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打土豪分田地

2015年10月12日 更新

  蛮莫苗蛊一行五人,眼眶里满是泪水,将身子低伏,趴在了那石板地上,额头都几乎贴在了地面上去,说话间,也是几多哽咽,痛哭失声了起来。

  二十年了,二十年!

  整整一代人的梦想,那些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逃回滇南边境的蛮莫残族,没有一日不想着复仇,把这个将自己族群给灭掉了的蝴蝶毒王给除去,借以告慰那些死去族人的在天之灵。

  然而他们无数次的努力,却终究因为身单力薄而失败。

  既便是如此,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年轻人都已经生出了白发,襁褓里的婴孩也变成了大人,他们依旧还是放不下心中的仇恨。

  即便是报不了仇,他们却还是来了。

  此番前来,他们未必想着能够报得了仇,只不过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了这仇恨。

  这儿,是他们蛮莫蛊苗的根,忘记了耻辱,就等于忘记了历史。

  而忘了历史的族群,是没有未来的。

  我理解这帮人心中大仇得报的激动,却不能接受一大帮子人跪拜的场面,赶忙上前过去,将陆铁给扶了起来,然后对所有人说道:“你们都起来吧,我们除掉这狗东西,并不是为了让你们跪拜,若是再如此,我转头离开了啊!”

  我故作生气,而旁边的苗女念念也劝道:“对啊,谁也不是高人一等,何必跪倒在地?起来吧,大家站着说话多得劲啊,何必跪得膝盖疼?”

  我们两人一阵劝,好说歹说,蛮莫众人方才爬了起来,不过陆铁还是朝着我再次一拜,说多谢恩公高义。

  旁边的范腊梅瞧见我手中的颅骨,说这就是巴鬼切那老贼的脑袋?

  我那一衣服包裹着的,摊开来,说对,只可惜这飞头降见到阳光之后,皮肉消融,立刻就化作黑烟消散,再也瞧不清楚具体模样,不过我可以跟你打包票,这玩意绝对是巴鬼切的,如假包换。

  说罢,我将这玩意递到了范腊梅的手上。

  我对这玩意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只觉得累赘,要不是虫虫坚持让我带着,我早给扔在了原来的地方去。

  不过在蛮莫蛊苗族人的眼中,这玩意可是个宝贝,范腊梅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眼中充满了各种纠结的情绪在里面。

  蛮莫五人都在围观这黑漆漆的颅骨,而这边苗女念念则向虫虫拱手,说姐姐当真是智谋无双,居然真的将这威震果敢的飞头降给灭了,阿娜念佩服。

  虫虫微微一笑,说你们做得也不错,偌大的山谷也给你们料理赶紧了,未必比我们容易。

  苗女念念说若不是姐姐给的药方子和办法,哪里有这么容易啊。

  两人讲了几句,听得我云山雾罩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插嘴说到底什么情况啊,蝴蝶谷那四五百的雇农逃跑不算啥,但是他不是还有一百多名弟子呢,那可都是厉害角色呢,我在梦里的时候,瞧见过他们强攻蛮莫苗寨的时候,可都是凶悍得很呢。

  虫虫洒然一笑,说厉害是厉害,不过都是些打惯了顺风仗的家伙,只要巴鬼切一倒,这些人跑都跑不及,哪里能生出什么抵抗的心思呢?

  念念一笑,并没有多做解释,而是领着我们走进了那宽敞的偌大殿堂里去。

  走入里面,我这才发现那满院子横七竖八地躺着些尸体,有的胸口有伤,鲜血流出,早无声息;而有的则还活着,只不过是昏迷不醒而已。

  我大约看了一下,发现死者大部分都是年岁挺大的,三十以下的人,基本上没有死者。

  我能够猜得到,下手杀人的,恐怕就是蛮莫蛊苗的五人,而之所以杀那些人,估计是因为他们的手上,有着蛮莫蛊苗的血债吧?

  至于年轻的,当年根本就没有出生,或者年幼,倒也不会滥杀无辜。

  念念跟虫虫低声汇报着什么,我瞧着一路走来,并无太多厮杀,估计这兵不血刃的情形,用毒的可能居多。

  只是不知道虫虫到底给念念用了什么毒物,居然能够将以“毒王”自居的巴鬼切弟子纷纷中招。

  不过我对这事儿兴趣不大,也不想多问,被念念一路带到了宏大建筑的三楼来。

  三楼是一个设计极为精妙的空间,偌大的房间除了隔断之外,其余的便都是铺设了木地板的修炼房,四处都挂着各种各样的经诀和鬼画符涂鸦,房间的四面墙上,有长长的玻璃幕墙,能够看清楚整个山谷的情况。

  居高临下啊。

  我们走上来的时候,瞧见在正中心的蒲团上,坐着一个身穿大红色法袍的无头之人。

  在那人身边的不远处,躺倒这三个男子,这些人浑身上下都冒着黑色而细小的甲壳爬虫,那些虫子不断地蠕动着,将这一大片儿的区域都给布满了去。

  上了楼,念念跟我们说:“那地方有一个禁制,我不敢妄动,就一直留着。”

  我愣了一下,说你们没有动过他的身体么?

  年年摇了摇头。

  我听在耳里,心中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我原本以为的计划,是兵分两路,我们这一路是最为凶险的飞头降,而另外一路,则是过来对付那头颅离体的身体,没想到……

  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么做,而之所以如此,恐怕还是虫虫并没有安排吧。

  她把重注,压在我的身上来。

  我闭口不言,而虫虫则没有任何话,直接朝着那道场中间走了过去,路过那几具尸体边缘的时候,鞋子底踩在了那些虫子的身上,发出“咔、咔”的声响,宛如下雪天踩在雪地里面的感觉。

  我听得鸡皮疙瘩冒起,浑身都不得劲儿。

  虫虫走到边缘的时候,便有一道光芒挡住了她的脚步,她往前走,结果一股蓝色火焰无端升起,差一点儿就将她给烧着了去。

  虫虫退了一步,手一挥,那火焰就灭了,而她也没有再进,而是回过头来,朝我招手,让我过去。

  我绕靠了那几具尸体,走到跟前来,她示意我将手放在刚才的地方。

  我照着做,那光芒再次升起,然而还没有接触到我的手,就一下子闪开了去,紧接着整个空间陡然一震,我感觉眼前一阵开阔。

  然而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改变。

  不过这个时候虫虫往前走,却再没有光芒与火焰阻挡。

  看得出来,巴鬼切这身体之外的禁制,恐怕是费了许多的心思,除了他本人之外,无人能够打开,但我因为诛杀了巴鬼切,身上留有他的气息,所以也就能够将其破解。

  我是这般推测的,而虫虫走到了那无头尸身前来,摸了两下,毫无意思,便回过头来,对蛮莫的人说:“这身体,你们要带回去不?”

  陆铁笑容满面,不断地点头,说要得、要得。

  他的笑容朴实而憨厚,就好像站在丰收地头的农民一般,笑得眼角边都是褶子。

  我对他们的行为有点儿无语了,没有多言,而这时虫虫一把揪住了巴鬼切的尸身,将其往着旁边推开。

  她接着又踹了一脚,将巴鬼切屁股下面的蒲团给露了出来。

  她弯下腰,将那蒲团给移到一边,然后摸索了一番,居然打开了一个暗格,提出了一个箱子来。

  那箱子是金丝楠木的材质,十分名贵,上面有一个精巧的锁,她瞧了一眼,直接用手一拧,那锁就断了,我探头过去一看,居然连这锁都是金的?

  既如此,那这箱子里面,到底有什么好东西呢?

  我下意识地探头,而虫虫也没有避嫌,直接打开,从里面拿出了几本手抄书,一堆珠宝、美金和金条,两个铜碗、一根镶嵌着宝石的木杖、一面镜子,以及铺在最底下的几幅软鳞甲。

  她一边翻,一边撇嘴,说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啊,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咦,等等,这是什么?

  她用右手纤长的食指中指,和从箱子的间隙里夹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锦绣布袋来,对着外面的光线打量了一下,脸色不由变得奇怪起来。

  我瞧见那散落一地的珠宝,她瞧都不瞧一眼,唯独对这锦绣布袋情有独钟,不由得好奇,说这是什么?

  虫虫大概看了一分多钟,这才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说巴鬼切这家伙的收藏里面,估计也就这个东西算是不错,这一回除掉他,你居功至伟,那就归你吧。

  她将那锦绣布袋一抛,丢到了我的手上来。

  我的目光其实还停留在递上那一大堆的财物上面,听见她把这布袋给我,心中不由得一阵难过——我说虫虫姐,你都说我居功至伟,咱能赏点值钱的东西不?

南无袈裟理科佛说:赏点金砖、美元多给力啊,你们说是不?

评论
  • h:

    在微信搜索公众号:旧书经典,免费看每页书!实物拍摄每一页。点关注可看所有书,不关注只能看最近10天的书。 加关注后点下方:历史消息。或者点任意一篇文章上方蓝色字→旧书经典,然后加关注。

    回复
  • eeoZl:

    万 部 A 片高清 国产日韩 http://T.CN/Rtnnboe

    回复
  • tofVN:

    万 部 A 片高清 国产日韩 http://T.cN/RtswVdh

    回复
  • Mjblq:

    这个更刺c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288d.pw

    回复
  • hMSxC:

    这个更刺c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288d.pw

    回复
  • LAdcU:

    这个更刺c激,准备好手纸哦 A 片。。 288d.pw

    回复
  • 新用户708130:

    猎天使魔女里有个这样子的回廊

    回复
  • 新用户610443:

    都不知道解释多少次了

    回复
  • 新用户532237:

    小神叨,我关注你的栏目也有一百多期,有没有办法帮忙联系上微信客服查找这个骗子的微信钱包绑定银行卡,冻结此人账号,查找到实名就能找到人,请广大网友帮忙

    回复
推荐链接