来听听么?

  我说这个东西,昨天晚上的记录应该会有,你自己去查一下吧,我该说的,都说了。

  赵兴瑞瞧见我有点儿不太肯合作,毫不客气,也没有继续问,只是笑了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忙,你忙。

  他倒是个识趣儿的人,瞧见我脸色不善,立刻就离开了,免得我多生厌烦。

  赵兴瑞一走,屈胖三便裹着被子坐了起来,说道:“我们得走了。”

  我一愣,说怎么了?

  屈胖三说这小子摆明车马地过来试探你,只不过是想瞧一瞧你的虚实而已,其实该有的东西,他心里都清楚得很了,至于其他的,只不过是想要得到一些我们没有谈及的事情而已,比如……

  他没有多说,我心中也明了,想了想,说你说我们就这样离开,会不会显得有一些心虚?

  屈胖三说要不然你就跟他们组织上面说,你母亲或者父亲生病了?

  我苦笑,说老大,你是不知道这帮人的消息有多灵通,到时候一个电话打过去,什么都清楚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觉得靠谱么?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你不是说你中枪了么,就说自己伤病呗?

  我掀开衣服,说喏,你看看,哪里有中枪的痕迹?

  屈胖三呸了我一口,说你这恢复能力也太强了一点儿吧,真的是不好玩。

  两人琢磨了一下,决定等待机会,随时准备离开。

  隔壁不知道谈了多久,也不晓得谈了什么,屈胖三是个好热闹的性子,屁颠屁颠儿跑去听墙角,结果黑着脸回来,说这家伙果真有本事,一身修为将整个房间包裹,什么都听不到。

  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肚子有点儿饿了,准备去吃点东西,于是方才出门,结果走廊里空空如也。

  我深吸一口气,下了好大的决心,方才选择去敲卫木的门,结果里面也空无一人。

  走了?

  我有点儿发愣,人这都走了,也不通知一下我们。

  我没有多言,来到了招待所餐厅里,刚刚点了几分早餐,还没有吃,就有工作人员找了过来,跟我们说局里面在开会,他受领导所托,过来请我们。

  我本来准备立刻过去的,结果屈胖三却拉住了我,然后慢条斯理地对那工作人员说我们还没有吃早餐,先填一填肚子再说。

  那人很焦急,却又不敢催,只有在旁边等着。

  我们两人吃了差不多七八人份的早餐,这才慢条斯理地跟着那人离开,而等到达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人散场出来了。

  我们走进去,黑手双城看到了我,朝着我点了点头,说你们来得正好,我们准备一会儿就前往博格达峰,你们收拾一下,跟我们一起出发吧。

  啊?

  听到这消息,我有些为难地说道:“那个什么,不好意思,我们可能去不了……”

评论
  • 张志远:

    沙发

    回复
  • 哈哈:

    哈咯

    回复
  • 游客:

    沙发

    回复
  • 太有才了:

    沙发

    回复
  • 有戎:

    狐狸都不跟黑手了

    回复
  • 屈胖三:

    陈黑手没安好心啊

    回复
  • 7277:

    黑手

    回复
  • 1:

    1

    回复
  • 马海波:

    还以为断了呢

    回复
  • 马海波:

    我2

    回复
  • 马海波:

    靠,我竟然二楼,我不是故意的呀

    回复
  • 哈哈:

    老子第几?

    回复
  • 陈二蛋:

    陈老大第一次知道居然有儿子,那他娘的还不得卖老命在孤儿寡母面前表现表现,小师妹那里睡不好了,这里有儿子,有娇妻,还不知道怎么办么

    回复
  • 游荡在伏尔加河:

    天上掉下来个高手爹

    回复
  • 波波:

    肚子疼

    回复
  • じ☆云儿☆:

    噢,服了这剧情

    回复
  • 小鱼:

    他现在魔化了吗?

    回复
  • 游客:

    这章讲的什么,我怎么看不明白

    回复
  • 不懂装懂的人:

    以陆言一直描写息事宁人的性格敢对国家有关部门摆谱吗?

    回复
  • 肉肉:

    ………就这么见完了

    回复
  • 123:

    黑手双城肯定是已经黑化了,不过这个黑手陈估计不是本人而是分身,分身的黑手双城并没有恢复很强的实力,所以要处处躲人,隐瞒这件事情。而本身已经被蚩尤占据。这是我的理解。

    回复
    • 大预言家:

      还记得陈志程被诅咒吗?众叛亲离子女互残

      回复
  • 老X怒涨:

    ……

    回复
  • 一点浩然气:

    揭秘屈胖三的身世之谜一直以来,对几个问题一直心存疑问:1、 大人的蛋到底是谁偷的?自然很多人回答是小佛爷,或者说养鸡专业户。但,小佛爷偷了蛋为何不直接毁掉呢?为何还要劳什子把蛋带到荒域呢?而且,在文中我们知道,秋水先生是在丢蛋后的后来才前来荒域开展破坏工作的,再而且,他们当时并未将蛋掌控在手中,只是大概知道在凤凰坡这样一个大概位置。再再而且,是俞千二而非秋水先生率先得到了大人。如果说大人的蛋是小佛爷或养鸡专业户所偷,以上这几点很难解释得通。2、在已变成孩童的大人将受到秋水先生伤害的时候,远在百里之外的俞千二是怎么知道的?他又为何感应到而飞身赶去?当然,也可以解释为大人刚从蛋变为人的时候俞千二感受到了,赶到后正好遇到秋水先生对大人下手。但是,俞千二如何能感应得到百里之外的信息?你要说在这之前俞千二对大人的蛋的事毫不知情,我很难相信。3、洛飞雨为何偏偏对陆言关照有加?在蓬莱岛大战赵公明时,洛飞雨为何冒着生命危险赶来拼死相助?4、大人为何不去找左道?即使大人尚未觉醒第二世记忆,但在许老那里肯定知道了自己第二世的情况,特别是跟左道这两个生死小兄弟的情谊。都孵出这么久了,为何还跟着陆言跑东跑西而不去找左道呢?这几个疑问,一直深深困扰着我。而直到近来有牛波咿书友讨论大人的转世出身问题,我似有所悟;今日重温蛊事1,看到当年东夷杀戮阵中陆左恍惚中见到小道和洛飞雨羞羞的场景,如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我才恍然大悟,从屈胖三大人的身世入手,一通百通,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小佛,不愧为小佛!好了,不卖关子,现在让我们来一步步解密:其实,上面的几个疑问,是疑问,同时也是线索。除了这4条线索,还有几条:1、在蛊事1东夷杀戮阵之后,洛飞雨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2、洛飞雨是前代海公主的得意弟子,但不能作为海公主来培养;反而是洛飞雨带来的虫虫,被凤长老作为海公主接班人培养。这里自然不能理解为凤长老不信任洛飞雨,因为洛飞雨带来的新人虫虫都能得到她的认可,凤长老对洛本人肯定信任有加。那问题出在哪里?自然是出在洛飞雨自身了。洛飞雨天资聪颖,资质肯定是没问题。那又是哪里的问题呢?咪咪大?拉倒吧,虫虫咪咪也不小。3、当初刚发现大人的时候大人是个两岁左右的婴儿,但后来大人又生长神速,几个月时间就成五六岁的孩子了。书中言道,荒域的时间流速是神州的三分之一。如果按正常算倒是和蛋丢失的时间差不多。但从后文大人的神速生长来看,又总觉得这里面有些奇怪,到底大人是何年何月出生,感觉颇多疑团。4、生物学告诉我们,作为哺乳动物,人不可能由蛋生出来。蛋,是爬行动物、飞禽这类低等生物延续后代的方式。当然,还有龙、凤这类神兽。不过再神,也是兽。当然,葫芦啊石头啊等等极为特殊的情况另论。5、东夷杀戮阵、去荒域的入口,洛飞雨的外公起家的八连营,都位于山东省,所距不远。实际上东海蓬莱岛,也和山东距离很近。6、洛飞雨,曾在荒域历练许久。并与俞千二居住在一起。怎么样,大家是否也发现了些什么?对了,屈胖三与洛飞雨,如此多的交集!而,真相正是如此!当当当当,让我们从事情的缘起开始,还原事实真相:东夷迷幻杀戮阵,小道,洛飞雨,干柴烈火,其实真的做了一场羞羞之事。陆左所见,其实是真的。待到出的阵来,分道扬镳,飞雨吃惊地发现:哎呀妈呀,怀孕了!大姑娘怀孕,那还了得?!于是未婚先孕的大咪咪无奈悄悄回到曾经历练过的荒域,将孩子生下。虽然奶水很足。但发现孩子竟然表情木纳,不哭不笑,宛如傻子。飞雨无奈就抱孩子去求教对生物科学颇有研究的俞千二老先生。老爷子一番研究后得出结论:此子只有七魄,无有三魂!飞雨大惊,生活的小船就此翻掉,苍天啊苍天!但俞老爷子又说:此子虽然魂魄不全,但却是顺应天命的大人物转世。只是因为计划外早孕,魄来了,魂没来。而待到三魂到来,此子将恢复健康,并一飞冲天。飞雨慌忙问计。老爷子言道:需要魂蛋!飞雨又惊:混蛋安在?老爷子曰:有蛋如篮球,上面岚蔼氤氲,内种有三魂安放。将之打碎,炒熟,和以葱花、香油,由此子食之,则三魂归位也!当娘的由悲转喜,将孩子托付给俞千二,开始遍天下找寻混蛋。俞千二两百年道行,算得此子与老友屈阳有关系,且有凤凰精魄,遂养之于凤凰坡,并用生命科学之法,延缓其成长速度,待混蛋到来。并在周围布下奇阵,如有人闯入,则自己在百里外就能感应。飞雨遍天下找寻混蛋不见,直到天山大战后,看到了大人的蛋。。。。。。。飞雨盗蛋,送往荒域。炒熟吃净,大人正式复活!这才引出了后面的种种情节。也就是说:屈胖三的真实身世,是洛飞雨和杂毛小道的儿子!惊天秘密被严密的逻辑推理出来,让人唏嘘不已。小佛,真是太强了!而结论的得出,也全面回答了开头的那些个疑问:为啥洛飞雨当不了海公主?因为海公主要处女。生了孩子的不行。为啥胖三不去找左道?小道是他爹,这虽然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爹,但这让心高气傲的大人如何能够面对?!!作者:一点浩然气

    回复
    • 墨羽兰蝶:

      哈哈哈哈!你真牛

      回复
    • Mr.顧.:

      呵呵,你好牛哦

      回复
    • 332:

      这是小说又不是记事录!困扰你个蛋

      回复
    • 陆语:

      前面都说了,怕强行告诉大人身世会有危险,让他自己想起来最好,还有,前面也说过,拿大人的蛋是要夺舍用的,打了有什么用,顶多炒个蛋

      回复
    • 牛逼的逻辑:

      牛逼!!!

      回复
    • 新:

      说了半天,就是想促成老萧和洛飞雨的好事啊。

      回复
    • 老王隔壁:

      看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特么居然还看完了

      回复
    • 好猫:

      你这是要小佛依你这逻辑来写?还是你脑洞大开。不过还是要给你的分析点赞,

      回复
    • 干活:

      你太有才了

      回复
    • 小佛粉丝:

      捉蛊和蛊2矛盾多,把人都看晕了

      回复
    • 美好时光:

      要不要你来写呀?你这么想有没有问过小佛呀?小说也想用实案来分析,你太有才了

      回复
    • 爱小佛。:

      你这脑洞也是没谁了!

      回复
    • 最爱菠萝油:

      嗯!分析得很好

      回复
  • 不忘&初心①⑨9⑤:

    胖三要是杂毛的儿子,我吞粪自尽

    回复
  • 葛超丞:

    又有人要大做文章了

    回复
  • Bella:

    小杂毛都没见到的大师兄,陆见到了,这戏怎么演

    回复
  • lvweihao:

    大师兄肯定跟蚩尤融二为一了,而不是黑化

    回复
  • 大人:

    咋还没更新

    回复
  • 小妖:

    为毛还不更新 今天迟到这么久

    回复
  • 隔壁老王:

    囚听到了我拒绝的话语,黑手双城陷入了沉默之中。说句实话,可能是心理上的原因,之前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什么,而此刻当黑手双城陷入了沉默之中时,我突然间就感觉呼吸急促,身上的压力顿时就如山一般沉重。过了一会儿,众人离开会议室,而黑手双城才抬头看着我,说道:“不去也好,不过你也别离开这里,有件事情,可能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我想着莫不是之前崂山派无缺道长所说的阁皂山清炫真人被杀一案,没想到他却说道:“军方戴李扬将军跟我们通报了一个情况,在两个月前,他的下属张励耘请假离开,至今未归,也没有任何消息,而当初与他一起离开的,是你,还有萧克明,有这事儿吧?”啊?我没有想到他居然翻出了这么一件事情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对,是的。黑手双城看了我们一眼,说你们去了哪里?我此刻已经心神大乱了,不过却还是强作镇定地说道:“我们的确是一同离开的,不过后来的时候张励耘跟我们分开了,所以他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晓。”黑手双城认真地说道:“我现在急着离开,可能没有办法仔细问你,回来会跟你认真交流;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张励耘是我党我军之中的高级干部,他的突然失踪,对于国家和组织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而我不希望你卷入其中,甚至有所关联,知道么?”他说罢,却是不再理会我,而是转身离开。会议室里,除了我和屈胖三之外,还有一个西北局的工作人员,他走了过来,对我说道:“陆言先生,上面吩咐了,这几天你暂时住在我们西北局的招待所里,不要去别的地方。”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你们这是准备监禁我?那人摇头苦笑,说怎么可能,只不过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而已。对方说得委婉,但是眼神却十分坚定。这儿是西北局的总部,旁边还有黑手双城、傅局长这样的顶尖高手,我不敢撒野,将心头的火气给忍住,然后说道:“好,我服从安排。”说罢,在那人的监视下,我们返回了招待所的房间里来。而回来的过程中,我的脑子全程都在“嗡、嗡、嗡”地响,因为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让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不愧是黑手双城,我以前还不觉得如何,此刻对方突然的变脸,将我给羁押在招待所这里,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黑手双城,用一句老话来讲,就是对同志如同春天一般温暖,对敌人就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而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本以为按照对方以前的性子,会给个面子,好聚好散的,没想到居然是这般的暴烈……一回到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屈胖三两个人,我顿时就醒悟过来,刚要张口,发泄心中的愤怒,然而屈胖三却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有监控?我没有说话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身体的感知开启到了最为活跃的状态。果然,有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徘徊于我的后背处。我扭头过去,朝着怀疑的地方打量而去,而在这个时候,屈胖三从怀里摸出了一点儿金色粉末来,往半空中一撒,口中念念有词。而几秒钟之后,那金色粉末落到了地上,却是形成了一个类似于阴阳鱼一样的图案来。屈胖三站在了圈子里面,我也跟着站了进去,问道:“什么玩意?”屈胖三说他玩得小手段,不过我没有他那么浑厚强大的力量,所以只有借助些辅助材料——还好神池宫物产丰富,这赤金粉也是刚刚买到的。我说现在该怎么办?要不然趁着没人,我们先逃?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逃,你准备逃往哪里去?我说去博格达峰,跟他们汇合啊?屈胖三笑了,说你可得想好啊,你这要是一走,没事都变成有事了,要不然你心里没鬼,怎么会跑?我说什么意思?屈胖三说你要是真的跑了,估计就得跟陆左一样,以后都不能够用自己的面目见人了,所以得想好,真的走了,就得离开中国,去别的地方怎么过好自己的下半生……这么严重?我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仔细一思量,想起黑手双城跟我说的话语来。他说张励耘是组织上的军方高级干部,他的突然失踪,的确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如果我跟这个有所关联,甚至是嫌疑人,只怕这辈子都翻不过身来。只是,我现如今也没有办法找到张励耘来证明我的清白。要晓得,我们当初前往茶荏巴错的时候,他可是选择留在了世界尽头,与北疆王待在了一块儿,而后来北疆王被他背后的主子责怪,将其丢进了饕餮海之中,至于张励耘,我们也没有任何消息,甚至连他的死活我们都不知晓,如何找他出来帮忙作证呢?一想到这黑锅即将背在我的身上,我就有一种没由来的恐慌。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屈胖三笑了,说这个黑手双城的手段,当真是挺不错的。你若是愿意合作,便榨取你的剩余劳动力;而你若是不愿意合作,直接将你给押住——他还不怕你跑,你一跑,到时候满世界通缉你起来,名正言顺;而你不跑的话,先晾你几天,回头的时候找你,你必然得说出找张励耘所要办的额事情,那么你就不得不说出去茶荏巴错,找陆左的事儿……听到了他的话语,我顿时就着急了,说那可该怎么办啊?屈胖三说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说起来,这帮当官的可真是心黑啊,想要整你,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既然如此,也只有一个办法了。我说什么办法?屈胖三说黑手双城既然准备用权势来压你,那只能对症下药,借力打力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该吃吃,该喝喝,我出去一趟。我说你去哪里?屈胖三笑了,说你以为陆左叫我陪你过来,真的就只是晃荡一下啊?西北局软禁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一小孩儿一不偷二不抢,谁拿我也没办法——我去博格达峰,跟陆左他们汇合,看看能不能让老萧跟他大师兄搭上线,看看这人到底什么情况;而如果搭不上线,就得请许映愚来帮忙了,他毕竟是宗教局的创始人之一,在官场上,这点儿面子还是有的。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说你要去多久啊?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谁知道啊,看情况呗;你别担心,只要你嘴巴严,没人会把你怎么样的,这段时间你要是闲着没事的话,多思考一下,将自己身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好整合一下——这世间说到底,讲的还是实力,你若是强,做错了一万件事情,也没有人动你;而若是一小瘪三,谁踩你一脚也没事儿。说完这些,他跨出了圈子去,打了一个响指,地上的那些金色粉末无火自燃起来,随后化作了虚无。屈胖三冲我眨了眨眼睛,然后打开了门。门口有两个人在站岗,瞧见屈胖三走了出来,赶忙问道:“干嘛去?”屈胖三说里面闷,我去外面透口气。两人对视一眼,又看向了躺回床上的我来,几秒钟之后,一人挥了挥手,说去吧,小心安全。门再一次关上,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屈胖三离开了,这儿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而至于我需要在这里待多久,这事儿我也并不清楚,因为它取决于别人。一想到这儿,我就感觉十二分的不自在。人在江湖飘荡久了,就会越来越习惯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过了许久,我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开始清空脑子,开始思索起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以及我现如今拥有的、以及失去的东西。这些时间以来,我一直都处于奔波忙碌之中,却是很少有时间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这些事情。而此刻一想,脑子里顿时就是无数的念头纷呈而起。我躺会了床上去,蒙上了被子。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空空荡荡的,仿佛一个瓶子,然后那意识一点儿、一点儿的生出来,这里面有我自己,也有别人。说是别人,其实也是我,也是我的一段记忆。我曾经做过的梦,曾经经历过的人生,此刻一段一段地浮现而出,这些人,我感觉每一个人,都比我强上许多,即便是一个默默无名、战死沙场的小将,即便是一个几乎没有留下名字的小祭祀,都比我更清楚自己想要追求的人生。而我呢……除了虫虫,我还有什么特别渴求的东西呢?或许,是旁人的尊敬吧?或许,是守护自己尊严和自己在乎的人他们时,所需要的力量吧……或许……或许,我可以再睡一觉,兴许会有一个不错的美梦。南无袈裟理科佛说:翻脸&

    回复
  • 蛋蛋男爵:

    大人要是杂毛的孩子我吞敌敌畏自杀再吞粪自救

    回复
  • Bella:

    楼上的,胖三是谁你不知道?看看蛊事一喽

    回复
  • sunny:

    胖三是杂毛的儿子.很有可能,朵朵是陆道带大的..左道最后成为亲家…哈哈…..

    回复
  • 23321:

    怎么今天没更新?

    回复
  • 久了:

    看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特么居然看完了

    回复
  • 大人:

    黑手陈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回复
  • 大人:

    不过现在让人感觉有点烦。。

    回复
  • 毛毛:

    小佛怎么了.平时更不了 也会上来给个解释.今天啥都没有.有点怪

    回复
  • 伊夏:

    黑手是在哪魔化的,不记得在哪又看的啊!

    回复
  • 马海波:

    没有了?

    回复
  • 洋辶遍全国:

    可能是发大水的原因吧

    回复
  • 上善若水:

    怎幺没啦!

    回复
  • 追逐过程寻结果:

    以后不更新了吗?小佛别这样啊

    回复
  • 川少:

    到底啥时候更新哦,,,小佛童鞋

    回复
  • 陪你到最后:

    难道就这样完了这样也太狗血了

    回复
  • 粉丝:

    小佛怎么不更了啊

    回复
  • 朱希:

    为什么三绝里边,蛊王洛十八转世成了陆左,阵王屈阳转世成了虎皮猫大人再转成了屈胖三,而在世最久的符王李道子却身死魂消,陷于沉寂?

    回复
  • GPTHZ:

    这个更刺j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http://T.CN/RcLNTFM

    回复
  • wMJsl:

    精彩大片你懂,htTP://uVU.Cc/ijW7

    回复
  • lIoRH:

    万 部 A 片高清 国产 日韩 http://uVU.cc/inRx

    回复
  • 新用户450959:

    眼袋像黑木耳一样,清纯个球啊

    回复
  • 新用户855816:

    消声器不是这么用的

    回复
  • 新用户804724:

    哪里常见了?这类电影里见过有老老实实拿钥匙开门么?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